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466 风(十九)

正文 466 风(十九)

    这只能算是给他们一个安慰,一个成全罢了。

    想到此林听雨不免觉得人生无常,凡有愿望,还是要在活着的时候完成,切不可在死后空留遗憾。

    在这片山林中,林听雨静等着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

    有些事,她已经预见了结局,却并没打算去改变什么。因为若没有惨烈的结局,永远都不会在某些人心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她第二次拜访青城道门后的数日后,独自在青城山内闲逛玩耍的小眼就现了一件事。

    “清清,这些天有许多道门强者在暗中朝青城山靠近,情况貌似不大对啊!”小眼现不对,就跑到林听雨身边,提醒她道。

    林听雨哈哈一笑,道:“不必去管,且由得他们去。”

    小眼道:“可是我觉得,他们好象是在往这片山头集结,而且,集结的方向、所在的位置,貌似都是按某种阵法。我说,这些道人不会是冲你来的吧。”

    林听雨微一沉吟,道:“看来,我需得再度造访青城道门了。”

    这一日,有道门中的强者在半山腰上埋伏,但看其形势似乎人还没有到齐,因为还有少半边的山体上空着无人。

    第二天一大早,林听雨就朝青城道门洒然而去,不曾避开那些埋伏的道人。这些道人也眼睁睁地看着她走过,并没有动作。

    因为来得次数多了,那守门的小道士对她的畏惧之意去了大半,但一开门见是她,仍旧有些害怕,不待她出声,便立刻转身跑进山门深处,不两息,6长之便即御器而来,如风一般驰到了她的身前。

    “风姑娘,此来所为何事?”6长之问道。看着林听雨的目光不自觉带了几分情动。

    他其实没直说,这几天一直不见“风隐娘”,他都险些出门去找了。奈何师兄厉临华在养伤,门中大事小事皆得由他来处理。一时不得闲暇。

    不想今日“风隐姹紫嫣红”就来了,这让他这两天躁动不已的心顿时平静下来。

    不知为什么,这几天不见这个女子,他心中竟然隐隐生出不祥之感,似乎此女就要在他眼前永远消失了一般。

    林听雨笑道:“怎么。你我相识多年,我无事就不能来拜访你么?”

    6长之的话,不过是个问候而已,倒不在意对方来找他是否真的有事。通过这些日子的接触,他深深觉得,和这个来自异域的女子谈话甚为轻松快意,总让他有一种好象时光倒流、溯到他少年时代的感觉。

    也许,这跟此女是他的故人有关吧。

    林听雨又道:“上次相谈甚欢,因时间的缘故我不得不告辞离去,心中甚感惋惜。今日来,亦是想与6道长谈经论道,以期能够进一步悟道。”

    6长之点了点头,道:“我这青城道门山门深广,景色极多,你虽来了多次,但仍不曾领略足够多的景致,今日你来得正好,我便带你去其他几处你未去过的山峰一游。”

    “太好了。”林听雨喜道。

    两人仍旧一前一后,由6长之在前面引路。林听雨紧跟其后,往山门深处行去。

    厉临华如今的身体较受伤最初好了一些,虽然仍旧不能做太大的移动,但已可行走。他站在高峰大殿上的窗前。远远就看到6长之引着妖女进入山门,气愤之下不由得拳掌相交,连连咂舌叹息。

    一上午的时间,林听雨与6长之游了多个山峰,待到午后,两人便在一深林中的小亭休息。

    林听雨看到不远处的草丛之中竟然起起伏伏的。座落着数不清圆圆的土坡,看起来竟似是一座座坟茔,不禁问道:“那是何处?”

    6长之道:“那里是安葬我青城道门前辈之地,他们多是为斩”为斩妖除魔这个大业牺牲的。后面这句话,他突地醒悟不太适合对眼前这女子直说,是以话到半截就打住了。

    想起这些前辈先人,6长之心中又觉无奈。纵使他放下了仇恨又能如何?青城道门世代的祖师之中,有无数的人都是死在妖魔手下,青城道门与妖魔的仇,可说是世世代代,如何才能化解啊?

    再说,这世间有妖魔之地不止青城山一处;道门亦不止青城道门,其他的道门也多与青城道门一样,与妖魔说是仇深似海也不为过。

    人与妖,想要和平共处,当真是痴人说梦。

    想到此,6长之不免长长叹息一声。若是人人都能如他一般放下仇恨就好了。

    如此一想,他忽地现,自己怎地如少年痴儿一般做起这样的梦来了?这让他不自禁就想起自己少年时,那时的他,是一个对画充满痴迷的大孩子,时不时地就会象现在这样,冒出一些痴傻的念头出来。

    难道说,这些日子跟那时的故人接触得多了,性情又变去了?6长之看向林听雨,不知为何,心中竟有笑意泛滥一切来。

    却听林听雨好不惋惜地说道:“原来青城道门之中,竟是有这许多人是死于妖族手中。”

    6长之脸露无奈。眼前女子如此聪慧,就算他的话没说完,但对方显然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了。

    忽听林听雨又再说道:“6公子,我有意邀你与我一起前往我的故乡,从此后,你我相携共寻仙途,不再问这里的人妖之争与其他的是是非非,你意如何?”

    6长之没想到她突然提出这个请求,一时愣怔,遂道:“此事非同小可,我如今身处道门,深受青城道门之恩,肩负着整个青城道门。若要离去”

    他担心他若是走了,厉临华虽然道行也很高,但还不是胡飞泉的对手,恐怕青城道门的这些小道士们将被胡飞泉及他手下的一众小狐骚扰,难以平安过活。

    林听雨哪里不知道他根本就放不下青城道门?当下淡然一笑,便道:“若是你不愿离去,此事就当我没说过吧。”

    6长之皱眉道:“你要走了么?”

    林听雨默了片刻,眸中有悲伤神色闪过,淡淡地应了一声“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