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568 东家老女(九)月票八十加更

正文 1568 东家老女(九)月票八十加更

    而且乡下人就连看戏都少有过,是以根本就民看不出小路子穿的是宫人服饰。

    林听雨道:“让九皇子见笑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九皇子的营帐,进入其中,林听雨便见其中摆设极为简单,除了床和书案之外,只在书案后摆着几卷书,在书案一侧摆放着一个古琴。

    林听雨走到琴前,伸手在琴上轻抚一下,只是这双手昔日只曾烧火做饭,想让它弹出优美的琴音来,林听雨还得多加练习。此时,只是轻抚一下,林听雨已经感觉出这双手在这方面的晦涩笨拙,弹出的音色也颇为凌乱。

    林听雨正对这双手连琴都弹不了有些许的无奈,便觉肩头一沉,身上跟着一暖,原来是九皇子已经找出一件裘皮披风披在她身上。

    象九皇子这种从小就养尊处优的人,居然还能这般体贴,林听雨不由得心头一暖。

    “你喜欢琴?”九皇子问。

    林听雨道:“旧时曾在书上看过,只可惜乡野村姑,从未见过实物。”

    九皇子调侃笑道:“那你居然知道它是用手指来弹的,还真是不错。”

    林听雨有些愕然,他何以这般说?

    九皇子道:“我母妃在世时曾说起,我三岁初见琴,当时的琴并未放在琴案上,而是径直放在地上,我竟以为那是用脚踩的,还上去踩了好几脚。”

    林听雨听罢不由得笑了出来。

    九皇子道:“你既然喜欢琴,我就教你弹,如何?”

    林听雨道:“好。”

    其实,她就是这双手从未碰过琴,弹琴会有些晦涩而已,只要好好练习一下,熟悉之后,林听雨应该就能弹出很好的曲子了。不过,她却不是不知趣的人,不会去拒绝九皇子的好意。

    林听雨又道:“只是,还得麻烦九皇子先给我讲讲当今世事,免得我在别人面前闹出笑话来。”

    九皇子点了点头,就给林听雨简略介绍了一下天下之事。

    林听雨这才知道,原来她穿越的这个世界名叫斩罗大陆,有三大强国鼎立,分别是位于西部的西蕃国,位于东部的东泱国,还有林听雨现在所在的位于南部的南海国。

    南海与东泱皆毗邻大海,是以国名里都有“水”。

    除了这鼎立的三大强国之外,另还有许多小国,散落在三大强国之间。数国并存,不时地会为利益起纷争,战伐不休,许多国家的百姓都苦不堪言。

    林听雨暗道,难怪这个九皇子对于她讲的战国和秦统一之事这么感兴趣,原来这斩罗大陆的形势与战国时有些相似。

    南海国的皇姓为尉迟,当今皇帝尉迟风行,四十几岁正当年,已经育有十二个皇子和七个公主,整个国内的形势还算太平,但边界时有外敌来犯,一直是皇帝尉迟风行的心头大患。

    九皇子名叫尉迟岚,母妃刘氏,是出身于定国公府的一个女婢,尉迟风行旧时往定国公府游玩儿,看中了这个刘氏,将她带入宫中。

    因为其母出身低下,所以尉迟岚一直不太得皇帝喜欢。刘氏在三年前病故,尉迟岚说到此处时似有难言之隐,林听雨猜测这个刘氏的死怕不是那么简单。

    只是她既然因出身低微而不是特别得尉迟风行喜欢,为何还会有人想要害她?这其中多半还另有隐情。

    先前说话的六皇子名叫尉迟锐,七皇子尉迟德,还有那个十二公主名叫长乐。

    林听雨听尉迟岚介绍了大概的情况,便问道:“敢问九皇子,您这名字可是皇上亲自己起的?”

    尉迟岚道:“自然是父皇亲起。就算父皇再不喜欢我,我也是一个皇子,就连公主们的名号也是父皇亲起,何况是我这个皇子。”

    林听雨沉吟片刻后,垂眸扬唇,露出一丝极浅极淡的笑意,道:“只怕九皇子并未将皇上与几位皇子关系的实情全部相告。”

    那尉迟岚微愣,正要开口说话,林听雨忙摆手阻止了他,道:“既然隐瞒必是不能轻易让外人知道之事,九皇子不必多说,我也不想知道。”知道得太多说不定哪天就被灭口了。

    尉迟岚听罢呵呵一笑,道:“这国中之事的大概情况我也说得差不多,女公子有何高见?”说着一顿,又道:“对了,女公子还未曾将您的高姓大名相告。”

    “林妮。”林听雨道。

    “林妮。”尉迟岚轻声重复了一遍,便道:“于当今国事,你可有什么想法?”

    林听雨道:“方才听九皇子所讲,这三国鼎立,当以那东泱国最为繁盛,地域广阔富庶,百姓安居乐业。想起我这些年在林家村虽每日拼死劳作,却仍旧吃不饱穿不暖,对那东泱国,我心向往之啊。”

    尉迟岚听得一张俊脸沉了下来,嗡声嗡气地道:“怎么,难不成你还想改投东泱国不成?”方才他听林听雨所讲的战国故事里,就有许多谋士离开故土,去投奔自认为贤明的君主。

    林听雨笑道:“改投倒不至于,不过,在下确实很想去那东泱国见识一番,看他们是怎么样的富庶,百姓又是否真的安居乐业。”

    尉迟岚这才脸色稍济,道:“若是有机会,我也想往东泱国一游。只是三国因利益时有交锋,边界形势紧张,并不容易通过。”

    林听雨道:“难道说来往的商人也难以去到东泱国?”

    尉迟岚沉吟道:“若是经常往来的商人,都有东泱国所发的特殊令牌,应该是可以进入东泱国的。怎么,你想扮成商人前去?”

    林听雨道:“可有什么不便?”

    尉迟岚沉默下来。

    林听雨遂问:“你是担心我身为女子,外出会有诸多不便之处?”

    尉迟岚道:“你一个女子,如何能单独出得远门?而我若与你同去,需得过了父皇和众皇子大臣们那一关。”

    在这种女子受限多多的时代,尉迟岚会有这样的担心一点也不奇怪。林听雨点头道:“九皇子说得极是,此事咱们从长计议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