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477 在水一方

正文 477 在水一方

    小眼是对公孙颜纯的脑部兴起了兴趣。

    公孙颜纯已经被公孙幽慧带进了别墅,并将之送到一个硕大的房间里。

    “小姐!”一个身穿中国古装样式法衣的年轻女子迎了上去,同时惊呼了一声。

    谁知道这声呼还没落下,便听“叭”的一声脆响,公孙幽慧居然扬手就给了这个女人一个耳光。

    这个年轻女人骨龄只有三四十岁,不过,修为已经有炼气后期,大概是灵气常年滋养的缘故,所以她看起来二十岁还不到。

    此时,她捂着被打的脸,惊恐地低头跪拜行礼,急道:“老祖饶命!”

    公孙幽慧哼了一声,道:“你给我好好地照看纯儿。这次要是再敢把她看丢,小心本君要了你的小命。”

    “是。奴婢这次一定看好小姐。”年轻女人眼中含泪,却是半点抱怨也不敢有,赶紧乖乖地应道。

    可事实上,公孙颜纯是个结丹修士,这女人只有炼气后期,哪能看得住公孙颜纯啊?公孙幽慧给人家安排的这项工作也太艰巨了点儿。

    公孙幽慧见她顺从,便冷哼了一声,转头走了。

    那自称奴婢的丫环虽然心里恨透了害她挨打的公孙颜纯,但也不敢在背后搞什么鬼,毕竟公孙幽慧就算肉眼看不到这里的情况,但她的灵识肯定还会时刻关注着这里的。

    丫环从地上爬起来,拭去脸上的泪,就拉着公孙颜纯进入了房间深处,一边说道:“来,小姐,我帮你把衣服换了吧。好端端的,怎么就疯魔了呢?呜”

    说到后来,她似乎很为公孙颜纯这副样子伤心,低头哭了起来。

    那丫环给公孙颜纯换洗一番,又帮她把头梳好。

    林听雨借着公孙颜纯的眼睛瞟了一眼放在床头上的手机。惊讶地现,手机上日期居然是九月十五号。

    可是,她明明记得,自己灵魂被拘前的时间是五月七号。难道说。照她灵魂被拘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了?

    林听雨心中大急。

    她的肉身因为体内有灵力,而且也已经达到可辟谷的阶段,在床上躺上几个月倒是无所谓;但是她体内的孩子得要不时地吸收外界的灵力,也要吃饭喝水等等。

    “小眼,小眼。你快来。”林听雨急呼,“快帮我想办法到自己的身体里。”

    小眼却是老神在在的,道:“你急什么?”

    林听雨道:“咱们在那个黑暗时空里待得太久了,已经是九月十五号了。”

    “是么?”小眼道,仍旧不急不缓,“可是你现在急也没用。公孙颜纯刚刚被带来,公孙幽慧那个老不死的,肯定在暗中关注着她呢。你还是先小心点儿,别让她现你在公孙颜纯身体里吧。”

    林听雨无奈,只得努力压下心头的焦急。好奇问道:“你在公孙颜纯身体里现了什么,怎么叫你你都不肯来?”

    小眼嘿嘿一笑,道:“你让花精给你加的屏蔽深厚一些,慢慢潜移过来,免得公孙老太婆现了。”

    林听雨赶紧联系花精,将屏蔽加强,这才控制着自己这个魂体往小眼所在的脑部潜移过去。

    其实,说是脑部,林听雨这个魂体落入时就已经处在公孙颜纯的脑际了。这本是一个人灵魂所在的地方,所以无论是公孙颜纯本人的灵魂。还是林听雨这个外来的灵魂,都自然而然地在这个位置。

    不过,小眼现在的所在,是公孙颜纯脑部更深的地方。

    林听雨潜移了一小段距离。就现自己居然进入一片白雾茫茫的地方,前方貌似居然还有一片水滩,周围有些美丽的芦苇草和野花。

    “呃,这里怎么这么奇怪?”林听雨心中纳闷。

    这里的情景莫名让她想起了诗经里的蒹葭这诗。

    而接下来她看到的一幕,更让她有这种感觉。

    水滩那一侧是一个小湖,湖中心有一个小岛。岛上有个白衣翩然的女子,样貌精美绝伦,一身气质飘然出尘,恍若神妃仙子。

    而女子口中正在轻轻吟哦:“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她所念者,正是林听雨刚才想到的诗蒹葭。

    而那个“在水一方”吟诗的女子赫然正是公孙颜纯。

    林听雨看到这情景,吓了一大跳,骇然问小眼道:“这是怎么事?”

    小眼道:“这应该就是公孙颜纯疯魔的原因了。”

    林听雨仍旧茫然,道:“你能说得详细些吗?”

    小眼道:“人有三魂七魄,而公孙颜纯的灵魂现在因为受到一定的刺激而强行分裂。说得通俗点,就是她得了精神分裂症。

    一部分灵魂支撑着她身体的行动,言行变得象个稚儿。另一部分灵魂则被她自己拘在这个她自己创造出的空间里,自怨自艾。

    嘿嘿,诚如展拓所说,她疯魔根本就是她自己道心不坚,与你那丝偶然进入她灵识的精神力根本就没多大关系。公孙幽慧那个老太婆,根本就是在牵怒。”

    林听雨默了片刻,道:“有没有办法让她恢复?”

    小眼那只独眼不屑地白了她一眼,道:“这女人这么烦人,管她干什么?”

    林听雨有些无奈地道:“我不想看着公孙幽慧继续找爷爷麻烦啊!”

    小眼道:“这两个老不死的就算没有你和公孙颜纯的事也不对付,肯定是时不时要打上一场的。依我看,你不但不能让公孙颜纯恢复,还得让她病得更厉害,这样咱们才有好热闹看。”

    林听雨满脑门的黑线,小眼,你这分明是唯恐天下不乱好不好?

    小眼道:“对了,你刚才说咱们现在所处的时间是九月十五了”

    林听雨听它问起这个,刚才歇下的对胎儿的担忧又兴了起来,立刻急切地点了点头。

    接着便听小眼又问了一句:“是哪一年的九月十五号?”

    林听雨一怔,刚才那手机上只显示了月和日,没显示年。要是她刚才看到的九月十五号是一年后,甚至是两三年后的九月十五号,那么

    林听雨感觉心里一阵一阵地凉,求助地看向小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