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528 影的真相

正文 528 影的真相

    林听雨听了眼前这个展拓讲了来龙去脉,不由得心惊,道:“原来,那个宏极远就是江逸曾经与之交易的嗜血狂魔,江逸从他那里得了窥透他人转世后灵魂的异能,而他得了江逸的肉身,以凡人之躯复生于世,得以摆脱不死不灭亦不可生的魔身,重入生死轮,居然在某一世成了阎君”

    结果,那个阎君被洛华浓转世后的碧瑶死后归入地府的灵魂所杀。

    那个碧瑶,其实就是林听雨魂穿过去的,实际上就是林听雨自己的前世。她此时听“展拓”讲起这番旧事,立时有了几分恍然。

    她道:“那个阎君,想来也不是简单的阎君吧。”

    “展拓”眸子冰冷得很,道:“既是身为阎君,又怎么可能简单?他是死了,但是魂力尤存于地府之中。那展拓,也就是当时的石雨为了陪伴你,化成蔓珠沙华的叶,常年徘徊地府不去,结果”

    “怎样?”林听雨心吊得厉害,不自觉出口问道。

    “展拓”接着说道:“结果,那阎君的魂力竟是助叶的影子化成了一个石雨的影妖”

    “就是你。”林听雨道。

    “不错,就是我。他们都叫我影,但,我从来没承认过这个名字。我一直觉得我就是石雨、付剑生”影说道。

    林听雨道:“我有一次穿越到了青行灯的世界里,那时候遇到的石雨,就是你吧。”

    影道:“是我。原来你那个时候就已经觉出,我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石雨。”

    林听雨道:“你是你,他是他。”

    “呵。”影苦笑一声,道:“我自己都分不清我和他,哪个才是真实存在的,别人也难分清。可是,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我不是他的呢?”

    林听雨道:“你和他,终究是不同的。”

    那个他。她见到了心中就本能地想要亲近。可是眼前这个,她却没有丝毫这种感觉。

    她说过,影已经做得很好了,只是她太过敏感而已。这话。并不是用来骗影的。

    正是因为没有了心中的那种感觉,林听雨才会现影在和她交往时,与展拓和她交往时,那微不可察的一丝不同。

    林听雨道:“你既是借阎君的魂力相助才得以生成,想来这些年来。你一直被阎君控制着吧。”

    展拓道:“影妖的生成,虽然确实需要特别的力量相助,但一旦生成,就与那股力量再无干系,所以,说我被他控制,并不准确。

    事实上,我只是一直想着将展拓取而代之,和你双宿双飞,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但后来展拓,具体的说,应该是付剑生现了我的存在,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尽量避我,使我和他的样子、实力等等都出现了差距。

    尤其是血眼小日。我虽然可以通过每一次相遇而令自己重新变得和他一模一样,但是小日,我却无论如何变不出完全一样的血眼小日出来。”

    林听雨道:“我曾听小眼说,肖寒曾经得到过小日,可是那个小日实力低微得很。其实,那个‘小日’并非是真的血眼,而是你放出去的影印的‘血眼’。”

    影道:“是的。我想要找到杀掉万清清的凶手,不得已将小日的影妖放了出去。”

    林听雨道:“小日的影妖?是你助它生成的?”

    影道:“不是。是付剑生。”

    林听雨愕然。

    影接着说道:“我想,他也和我一样,无法忍受那些杀掉你的人仍旧存活在世上吧。可是,那时候为了躲避我,他一力想要将我以咒印封印,受到诅咒反噬。导致每一世的寿命都极短,无法活到三十岁,所以,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时间查找凶手,这才有了小日的影妖出现。”

    想到展拓这一世林听雨叹息道:“这种诅咒反噬,至今都没有消失么?”

    影沉默了片刻,道:“不管反噬有没有消失,他这次并非是因为诅咒反噬而逝。”

    林听雨道:“你接着说下去。”

    影道:“我为了能够彻底地取代展拓,就找到了阎君,那时候他已经凭借强大的魂力重新凝成完整的魂体,并且和展拓一样,成了一代神尊。”

    林听雨想到那个将她拘入黑暗空间的人,忙道:“他是谁?”

    影道:“他如今的名字叫宏极远,是一个出身洪荒修仙世家的穿越者。我找上他,他已经和展拓一样修成一代神尊,掌管着一个庞大的时空版块。

    其实,人若保有前世的记忆,并不是什么好事,我看到宏极远的那一刻就想明白了这一点。若非如此,他何苦胸中苦闷经久不去,总想着一雪前世之耻?”

    林听雨道:“他早就知道我成为了一个魂穿者,想要找我报前世之仇?”

    影道:“我想,你魂穿之初,他是不知道的。不过,神尊之间的交往,就跟你和同僚交往是一样的,聚会谈天少不了,他应该是偶然间听谁提起过你。后来他就一路追查下去

    论起作为穿越者的资历,宏极远其实远在展拓之上。你也知道,宏极远在展拓还是凡人江逸时,就已经是个非常厉害的嗜血狂魔了,灵魂之强,神灯之雄厚,非是你我所能想象。”

    林听雨冷笑道:“他的修为强于展拓,仔细搜查探索之下,当然就能现展拓所掌管的这个时空版块生的一些情况,找到我也不是什么难事。”

    影道:“正是这样。我找到他,就是希望他能帮助我除去展拓,然后我好代替展拓陪你共渡余生。但是宏极远的真正目的却与我不同。

    我后来虽然知道了这一点,但因为修为远远不如他,找上他后不但没能让他帮我,反倒使得我自己深陷他的控制,无法脱身。”

    林听雨道:“哦?那后来呢?”

    影道:“后来,我到底还是被展拓的咒印封印了能力,关在时空监狱里。可是有宏极远暗中相助,我得了古道经的一页,借此物打开时空监狱的锁,成功逃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