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486 寻尸记(六)

正文 486 寻尸记(六)

    吴启的沉睡之地,跟她先前担心的情况相同,应该是因为地壳变动而移位,沉降到一个齐国诸侯家族墓葬的下面。

    探古墓不是一个人能干的事,尚晓清找了几个多次合作的伙伴,一起去探那个齐国诸侯的家族大墓。她当然不可能告诉这几个伙伴,她是冲着这座大墓下方压着的另一个似墓葬的建筑而去的。

    本来这事已经百分百地成功,在探墓之时,尚晓清找机会暂时与那几个伙伴分开行动,独自行动,真的就在那个家族大墓的下方找到了吴启沉睡之地。

    可是当她赶到吴启沉睡的墓室时,却现这里早就没有了吴启。

    当时的她脑中一片空白。而且,老天根本就没给她想明白的机会,她就被一把长剑刺穿了胸膛。

    这把剑,她认得,是吴启身为炼气士时所用的飞剑。虽然时隔数千年,但是这飞剑仍旧灵性犹存,应该是除了吴启,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催动。

    倒下去的刹那,尚晓清看到了她一直深爱、也一直在寻找的吴启。而吴启旁边,却站着她在大学时结交的好友孟千叶。

    尚晓清到死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孟千叶会出现在这里?就算孟千叶比她提前现了吴启的身体,可是没有吴启亲传的唤醒口诀,孟千叶也是不可能唤醒吴启的。

    尚晓清就这样带着诸多疑惑和千般不甘死在吴启的沉睡之地,落得个尸骨无人收的下场。

    可惜她执念太深,死后灵魂并未去转世,而是联系到了花花世界。林听雨就这样穿越过来了。

    林听雨穿越过来的这个时间段,正是尚晓清百般寻找吴启沉睡之地而不得的时候。大约在一年后她才确定吴启沉睡之地的具体位置,并且又经过一年的充足准备,这才与伙伴们一起行动。

    此时的尚晓清已经快二十六岁了,与她当年借那古书卷遇到吴启已经过去了十年的时间。

    而林听雨这次穿越的任务,除了替尚晓清查明吴启被唤醒的真相、报仇血恨,完成尚晓清亲自唤醒吴启的愿望之外。还要将那个古书卷带花花世界。

    所以,醒来后将尚晓清传送给自己的记忆整理一番,林听雨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此时天还黑着,大约是凌晨四点多钟。

    她的睡眠一向很好。根本就不需要象尚晓清一样听着音乐催眠入睡。而且多数时间,她都是在修炼的。所以,她起身将电脑关了。

    再度爬上床,她本想进入冥想状态修炼的。

    要知道尚晓清这副肉身也修炼过修真功法,也算是一个修士。只不过她是从书卷中偷听到孤曲道长传道。所学者不过皮毛。而且,在当今灵气枯竭的末法时代,她也不可能吸收大量的灵气。

    不过,她身上所具备的法术也远远过当今世人所能掌握的法术,这也是她可以在盗墓过程中积聚人脉,别人愿意和她结伴去盗墓的原因。

    所以,尚晓清在盗墓之余,除了查找吴启沉睡之地所在的方位,多数时间也是在修炼的。

    林听雨就想依着她修炼的法子修炼下去,好让这副肉身变得更强些。忽地就听小眼兴冲冲地说道:“清清,你不好奇那个书卷吗?快拿出来仔细看一下啊!”

    林听雨拥有尚晓清的记忆。而尚晓清对这部书卷,十年来看过不知多少数,可以说上面的每一个字符都已经深印在脑子里。

    可以说,林听雨得了她的记忆,对这部书卷的一笔一划都算是了解深刻了。因此她对这部书卷倒是没多少好奇。

    不过,小眼既然这么感兴趣,她不介意拿出来和小眼一起研看一下。

    这部书卷,因为是尚晓清和吴启相遇相爱的见证,所以被尚晓清保存得很好。凭着尚晓清的记忆。林听雨挪开房间角落里的保险柜,在保险柜下面露出的一块地砖轻轻按了九下,那地砖就叭的一声向上翘起,居然露出一个抽屉来。

    盗过诸多古墓的尚晓清。对于机关术什么的,当然也涉猎了不少。

    这抽屉上还有个密码锁,林听雨输入密码后又经过指纹验证,这才打开这个抽屉,拿出被尚晓清珍而重之藏在里面的书卷。

    林听雨将书卷拿到桌前,打开台灯后。将这书卷展了开来,就看到那些印入尚晓清脑海中的古怪字符。

    “是的,没错,果然跟我猜想的一样。”小眼此时已经离开了林听雨,在书卷上空,蹶着小屁股盯着书卷上的字符,不停地念叨。

    林听雨道:“是不是与时空之力相关的符纹?”

    小眼道:“原来你早就猜到了。”

    林听雨笑道:“是啊。”若非是有时空之力在其中,它怎么能够连接相隔数千年的两个人?

    可惜她修为尚短,尚未真正地修习过时空之力,对于这些符纹自然一个都看不懂。而且盯着它们看得时间太久,对于时空之力有懵懵懂懂了悟的她,还会感觉到不适。

    她和尚晓清必定是不同的。

    尚晓清于时空之力是两眼一抹黑,连听都没听说过,看到这些符纹,就好象一个瞎子对着文字一样,看不懂但对自己也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可是林听雨却是穿越了许多时空的魂穿者,她就算没有真正开始修炼时空之力,但因为小眼的关系,对于时空之力也有种模模糊糊的了悟。

    虽然她还无法真正捕捉到这种了悟,让自己在修行之道上更进一步,但,她面对这些蕴含着时空奥义的符纹,自然而然就会产生一种想要深一步研究、一定要将之解读的。

    说是,实际上就是一种欲要入魔的状态。

    所以,林听雨将那书卷打开后,扫了几眼,就感觉到精神状态有些不适,立刻就到了床上,盘膝打座,将这部古卷遗忘,进入冥想的修炼状态,只让小眼自己去研究这部古卷。

    待到天亮后,小眼已经将这部古卷上的符纹临摹了一份收了起来,而林听雨便将这部古卷收入展拓给她的蝴蝶形储物戒指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