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501 长门赋

正文 501 长门赋

    他说着就躺倒下去,道:“我要歇息了,你呢?”

    林听雨却道:“我要修炼。”顿了一下,又道:“你去别的房间休息。”

    展拓剑眉挑起,假装不愉地道:“为什么?你已经是我的妻,还想和我分房睡?”

    林听雨朝自己突起的肚子看了一眼,道:“我这个样子,你要是睡着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我,我和孩子可都要遭殃的。在我生产前,咱们都要分房睡。”

    展拓沉着脸,明显很是不高兴,坐起来,道:“听雨”

    可是,林听雨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打断他道:“好啦,展家别墅这么大,里面空置的房间好多,你随便找个房间住好啦。为了咱们的孩子,你就忍一忍嘛。”

    她一边说一边把展拓从床上拉了起来,推出了房间,然后将房门紧锁上。

    她的一双小手紧紧地捏住身上孕妇装,牙关紧咬着,一双眼睛充溢着水雾。

    小眼来了,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林听雨借着它的眼睛,也看到了公孙氏及公孙氏附近那片山林中所生的事。

    “人和鬼,到底有什么区别?为什么,就连魂穿了好多个时空的我,也分不清是人是鬼?”林听雨心想。

    她到床上,面冲里躺下,眼角有泪珠流下。

    这一夜,本是个不眠夜,但是林听雨现,她的灵魂出现在了花花世界。

    小七一见她,就眉开眼笑地,一双好看的桃花瞳都笑得弯成了月牙,道:“按照你的请求,我将会把你完成任务的时间与你生产的时间错开。如此一来,你最近一段时间的任务安排可能就比较紧了,估计两三个月就要魂穿一次吧。这样,可以保证你在临产期,灵魂能够保持足够强盛的状态。”

    “嗯。”林听雨应了一声,表示知道。

    小七掌心轻轻推送。将要把林听雨推入她任务所在的时空。

    “小七”林听雨突然唤了一句。

    小七停止了施法,奇道:“什么事?”

    林听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见他眉眼间并无异样神色,当下就摇了摇头。道:“没事。”

    。

    “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虞。魂逾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独居”

    宽敞无比的宫殿内,女子坐在妆台前,手持玉梳。轻轻地梳着齐腰的长,乌丝好似流瀑,纵美好却形孤。

    女子微微偏头,便可见她清丽绝美的容颜。只是这容颜颇显憔悴,好似被风吹雨打的花儿,泪痕尚在眼角。

    “娘娘,请入睡吧,夜已深”

    服侍的宫娥话未说完,女子已经愤恨地抛出了手中的玉梳,砸在宫娥的身上。

    那宫娥吓了一跳。不敢再劝说。

    “忽寢寐而梦想兮,魄若君之在旁。惕寤觉而不见兮,魂惶惶若有亡”

    女子半夜惊醒,才觉身边空无一人,硕大的床冰冷而无情。女子的眼角再度有泪水流下。

    她闭上眼睛,努力想要睡过去,但眼前似乎却只见心爱的人正在其他妃子那里欢爱良辰,心中嫉恨得将要狂。

    她的双手紧紧抓紧了被子,令被面都皱成了一团。

    她起身,胡乱穿好了衣服。打开门,走出了这硕大的宫殿,但见殿门前,长廊寂寂。空无一人。不远处的院子,唯有青石一阶又一阶。

    长空里,星辰寥落月光稀。

    因着院子寂静,她隐约听到了临近另一处宫院里传来的男女的欢笑声。

    “望中庭之蔼蔼兮,若季秋之降霜。夜曼曼其若岁兮,怀郁郁其不可再更”女子轻声吟哦。银牙咬得咯吱咯吱响。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要承受这样的孤独寂寞?为什么她要承受爱人理所当然的背叛?为什么她要在这里,听着他与别的女人欢笑玩乐?

    女子脸上闪过狰狞的神色,转身进了宫门。宫娥不敢言语,只是在她身后咣当一声关上了殿门。

    “妾人窃自悲兮,究年岁而不敢忘。”女子轻声念诵,遂自言自语:“难道我将永远这样过下去?我将永远这这样独自守着天黑到黎明?”

    她又坐到妆台前,对着那硕大的铜镜开始梳展她的长。玉梳从她的头顶滑下,一次又一次,忽地被长缠绕,不能再往下梳理。

    “什么时候,他对我,会象长这般缠绕?”女人喃喃自语,忽地想到,连一把没有生命的玉梳都能得到长如此的垂青,可是她一个如此美丽正值盛年的女子,竟然被爱人如此冷落抛弃,连见上一面都不能,这是怎样一个悲惨了得?

    为什么,她的生命还不如一把玉梳?为什么?

    她胸中有着无数的质问,有着无数的妄念,更有着无数的嫉恨

    她忽然愤恨不已地拿起手中的玉梳去不停地刮着铜镜,心中恨恨地在想:“你就跟那个象花儿一样的女人一样,夺走了本应属于我的荣宠。他应该是我的,应该只属于我”

    她出诡异的哈哈大笑声,长诡异地生长迅,竟是很快就从及腰拖延到地面。她手中的玉梳已被她在愤恨地刮铜镜时弄断了两齿。

    她那纤巧美丽的手指,她在她愤恨地刮镜时,不小心弄破,血流了满手。

    那血顺着她的手流了下来,滴到妆台上随意放置的一把折扇上。而折扇上所填写的辞赋正是传说司马相如为陈皇后所做的长门赋。

    “哈哈”女子的笑声凄厉无比,渐传渐远,几乎响彻整座宫殿。

    不一刻,宫娥现女子已自挂宫梁,脸上却诡异地带着骇人的笑。

    从此后,宫中就有传闻,不时有青色的影子在这座宫殿内飞窜而出。每每这个时候,宫中必定有一位受宠的嫔妃暴毙。

    女子的宫殿已经成了废弃的冷宫,无人敢来。

    据说,每到深夜,总有个长及地的女子坐在那满是刮痕的铜镜前,用那个断了两齿的玉梳梳头。

    还有人曾经在窗外,借着窗缝看到有女子捧着一把折扇,轻吟着上面所书的长门赋。

    林听雨醒来时,就现自己躺在医院里。

    ps:  感谢:水烟蓝投了2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