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032 穿胸的剑(五)

正文 032 穿胸的剑(五)

    赤霞因为曾经看到过幼时和少年时的江逸,所以心中一直为江逸感到伤心。拥有剑灵记忆的林听雨,此时也是真心替江逸感到惋惜。

    如果持剑山庄没有那场灾难,江逸应该会一直开朗地成长下去,直到成年。

    但,世间根本就没有“如果”。

    不过,江逸今天居然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确实让林听雨有些惊讶。

    在她的计划中,她模仿那个肖可儿之所以能够打动江逸的那份天真无邪;再动用她关于江逸过去的记忆,象个旧识好友那般,将过去与江逸一起的旧事悠悠讲述一番。

    如此,照江逸对持剑山庄那般怀念的架式,甚至为报仇都能不惜冒天下大不韪加入魔教,她怎么着也能拉上六十分的好感度。

    她再努一把力,尽量避免江逸与肖可儿的接触,然后,她只要记得,时刻在江逸这里刷好感度,保证就能够深深打入江逸的心底。

    江逸在走上复仇之路后,整个人就好象变成了一部冰冷的机器,只为复仇而活,所以,别说开玩笑了,就连轻轻咧嘴笑一下,都非常难得。

    现在他居然跟她开起了玩笑,虽然这玩笑并不是特别好笑,但仍旧能说明江逸性格中那开朗幽默的阳光一面有了稍微的恢复。

    林听雨不能不惊讶。她起初还以为,唤醒江逸性格中的阳光一面,至少得花上十天半月的功夫才能稍稍见效,没想到现在就有了成果。

    她又仔细想了一下赤霞关于江逸黑化后与肖可儿的相处时的诸多记忆。

    一点一点地仔细分析下来,她突地想到,江逸会那么深地爱上肖可儿,会不会就是因为肖可儿与当初的他有很多相似?

    天真无邪,善良开朗,还常常因为懵懂、莽撞而办错事,有时候几乎可以说是在犯二。

    “这是人之常情。”江逸淡淡地道,他见对面的女子在呆,还以为她是在为自己的话而惊讶,竟然很好脾气地解释起来,“你说让我叫你‘赤霞’,是赤霞剑的赤霞吧;而且,你刚才还说,你不是人。

    任何一个人,听到你这番话,再联想你那番来无影云无踪的功夫,就连人人谈而色变、堪称武林至尊的魔教教主,都无法捕捉到你的身形,有谁会不惊悚?”

    林听雨有些痴痴地道:“呃,你刚才说我自以为是,其实你才是真正的自以为是吧。”

    江逸奇道:“我有吗?”

    “怎么没有?”林听雨瞪大眼睛道,“人人谈而色变、堪称武林至尊教主大人,这些话,你都是在吹捧谁啊?”

    江逸的冰块脸上仍旧不见有半点神情,语气淡淡地道:“我那只是在陈述事实。”

    林听雨盯着江逸看了一会儿,确定这家伙不是在开玩笑。她只能在冰块脸、喜怒无常、冷酷孤高、残忍狠辣、心机深深等等各种江逸特征的后面再加上一条级自大。

    貌似,这些全都是缺点啊!林听雨总结下来,才现这个江逸除了长得俊之外,真心没有半个优点。

    就算赤霞喜欢过去那个开朗爱笑的江逸,但是,它真的喜欢眼前这个江逸吗?

    答案是肯定的。

    其实真正算起来,赤霞与现在这个江逸相处的时间更长久,甚至一直被他放在身边,寸步不离地看着他从复仇成功、带领魔教、尔后爱上肖可儿、最终走向毁灭的全过程。

    在赤霞看来,江逸虽然表面上为了复仇和为了在魔教生存下去而黑化得无以复加,但在他心底里,还是隐隐想要去追逐少年时的那份美好。

    这说明江逸这个人,就算被魔教氛围熏染得黑化无比,但,骨子里仍旧向往着光明与美好。

    可惜,这个世界从就没有给过他任何机会。

    “赤霞,今天你都不知是第几次呆了。”江逸的声音在耳边清清凉凉地想起。

    林听雨怪异地看了江逸一眼,这话怎么听起来象是在学她说话?

    她突然心血来潮,背过身去靠着江逸的手臂,将头躺在他的肩窝上。

    这亲昵动作令江逸整个身体一僵。

    “你能感觉到我的碰触么?”林听雨问。她是真不知道江逸是否能够真实感觉到她的碰触,因为她现在只是个灵体。

    江逸淡淡地“嗯”了一声,道:“极轻,极淡。”

    林听雨微微一笑。

    也许,是因为她不是人,只是一个剑灵;又也许,赤霞怎么说也是江逸的故人,或许是持剑山庄毁灭后唯一剩下的“故人”,所以,江逸居然没有任何排斥她的意思。

    可惜赤霞本身虽是已经觉醒了意识的灵体,但终因灵体太弱,始终没能凝形,就算一直努力也没能在江逸走向毁灭的道路上帮上什么忙,这个遗憾不可谓不大,导致它的执念一天天变强,最终把林听雨召唤了过来。

    它与林听雨的灵魂融为一体,增强了林听雨的灵魂,也使得林听雨的灵魂凝形变得清晰,很接近活着的人。不过,她的灵魂凝形也是有限制的,不能长时间脱离剑体。

    林听雨感觉到身体突地虚晃了一下,她知道,她必须尽快到赤霞剑中去了。

    江逸突然问道:“你怎么了?”敏锐如他,显然是感觉到了身边女子的异样。

    林听雨道:“我得到剑里去了。”顿了一下,又道:“让我为你唱歌吧,以前你每次来看我,我都想为你唱歌听,可惜那时我好弱啊,不能声。”

    这是实话,赤霞曾不止一次听到肖可儿唱歌,每一次江逸都听得特别投入,甚至于着迷。肖可儿的歌声,甜美又怀着深情,就算是剑,听到她的歌也会不由自主地产生共鸣。

    赤霞一直都有幻想自己也能拥有那样的歌声,可以让江逸也那般专注地听它吟唱。

    可惜的是,肖可儿那些甜甜的歌,林听雨真的不太会唱。而且,她的嗓子清丽干净,也不似肖可儿拥有一副甜甜的嗓音,并不适合唱甜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