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035 穿胸的剑(八)

正文 035 穿胸的剑(八)

    江逸瞪视着林听雨,脸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厉声道:“我不会给自己留下后患。房去,别让我说第二遍。”

    见他真正动怒,林听雨只得又傻又乖地“哦”了一声,然后朝江逸的房间走去。她忍不住头看了看肖可儿,象是想起了什么,道:“其实她很乖,并没有要逃走。是我硬拉着她逃走的,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惩罚她。”

    “闭嘴。”江逸再度冷冷地打断她。

    林听雨噘了噘嘴巴,一副不敢再说什么的样子,只好转身真的走了。

    从这一天开始,众魔教教众终于知道他们的教主金屋藏娇,养了一个如此清丽的人儿。难怪这些日子,教主都没有召侍妾侍寝。

    “后宫”这个说法,是林听雨对江逸身边那些女人的笼统称呼,但,江逸不是皇帝,魔教教众自然不会这样称呼教主的女人。那些女人都被称为教主的侍妾。

    “把她带去,脚上加上链锁,看仔细了。”江逸冷冷地下达命令,没正眼看肖可儿一眼,转身也他自己的房间去了。

    “出来。”刚一进屋,关好门后,江逸就清冷无比地喝道。

    林听雨赶紧乖乖地现身,可怜兮兮地看着江逸,怯怯地问:“你你生气了?”

    江逸反问:“你说呢?”

    林听雨无奈地低下头,道:“我真的只是想帮你。那个肖可儿,我被放在剑飞山庄的时候曾经见过她,她的心肠很好,是个很善良的小姑娘”

    “你是想跟我说,你对她和对我的感情是一样的吗?”江逸又再打断了林听雨的话,这一次,声音较先前更要冷上十分,而且,他那张总是毫无表情的万年冰山脸上,居然皱起了眉头。

    林听雨愣怔了一瞬,她感觉,江逸是真的生气了。

    这是怎么个状况?她记得,肖可儿犯下这么二的错误的时候,江逸可是觉得很是有趣呢,还觉得应该象玩儿游戏一样再跟肖可儿玩儿上几,怎么到她这里,就完全是另一番样子了?

    情节没按剧本走啊!林听雨一时想不明白是哪里出了差错,只好呆呆地看着江逸,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

    江逸眉头皱得更紧,眸中居然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道:“你怎么不答?”

    林听雨注意到他神态的异样,道:“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不想你一直陷在复仇的情绪里。我想让你恢复成以前的样子。”

    “以前的江逸已经死了。”江逸说道,转过身去背对着林听雨。

    这使得林听雨难以看到他的表情和神态,只能猜度着来。她悠悠地说道:“你胡说。我知道,他明明还在,只是你故意将他掩藏起来,掩得很深很深。”

    “你能知道什么?”江逸突地吼道,猛然转过身来,双手紧紧握住了林听雨的肩,“你明明只是一把剑。”

    说到后来,他的语气却略微柔和下来,似乎是底气不足一般。

    林听雨抬眼,直勾勾地看着江逸,淡笑着,却也有些固执地说道:“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江逸看到,在她那精致的眸中有什么东西滑落了下来。

    是泪水。

    江逸不自觉伸出手拂去林听雨脸颊上的泪水,声音低得象蚊子似的,道:“别哭,对不起!”

    林听雨愣了片刻,才醒悟过来这位一向高傲自大的教主居然是在为刚才的话在向自己道歉,突然觉得好笑,而且,还有些不合时宜地噗哧一下笑出来。

    江逸愠怒,瞪着眼睛,涨红着脸,斥道:“笑什么笑?很好笑吗?不准笑。”

    “哦。”林听雨立刻乖觉无比地绷起脸来,但眼角眉梢仍旧透着几分笑意,在试探一般地,偷眼去瞄江逸。

    江逸哼道:“明明只是一把剑,还偏要在脸上做出那么复杂的表情,真的不怕脸皮抽筋么?”

    他仍旧绷着冰块脸,但林听雨却暗中松了一口气。她这些日子拼命地刷好感度,可不想因为今天的行动付之一炬。江逸这么说,分明是已经不再生气了,而且还开起了玩笑。

    林听雨此时静下心来,仔细想刚才的情况,突地想到,刚才江逸那番话,说什么她对肖可儿的感情是不是跟对他的感情是一样的,怎么感觉有点吃醋的意味啊?

    想到这里,林听雨又抬眼偷偷地去打量江逸,谁知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顿时令她心里虚,赶紧别过眼眸,不敢再看他,甚至一张俏脸都涨得通红。

    江逸一见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林听雨见状也跟着痴痴笑起来,道:“江逸,你笑起来,真好看。”

    这是在恭维,但也确实是大实话,让江逸怔愣了一下。

    林听雨又道:“明明是一个人,脸上却总是没有表情,真的不怕脸皮变僵硬?”

    “谁允许你学我的口吻说话?”江逸道,但脸上的笑意还并未完全掩去。

    林听雨一本正经地道:“哪有?我只是套用了一下教主大人的经典语句。”顿了一下,她低着头双手撵着衣角,显得紧张兮兮,问道:“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江逸道:“什么问题?”

    林听雨道:“你刚才明明躺在床上睡着了,怎么会”

    “怎么会知道你跑去偷偷放肖可儿离开,对不对?”江逸打断了她的话,问道。

    林听雨点了点头。

    江逸道:“你以为,你离开剑身,我会一无所觉?”

    这些天来,江逸在睡觉的时候一直都将赤霞剑置于床里侧,和剑离得很近,但他睡觉比较老实,就算是离得近,他在睡着时也不可能感觉到自己离开时赤霞剑身上那些微的震动。

    所以,听了江逸的答,林听雨有些茫然。

    江逸道:“我的觉很轻,稍有异动,就会清醒。”

    这应该是跟他加入魔教有关,因为常年面临别人的暗袭,所以他已经习惯了在睡觉时保持浅眠,随时提防着,别遭了别人的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