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499 回答

正文 499 回答

    展拓已经挥手设立了一道结界,居然将展倾绝的声音隔绝在外。估计他们这房间里的声音,也被隔绝,外面的展倾绝也无法听到。

    林听雨坐在床上,看着走过来的展拓,心头明明有千言万语,可是这一刻,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展拓的一双眼眸仍旧那么亮,似乎要把这一方天地都点亮一般。他走到近前,坐到了床边,捧起林听雨的脸,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两人在床上相拥着,半天谁都没有言语。

    林听雨觉得,只要和他这样在一起,就算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她也是幸福的,心里总有一种奇怪的甜蜜在涌动。

    展拓的手放在她的腹上,似乎是想一直这样感受他们的孩子的成长。

    “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比你我都要优秀。”展拓的声音在林听雨耳边温柔响起。

    林听雨笑着“嗯”了一声。

    展拓道:“我离开这么久,你就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

    林听雨道:“如果我问,你会说么?”

    展拓道:“能说的,我就说。”

    那她还问什么。林听雨无语,片刻后才道:“那,你把能说的都跟我说了吧。”

    展拓沉默了。

    林听雨早就知道会这样,便自行开口道:“展拓,前一阵子,我做了一个梦。”

    展拓道:“哦?”

    林听雨接着说道:“我梦到我自己居然被关入了一个漆黑的空间,那里,实际上是与这个世界完全不同的时空”

    她停顿下来,展拓却依旧沉默,似乎是在等着林听雨继续讲下去。

    林听雨想了想,干脆直白地问道:“展拓,你知道那样的黑暗时空是怎么来的么?”

    展拓道:“我想,只要你掌握了足够的知识,早晚有一天会知道那样的黑暗时空是怎么来的。”

    这个答,等于没有答。林听雨不死心。又道:“你说,我又没有足够的知识,连这样的时空是怎么来的都不清楚,怎么就会有人找上我。把我关在那样的地方呢?”

    展拓道:“人生在世,未知的事太多,不管是关于自己的,还是关于别人,亦或是关于这个世界。永远都不可能知道所有的事。”

    这话说的太高深了啊!林听雨无语了片刻,才道:“展拓,你的意思是,一个人可能连她自己的事都不知道?”

    按展拓话里的暗示,貌似,这个人还很可能是她哦。

    展拓道:“比方说,你腹中的孩子。你能确定你将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诞下这个孩子么?”

    林听雨道:“当然不知道。这未来的事,有谁能够清楚?”

    说到这里,她心中一动,在想要不要动用一下预言能力。来推测一下她在生产时的情况?

    万一在生产时,那个制造黑暗时空的神尊级强者突然出手,到时害了她是小事,万一害了刚出世的孩子,那她可就后悔莫及了。

    如今她现世中的肉身也有筑基修为,精神力亦变得强大许多,动用预言能力,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她正要闭上眼睛静下心来试用一下预言能力,耳边突地又响起展拓的声音:“有时候,就算是身怀奇怪异能的人士。也无法民判定未来。因为她是无法预言到那些比她强的人的命运的。”

    林听雨睁开眼来,深深地看向展拓,但见他的眸讳莫如深,好似月光照射下的深潭。幽深不见底不说,还透着明晃晃的亮光。

    她恍然说道:“原来,说到底,还是我的能力太弱。”

    展拓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下巴轻轻抵在她的肩窝,道:“你什么都不要想。只要安心养胎就好,一切有我。”

    林听雨握紧了他的手,心里暖暖的,可是不知为什么心底里总有一丝不安萦绕不去。

    这种不安,自打展拓来就没有散去过,总感觉象是有什么事要生。又或者,已经生了,只不过她还不知道而已。

    也许是养胎让她有些辛苦,又也许是心中的不安让她疲惫,她竟然在展拓的怀中昏昏睡了过去。

    自打修炼以来,她已经很少睡眠了。但是,这一次,她却睡得很沉。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昏昏沉沉地,象是苏醒,又象是没有醒,耳边似乎响起展拓和展倾绝的对话声。她迷迷糊糊的,并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又过了一些时候,她才彻底地清醒,睁开眼来。

    原本抱着她的展拓不知去了哪里,床上就只有她一人。

    她赶紧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不几息就到了客厅,却见展倾绝一人正坐在客厅的沙上,没精打采地端着茶杯,却是并没有喝,坐在那儿愣。

    “爷爷,您什么呆呢?展拓呢?”林听雨问。

    展倾绝见她走来,一脸郁闷地哼了一声,道:“那小子,刚家来,居然就说有事,出去了,也不说陪我这头子聊两句。我们这些空巢老人啊”

    林听雨无奈笑道:“爷爷,您哪算空巢老人啊,有我天天在这里陪着您。”心中却在纳闷,展拓干什么去了。

    她问道:“展拓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来?”

    也许是这一次分别得太久了,她居然有种想要展拓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而且这种还不是一般的深。好象只要展拓一离开她的视线,就会永远走掉,再也不来一般。

    这种感觉,让她心头又再升起浓浓的不安。

    展倾绝道:“他说他很快就会来。”顿了一下,又道:“他每次出去都这么说,可是,来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看来展倾绝对展拓的怨念还挺深地。林听雨在展倾绝身边坐下,安慰道:“既然他说很快就来,那我们就不要担心了。”

    话虽这么说,可是她心里却仍旧免不了担忧。因着心头的不安,她怎么可能完全放下心来呢?

    两人一直等到深夜,突兀地从远处传来轰的一声巨响,一道光亮从远处地平线上冲天而起,照亮了大半个天空。

    展倾绝突兀地从沙上跳了起来。

    ps:  感谢: ̄ ̄赠送的1oo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