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500 敲山震虎

正文 500 敲山震虎

    同时他已经嚷了出来:“哇,是公孙家那边,这是出了什么大事?”

    还没等林听雨说什么,展倾绝又道:“听雨,你先等在这里,我去看一下。那个,我没来之前,你绝不能离开展家大院半步,记住了,不能离开这里半步。”

    林听雨点了点头。

    展倾绝嗖的一下就不见了,却不知道林听雨身体上飘飞而起的一粒尘埃,去势比他还要快呢。

    小眼的度比展倾绝还要快上几分,又因为本身的特殊神通,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到了公孙氏的别墅,却见那里原本的强大结界被毁得一塌糊涂,依山而建的建筑也被毁了大半。

    展倾绝到来时,见此情景着实吓了一大跳。

    “展倾绝”一个女人咬牙切齿地唤道,不是公孙幽慧是谁?

    展倾绝却不见她现身,依着声音,在公孙氏倒塌的建筑废墟中寻了一会儿,这才现公孙幽慧披头散,满脸满身的脏污,脸上还带着血迹,下半身被大量的砖石压住,竟是抽身不得。

    需知建筑公孙别墅的这些砖石都非是普通的砖瓦,而是修仙界特有的灵石矿。它们的重量无疑要比普通的墙砖重得多。

    可是,以公孙幽慧堂堂元婴修士的强大修为,也不可能被这些乱石压住。如今她会如此狼狈,甚至连动都动不了的样子,只能说明,她受了极重的伤,身上根本连半分力气都没有。

    “哇塞,公孙老太婆,你怎么这副样子了?”展倾绝见她如此,立刻出声问道,心中却在暗骂:“好你个臭小子,说是来敲山震一下虎,免得以后这公孙家趁你不在家再来找你媳妇麻烦,可是。你也不至于做到这一步吧。”

    眼见整个公孙氏好似呼啦啦大大厦倾的样子,展倾绝又在心里嘀咕:“娘的,那小子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这种破坏力,连我也达不到啊!”

    公孙幽慧道:“你还敢问是怎么事?还不都是你那个宝贝孙子。居然敢对我公孙氏下如此重手。最好他祈祷这辈子别再遇到我,不然,本君见他一次杀他一次。”

    听她这么一说,展倾绝大不以为然,但也不想和她多磨叽。问道:“你说是我宝贝孙子干的?我可不能光听你一面之辞,我那孙子呢?我得找他来问个清楚。”

    要知道这公孙氏屹立在修仙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除了公孙幽慧这个元婴级的元老之外,还有不少弟子栖身在门派。

    他们借着公孙氏的关系,早就在各大门派里建立了大大小小的关系网,若是知道自己的大本营被毁成这个样子,怕是不会善罢干休。

    从此以后,展家与公孙家,算是彻底杠上了。

    所以,展倾绝心里琢磨着,这事能拖就拖。好给展家弟子多争取一些准备时间。

    他这里问着展拓的消息,暗地里却已经启动了传讯令牌,将展家与公孙家可能就要决裂的消息迅通知展氏弟子,免得这些弟子还不知情,遇到公孙家的人,还当朋友来处着,结果被杀被害,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公孙幽慧这里被搞得这么狼狈,消息肯定还没来得及放出去呢。他让自己家人先防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公孙幽慧因为伤重。确实还没来得及采取任何措施,而且也没现展倾绝的小动作。她冷哼一声,阴森森地说道:“也不知道他动用了什么宝贝,竟然把我公孙氏毁成如此模样。我公孙氏从此以后与你展家恩断义绝。”

    要不怎么说这公孙幽慧空有一身霸气呢。这个时候,这种话她就算不说,别人也都知道公孙氏与展家的交情已经完了。她说这么一堆,都是废话。

    展倾绝可没心情听她废话,到了这里没看到展拓,他就有点担心了。又再急问道:“我孙子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我把他怎么样?”公孙幽慧说着仰天哈哈大笑起来,原来美丽非常的面容此时变得分外狰狞可怕,“展倾绝,我想起来了,你孙子动用的应该是你们展家珍藏的宝物‘十面埋伏’吧。

    据说,动用此攻击大阵,需要提前准备,光摆阵就要花费数个时辰。他在这里动作这么长时间,我居然没有现,想来,他还动用了展氏的其他珍藏宝物。”

    展倾绝皱起了眉头,冷声质问道:“我孙子在哪儿?”

    公孙幽慧道:“我还想知道他在哪儿呢?他把我公孙氏搞成这样,你觉得他会留在这里等着我公孙氏的人围杀吗?”

    展倾绝一听也是这个理。大概是他看到公孙氏居然变成这副模样,太过惊悚了,所以脑袋一时有点转不过筋,没想到这点。

    不过,他心里总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付,又是为了哪般?话说,展拓在这里敲山震虎完了,怎么没直接展家呢?他的灵识也完全找不到展拓的身影。

    在展倾绝离开后,林听雨就了自己的房间,心头总是不安的情况下,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催动精神力,试着动用预言这项能力

    大约半个小时过后,她听到吱呀一声门响,有人走进房来。

    此时的她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听到门响,就转过身来看向门口,但见展拓已经走进屋来。

    “展拓,你干什么去了?”林听雨坐起身来问,“刚才公孙氏那边”

    展拓摆了摆手,道:“公孙幽慧居然不停地来烦扰你,我只是去告诉她,让她以后不要再来骚扰你而已。”

    “哦。”林听雨淡淡地应了一声。

    展拓在床边坐下,伸出大手来握住了她的小手。

    林听雨感觉到他的手心有些湿,情不自禁地就把手抽了出来。

    这个动作,让展拓一愣。

    林听雨玩笑道:“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手心好湿,不会是出的冷汗吧。”

    展拓抿唇,嘴角居然溢出一丝笑意,道:“我动用了展家祖上传承的‘十面埋伏’大阵。摆阵和收阵很是花费了一些心力和灵力,有些疲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