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523 长门赋(二十三)

正文 523 长门赋(二十三)

    程佳佳一脸的焦急惊骇,她本想跟景阳解释的,可谁知道一开口说出的话,竟面目全非,与自己想说的话大相径庭。

    原来千崇惠暂时脱离了程佳佳的本体之魂,而且离了程佳佳的肉身,竟然可以利用鬼力干扰程佳佳的言行了。

    而景阳听了程佳佳的话,简直如五雷轰顶,看着眼前这个面容姣好的女子,这个他一直认为是温柔大度、善良重情义的女子。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这个女子竟然是一个为了钱财不择手段、背信弃义的无耻女人。

    景阳这个样子,正是千崇惠所期望的。生人心神不守,灵魂就最容易被她扯出肉身。

    千崇惠打算利用鬼力进一步干扰景阳,让他万念俱灰,自动生起死念,如此她就可以成功攫取景阳的生魂了。

    可是,她却现自己的鬼力在入侵景阳灵魂时,竟然被一股外力挡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从千崇惠动手,到景阳被她影响心神不稳,不过才片刻时间。

    此时,莫菲已经出手,利用精神力挡下了千崇惠对景阳灵魂的入侵。她当然也知道,一旦让千崇惠得到景阳的生魂,后果不堪设想。

    而在千崇惠现自己的鬼力无法成功入侵景阳灵魂的时候,她突兀地就感觉到那股这几天一直来吞噬她鬼力的怪异力量又再出现。

    千崇惠此时不及细想,竟是转身就逃。

    她的反应不可谓不,但是,哪里赶得上早有预谋的小眼?

    以前小眼是畏惧她强大的鬼力,但是自从知道瞳瞳能够借破妄珠催动出强大佛力将这家伙压制住之后,小眼就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它对千崇惠这样的大鬼鬼力,可是喜欢得很,当然是能吞多少就吞多少。

    那千崇惠早就怕极了破妄珠上散出来的佛力,此时想逃却是来不及,因为小眼早就带着瞳瞳埋伏在她身边半天了。此时哪能让她逃脱?

    程佳佳眼见得附近一道佛光普照,将她身上残留的千崇惠鬼气全都驱逐干净。本来她从千崇惠那里得来的少许能力,此时也因为佛光照射的缘故,全都消失无踪。不由得又恼又恨。

    这次的事,不但没让她得着半点好处,还令她和荣毅的计划悉数败露,连计划好的沐氏、景氏两大集团的财产都成了泡影。她多年的隐忍、策划全都泡了汤,心中的恨可说是难以复加。

    可是。她现在成了没有半点能力的普通人,再恨也做不了什么。

    小眼那边办事却是利索得很,借着佛光的压制,三下五除二地就将那千崇惠的鬼力吸收了近一半,剩下的它似乎也无法完全吞噬,就将千崇惠暂时收进了照妖镜。

    景阳到底是个在商场拼杀多年的人物,虽然年轻,但历事不少,此时已经恢复了镇定,只是看着程佳佳的目光变得很是冰寒。

    程佳佳脸色也很难看。一脸委屈地道:“景阳,我知道,就算是我说,刚才的那番话根本就不是我的真心话,你也不会相信”

    “那你就不要说了。”景阳冷冷地说道,“我一直自忖在商场上阅人无数,不可能会看错人,谁知道竟会犯了这样的滔天大错。”

    刚才千崇惠不但说出了程佳佳打算谋夺景氏与沐氏的事,还将沐芸如何会出车祸也讲了出来,告诉景阳。一切都是程佳佳因为嫉恨沐芸,而沐芸得知了她和荣毅的阴谋,程佳佳为杀人灭口,才让千崇惠动手。致使沐芸失忆、出了车祸。

    甚至程佳佳计划在她和景阳结婚期间害死景阳的父母,以将整个景氏弄到手的事也一字不落地说了出来。

    千崇惠说出这些,一方面是让景阳身心大受打击,令他心神不守,她好下手抽离他的阳魄;另一方面就是绝了程佳佳对景阳的心思,免得她还想着借景阳夺到景氏的家产。暂时不想杀掉景阳。

    “嗯,还好!还好!”

    景阳和程佳佳学在僵持的功夫,忽地就听刚才那女道士叹了两句。

    景阳道:“道长此话何意?”

    莫菲道:“那只魇魅为了更好地控制这个小姑娘的意识,自动脱离她的魂体,暂时解除了与她灵魂的融合,所以,现今魇魅被险,可是这个小姑娘仍旧保存了灵魂完整无损,这事,自然是很好。”

    景阳道:“道长口中的魇魅呢?”

    刚才他只看到一道刺眼的佛光,可是,佛光里到底生了什么,他却是看不清。

    莫菲道:“已被贫道收了。景兄弟,还有这个小姑娘,你们大可放心,那只魇魅不会再危害你们二位。

    不过,这个小姑娘,恕贫道多嘴,虽然有些鬼物魍魉确实可以令凡人掌握一定的神通,也有可能令凡人青春永驻,但是与他们合作,往往会让凡人最后生不如死。

    以后,你千万不要现让这些鬼物的当,答应与这些鬼物融合灵魂了。”

    她说这番话时,看起来很是语重心长。可是景阳将这番话听在耳里,才确定原来程佳佳竟是主动愿与那只魇魅融合灵魂的。

    而那只魇魅一直想要吞噬他的灵魂,程佳佳居然

    景阳想到这里就心里寒。这个看起来温柔善良又大度可爱的女人居然这么可怕。她和他交往时,表现得是那么爱自己,谁知道心里竟装着这种可怕的念头,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心里寒的同时,景阳也对程佳佳产生了深深的厌恶,想到过去自己居然对这个女人千般关爱,宠溺至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恶心讨人厌。

    莫菲没再说什么,而是脚下御风,飘然而去,浑身上下尽显仙风道骨。

    看着飘飞而走的洒然身影,脱离世间凡俗的侵扰,程佳佳目光中闪过艳羡神色。她其实也很象这个仙女一样,青春永驻,飞天遁地,可惜

    忽听身旁的景阳冷声说道:“怎么,看那位女道长仙风道骨,你也嫉妒?”

    程佳佳听罢顿时鼻尖一红,埋头垂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