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527 他是个幸福的人

正文 527 他是个幸福的人

    展拓埋头沉默。

    林听雨叹息一声 ,又道:“他这样安排,想来是不想让我和他的家人伤心,但是在我这里,你终究是代替不了他的。你只要能好好孝顺爷爷就行了,我的事你不用管。”

    “展拓”微震,但脸色很快恢复如常,并没有再多的异色。

    林听雨走到窗前,放眼望向窗外。这修仙界,到底是比凡俗界景致好上许多,从这里看过去,可以看到远处的连绵青山,空气中夹杂着灵气,让人呼吸起来甚为舒畅。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展拓”终于开口。

    林听雨道:“以前,你只是按照他的样子他的想法活着。如今他不在了,你自己一个人,在爷爷他们这些人面前虽表现得很好,但是在我面前,言谈行事总会透着些无措。”

    是啊,他从来都没有按自己的意识、想法和林听雨交往过。虽然他脑海中也有着所有关于他和林听雨的记忆,但他心里却是明白的,那些记忆并不真的属于他。

    “展拓”沉默着,脸色冷如永远也化不开的冰山。

    “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林听雨不无凄凉地说道,“只不过是我太敏感了。其实,我原想着要一直假装不知情下去”

    “展拓”奇道:“既然如此,你又为何揭穿我?”

    林听雨道:“可能是我忍不住了吧。”

    “展拓”眸中闪过一抹伤怀他和他,真的差别这么大吗?

    林听雨忙道:“别误会,这并不是因为你。而是我无法忍受自己什么都蒙在鼓里。”

    “展拓”道:“你,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事,又是怎么丢了性命?”

    林听雨道:“是。不管怎么样,我不能允许我对他的死这样无动于衷,哪怕是假装无动于衷也不行。”

    “展拓”盯着林听雨,眼圈居然有些红,道:“他虽然死了,但却是个幸福的人。”

    。

    这是一个暗红的地界。天空暗红一片,好似是血染红了半边。山脉连绵起伏,也不知道是不是天色映衬的缘故,远远望去不知几千里也。山脉皆是一片暗红。

    一道略显瘦长的身影出现在一道高峰上,口中喃喃自语:“血溅峰,难道真如传说中的那般,凡是登上这里的人,都注定要难逃一死么?”

    片刻后。又一道身影闪现而出,恭敬地朝他施礼,道:“参见常野神尊!”

    这常野神尊一摆手,道:“免了吧。小七,你确定你拓哥真的死在这儿了?”

    小七站在峰顶上,往下不见底的悬崖俯瞰,道:“看拓嫂的样子,应该是这样的。我想,在拓嫂身边的是不是真的拓哥,她是不大可能判断错的。

    何况。在拓哥邀约宏极远一战之后,影就彻底失了踪迹。我想,若非是拓哥在帮他打掩护,影是没可能完全消失在咱们的监察之中的。”

    常野无奈道:“展拓这次的事,办得也忒大胆了些。”

    小七道:“是啊。他也太小看拓嫂了,那个影才没几分钟,就被拓嫂看出了端倪。”

    常野怪异地看了看小七,道:“你倒不是一般的清楚。该不会是用轮镜看了全部的细节吧。”

    “没有的事。”小七忙道,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神尊,这轮镜虽是我们拓哥一手掌控的宝物。但我们这些小的们可也不敢在他不在的时候,随便动用啊!”

    常野哼了一声,道:“你小子一向自恃展拓偏爱于你,没少犯事。当我们这些神尊都不知道呢。不过就是看在展拓的面子上不去戳穿你罢了。”

    “嘿嘿,常野神尊,我小七哪里会不知道这些年几位前辈对我小七的照顾呢。”小七陪笑着说道。

    常野无奈地伸出手指着他,道:“你呀,就是油嘴滑舌,都晋升为神者了还不老实。难怪妙羽神尊老是对你刮目相看。俗语说的好:‘男人不坏,女人不’”

    “常野神尊”小七俊美的脸已然“花容失色”,打断了常野,“求您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千万不要把我和妙羽神尊搅和在一起,妙羽神尊起火来,小的一个初晋神位的小小神者,可承受不住。”

    常野就知道一提起妙羽,小七就会软塌塌,心中越觉得好笑。不过,他这次不远万里赶来这里,可不是来玩闹的,当下俯瞰下方那深不见底的悬崖,眉心间竟然张开了第三只眼,放出淡淡的光华来。

    “这血溅峰崖底深不可溅,就连我都看不到底,它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神秘地界?”小七忍不住好奇问道。

    常野道:“无数神尊级人物的埋骨之地。凡是神尊中有化不开的矛盾,就会约战此地,彼此生死不论。”

    小七奇道:“我们拓哥和宏极远神尊,也没听说他们过去有什么恩怨,怎么拓哥会突然约战宏极远呢?”

    常野深深看了他一眼,道:“生死轮,报应不爽,一个人从凡人修炼成神尊,你可知到底需要多久的时间?你又怎么知道,在这漫长的岁月中,谁和谁会有牵绊,谁和谁会有仇怨呢?”

    小七道:“神尊,您知道,我穿越了无数的世界,这一点早就看透了。只不过,我想知道拓哥和宏极远的恩怨详情,当今世界,您是神尊中年岁最长的一个,想来拓哥和宏极远的恩怨,您是清楚的。

    若是您都不清楚,只怕这世间就没有人清楚了。拓哥对我好歹有知遇之恩,这事,我若不弄清,岂不是辜负了他对我的恩情?”

    常野无奈道:“你小子,八卦就是八卦,别给自己扣高帽子行不行?”

    常野道:“这事,恐怕要从展拓还没加入魂穿者行列时说起”

    “那,对于拓哥来说,这岂不是很久远的事了?”小七不无惊奇地说道。

    常野道:“是啊,那时候他就是一个凡夫俗子,偏偏和一把剑的剑魂结下莫名的因果。那剑魂为了让他保持本心,不要做下让自己后悔的事,不惜自断剑之本体,从此化成散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