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034 穿胸的剑(七)

正文 034 穿胸的剑(七)

    江逸最初对肖可儿心动,是因为她二得有趣,就象江逸年幼时那般净干些犯二的事。

    但,这种二,不失天真,不失美好,勾起了江逸对儿时自己犯二的某些忆,也勾起了少年时的他残留在他心中的那些美好向往。

    林听雨想了半天,仍旧没想到太好的言辞来劝说江逸,最后决定,干脆就跟着那个肖可儿一起犯二。让江逸觉得和他年少时一样犯二的人是她,而不是肖可儿,这就行了。

    不知道是不是江逸想起肖可儿与他尚有婚约的缘故,肖可儿被魔教教众押来之后,被江逸关在离他房间不远的一间房子里,虽然守卫得足够严密,但和真正的牢房终究有很大不同。

    它可比牢房舒服得多了。

    江逸并没有一上来就杀她,而是打算用她来引出另外一个仇人郭明。

    郭明的父亲死在江逸之手,不过,郭明和他父亲都只是江湖上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江逸之所以会注意到他,还是因为肖可儿的缘故。

    江逸已经得到消息,肖可儿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名唤郭明,其父也是剑飞山庄的一员。而且,那些抓住肖可儿的教众也曾禀说,抓到肖可儿时,她正与郭明在一起,但,那郭明却成功逃脱了。

    这一日夜里,林听雨悄悄潜出了房间,以她那飘忽的能力,神不知鬼觉地潜入关押肖可儿的房间并不是难事。

    “你是谁?”正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的肖可儿乍一见到她,立时娇声喝问,警惕起来。

    林听雨赶紧将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她别出声。

    肖可儿此时的形容有些狼狈,毕竟已成阶下囚,不可能还象在剑飞山庄时那样,打扮得规整俏丽。不过,依旧能透过脸上的污渍看到她那只清秀的脸庞。

    “我是来救你出去的,你千万别出声,被外面的士卫听到就麻烦了。”林听雨一脸清纯地说道。

    “救我出去?”肖可儿一听就提起了几分精神,“你是明哥找来的伙伴?”说完,她又上下仔细打量一番林听雨,皱眉道:“他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个你这么俊俏的姑娘?”

    林听雨无语。这个肖可儿果然很二,现在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关心一下自己该如何逃出去吗?居然还有闲情在这里吃干醋啊喂。

    “别说了,快跟我走。”林听雨小声说了一句。

    肖可儿微一沉吟,终究还是求生的占了上峰,没再纠结她的明哥怎么会找来这么一个漂亮姑娘来救自己。她从那个角落里起身,跟在林听雨后面。

    这些日子,因为江逸一直将赤霞剑带在身边,林听雨凝的形体已经比最初凝实了许多,甚至和她牵手时,除了感觉到清清凉凉之外,丝毫感觉不到这只手只是个灵体所凝、并没有真实的肉躯。

    她直接拉起肖可儿,轻巧巧地打开房门,拉着肖可儿轻车熟路地踏上一条守卫巡逻少至的区域。她因为跟在江逸身边无数次在魔教总部中出入,对于这里的路径已经掌握得非常纯熟。

    拉着肖可儿躲躲行行,半刻左右,林听雨已经带着她平安走完了一半路程,只要再走完另一半路程,就能将肖可儿送出魔教了。

    可是,走到一道极不起眼的墙角处,林听雨和肖可儿都看到一个黑影,上面有两颗宝石一般的东西在闪亮。

    “喵!”一声轻微的猫叫响了起来,那个黑影从墙角窜了出来。

    林听雨道:“哎呀,是小黑。”

    这只黑猫,差不多每天都会在这个墙角落脚,林听雨早就知道。过去这些日子,她曾经让江逸不止一次地喂过这只猫,引得它都在这里安家了。

    “好可爱的猫。”完全没有安全意识的某二货说着正要上前抚摸小黑,林听雨却率先上前,将小黑抱在了怀里。

    不过,她是灵体,猫、狗之类的畜生对于灵体天生就有一种很强的感知能力和畏惧感。那只被林听雨胡乱叫做小黑的猫,已经全身的毛都立了起来。

    “她可能是怕生人。”林听雨解释道,这是做为灵体的觉悟,不能让肖可儿怀疑她的身份。

    其实,她太多虑了。

    肖可儿这样的单纯心思,根本就不可能会想到眼前这个俊俏的大姑娘会是一个剑灵。别说是她了,就算是换作郭明或者其他人来,也不大可能想得到。

    “它好象是饿了,怎么办?”肖可儿问。

    “我去厨房给它找些吃的。”林听雨说道,“头再带你离开这里。”说完,她将小黑塞进肖可儿怀里,嘱咐道:“你在这里等着,千万别让人现了。”

    林听雨自己行进就快得多了,没过片刻,她就从厨房里偷了一条煎鱼出来,重新来到了这个角落里。

    可惜,这里现在只剩下那只名叫小黑的猫了。

    她将鱼喂给小黑,可是小黑因为对灵体的畏惧全身的毛再度立了起来,怎么也不肯吃她喂的鱼。

    她现在也没太多的心情喂猫,将鱼扔在那里,料想她走之后,小黑就会自己进食了。她开始在周围寻找肖可儿。

    没到一分钟,正低声唤着“肖可儿”的她就看到江逸冷着脸立在不远处的院子里。在他身后,是一帮教众,有两个人的大刀架在肖可儿的脖子上。

    林听雨愣在了那里,象个犯错误的小孩子显得手足无措。

    “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你在干什么吗?”江逸问,声音无喜无怒。他此时的心情,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林听雨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半天,终于开口,喃喃地低声说道:“我我只是不想看着你继续这样下去。”说完,深深地埋头下去。

    江逸道:“你这是在背叛。”

    林听雨立刻慌张起来,比刚才更加手足无措,瞪大眼睛看着江逸,急忙解释道:“不是这样的,我是真的不想看着你再继续复仇,杀害你父母的人不是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了么?不要再继续杀人了好不好?你说过,你不喜欢江湖仇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