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470 风(二十三)

正文 470 风(二十三)

    她的眼神都有些空洞了,呼吸更是弱得可怜。

    胡飞泉见罢吓了一跳。他走的时候,“风隐娘”就已经虚弱不堪,但好在还有点意识,可是现在看她,貌似是连意识都涣散了。

    6长之吓得脸色苍白,额头上汗如雨下,也顾不得自己已经耗损了大量内力,一整夜都为厉临华疗伤,体内内力虚空,赶紧将手抵在“风隐娘”后心,将自己混元的内力输入“风隐娘”体内。

    这一替她疗伤不要紧,6长之借着此机立刻就掌握了“风隐娘”的伤势情况。

    她的内腑已经破碎不堪,若非是修为高深,恐怕早就死了。现在她只是靠着一股力吊着一口气,但也只能吊上一会儿而已,根本就活不了啦。

    6长之心中大恸。

    林听雨在他相助之下,意识又归拢来,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到他就坐在床边,脸上不由得扬起笑意,问道:“你来了?”

    6长之点了点头。

    林听雨道:“6公子,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么?”

    6长之沉默不语。这些日子,他与“风隐娘”谈得甚多,他也不知道她现在想说的是哪一句。

    林听雨道:“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6长之听罢一震,心中悲恸更是难以抑制,道:“早知道如此,我还不如昨日便答应了你,与你一起前往你的故乡,再也不理这里的俗事。”

    如今后悔也没用了。眼前的女子,生命将逝。

    林听雨道:“6公子,你你不要难过。你知道么?其实,你为我画了那么许多幅画,画得却只有这副皮囊,却从来没有真正画出我来。”

    6长之怔忡,对她的话有些茫然。

    林听雨接着说道:“若是有一天,你能够画出真正的风来,那便是真正的我了。”

    “风!”6长之震撼了一下。怪不得昨天她会让自己画出风与她。可惜他是多么懵懂的一个人啊,根本就不了解她当时让他画出风来的真正意思 。

    林听雨道:“我不了故乡啦。6公子,你昨日说,将来要去我故乡寻我。这这是真的么?”

    “是,当然是真的。”6长之忙道,抓紧她的手,“你坚持一下,我带你故乡。好不好?”

    林听雨摇了摇头,道:“我的故乡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已经不成了,但我知道你说这话时是真心的,就已经够了”

    说完,她的脑袋往旁边无力地垂下去,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风姑娘!”胡飞泉悲呼。

    “隐隐娘!”6长之呼道。她知不知道,其实他早就想这样唤她了,可是,又怕她觉得自己唐突。直到此时,他才唤出了口。

    但是,谁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他这样亲近地唤她。

    6长之痛不欲绝,打算将“风隐娘”的尸体抱起,可谁知他刚伸过手去,这尸体便噗的一下化成了一阵风,飘然远去,从此再无声息。

    “隐娘!”6长之又再痛呼了一声,虽然已经知道“风隐娘”的原形是什么。却没想到,他连她的尸骨也无法收起。

    胡飞泉悲愤不已,抓起6长之的衣领,将他提到自己面前。吼道:“6长之,这都是你们这群道士干的好事。你们这群牛鼻子,除了会滥杀无辜还会干什么?还会干什么?”

    其实他很想就地把6长之斩成十七八截。为了6长之不远万里来到这个世界的“风隐娘”都已经死了,6长之凭什么还活在世上?

    但是,他转念想到,6长之是“风隐娘”最后牵挂。心就软了。

    他提着已经伤痛欲绝、没有半点力气的6长之出了他的洞府,将他往地上一扔,吼了一句:“滚!”

    天忽然下起瓢泼大雨来,中间还夹杂着大块的冰雹。6长之感觉自己好象在承受着天罚一般,浑身上下冰冷异常,有大大小小的冰块砸到他身上,让他身上各种疼痛不已。

    可是,身上再痛,却远没有身上痛得厉害。

    他从地上爬起来,伤心至极的情况下,竟然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他只是凭着本能迷迷蒙蒙地在山间走着,不期竟然来到了青城道门外。

    他想到“风隐娘”之死,其实根本就是自己的师兄厉临华一手导演的,顿时怒火中烧。他想要冲过去毁灭掉整个青城山门,让厉临华遭受到他应得的报应。

    “不要让仇恨蒙蔽了双眼。”“风隐娘”死前的话突兀地在他耳边荡起来,让他停下了脚步。

    “哈哈哈哈”

    滂沱大雨中,6长之突然仰天大笑,张开双臂,象是甘愿承受上天降下的大雨与冰雹一样。

    “师弟”厉临华大概是听到了山门外有6长之的声音,撑着伞走了出来,唤了他一声。

    可是,他象是根本就没听到一样,往远处山林中走去,仍旧仰天大笑着,状似疯癫。

    厉临华想要过去追他,可是却现腰间的传讯令牌闪动起来,将灵识探入其中,得知上面传送过来的消息,顿时吓了一跳。

    他没想到,那个女妖竟然如此厉害,被数个顶级强者围攻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把那些强者困在山谷内。他立刻赶往那个由阵法隔离的山谷,与那些被困道士一起里应外合,才将这个大阵给破了。

    等他头再去寻找6长之,却从此失了6长之的踪迹,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许多年以后,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河水春意荡漾,弱柳垂堤拂风,有许多浣纱女早早地起来,到河边上去浣纱。

    小河边,有个年轻俊郎的书生,似乎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凭空变出来一个案几及文房四宝,望着眼前的景色,有一瞬间的迷蒙。

    但瞬间的迷蒙过后,他就俯在纸上画了起来。

    接下来数个时辰,他一幅接着一幅的画,可是每画一幅似乎不满意,盯着画仔细看片刻,就将画掀起丢到一旁,俯继续画。

    一直到夕阳西下,书生画了不知多少幅画,亦扔了数不清的画,收起案几,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