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569 东家老女(十)月票九十加更

正文 1569 东家老女(十)月票九十加更

    尉迟岚见她没有坚持,心下一松,忽地就纳闷自己为什么会在意这个女人的想法?他忙道:“不如我这就教你抚琴吧。”

    林听雨道:“方才听那永和郡主说是皇帝想要借这狩猎之机考校几位皇子的骑射之能,九皇子不去狩猎,反倒在这里教一个女子抚琴玩乐,真的好么?”

    尉迟岚却淡笑着反问道:“女公子以为此事如何?”

    林听雨道:“文治武功,以文谋治天下,以武道建功勋,想来此事九皇子心中早就有数了。”

    尉迟岚眸中光华闪动,笑着坐到了琴案前,开始抚琴,一边抚一边给林听雨讲授琴艺的相关知识。

    演示了不一会儿,他就让林听雨坐到琴案前,自己则坐在林听雨身后,亲自抓着林听雨的手教她抚琴。

    林听雨心中好笑,这个九皇子,还真是有一套啊!她已经猜到了九皇子这样做的用心。

    转眼就到了傍晚,皇帝尉迟风行招集众皇子,让众皇子将他们的战利品交上来,独独不见九皇子。

    尉迟风行虽是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但因为保养得当,又身负盖世武功,是以看起来就跟个三十岁的青年一般,俊毅非常,又因上居高位已久,神色间自然而然带着一种威严,无论是气质还是样貌,都令诸多女子倾倒。

    他听说九皇子没来,而且据说还有许多人都听到九皇子营帐之中传出抚琴之声和女子谈笑之声,不由得拉长了脸。

    六皇子尉迟锐笑道:“九皇弟怎么这时候抚起琴来了?而且还是和女子。父皇,儿臣可是没听说九皇弟此次来狩猎竟然还带有女子随行,该不会是先前他刚刚从外面捡回来的那个烧火丫头吧。”

    十二公主长乐一听就噗哧笑出声来,道:“六皇兄,你这话是想逗父皇和我们乐吧。那个烧火丫头又老又丑,长相粗鄙不堪,九皇兄能和那样的女人一起抚琴,还有说有笑的?别开玩笑了,那样的粗鄙女人我看一眼都倒胃口了,还要和她说话抚琴,我想想都起一身鸡皮疙瘩。”

    皇帝听罢纳闷道:“什么烧火丫头?”

    尉迟锐就将上午时围场外出现呛鼻气味和浓烟的事说了,九皇子外出查看火情,结果就带了一个粗鄙的乡下村姑,说是给他府中烧火做饭用的。

    皇帝哼道:“缺宫女使唤,大可在小选时择优而取,他偏偏随便捡了一个粗鄙女人来用,岂不有损我皇家颜面?”

    “说的是呢,”尉迟锐立刻附和,“我也说他要缺丫环用,我送两个清秀灵巧的给他。可九皇弟却说,他是粗鄙之人,也只配用那粗鄙的丫环。”

    “什么话?!”皇帝气得重重地一拍案,喝道,“来人,去把老九传来。”顿了一下,又道:“还有那个他带回来的丫头,朕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让他胆敢在这狩猎之日,与个女人抚琴玩乐。”

    此时,在九皇子尉迟岚的营帐内,已经换上一身干净宫女服饰的林听雨打量着镜中的自己。

    此时的她虽然仍旧皮肤黄黑,面容憔悴,但终究多了几分精神气,尤其是那双眼眸,清亮且富有神彩,气质与原本的林妮儿那乡下姑娘的老实木讷有很大的不同。

    “倒是比那身村姑打扮强了许多。”尉迟岚笑道。

    林听雨嗔道:“九皇子是嫌我长得丑吗?”

    尉迟岚道:“诶,包子有肉不在褶上,所以,你长相如何我可是不看重的。”

    结果还是嫌长得丑吧。林听雨无奈。她道:“九皇子这里连半点女人化妆的东西都没有,如今反倒嫌起我长得丑来。”

    尉迟岚失笑道:“怎么?难道你这般模样是因为没化妆吗?你这分明是牵怒。”

    林听雨轻哼了一声,道:“九皇子是男儿,哪里晓得女人化妆的奥妙?”

    尉迟岚听她这么一说不免好奇起来,道:“难道化妆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样貌?”

    林听雨道:“待他日有机会,我化了妆让你瞧瞧。”

    尉迟岚道:“何必等他日?我这就让小路子去弄些胭脂水粉来,我倒要看看,你还真能把你这副尊容”

    说到这里,他自觉失言,颇有失君子之风,是以打住话头,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道:“我是说,我很想看看,你描眉画眼之后会与现在有什么不同。”

    林听雨笑道:“这人的相貌不过是光线在人的眼中折射造成的感观,只要改变这种折射效果,就会呈现另外一种相貌。所以说,人的美丑可并没有什么定论。”

    尉迟岚正唤来小路子,让他尽可能多地弄到女人用的胭脂水粉来,听到她的话,大感惊奇,道:“你这说法,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那小路子是尉迟岚的亲信宫人,在宫里混得如渔得水,很有人缘。再加上他一向舍得银子,是以,很快就从公主郡主的宫女们那里弄来一堆胭脂水粉。

    林听雨让尉迟岚到外面稍候,这才将那些胭脂水粉拿出来细看。

    还好,这些虽然是用三级时空的材料制出来的胭脂水粉,但颜色、用法都与林听雨过去穿越的某些时空里的胭脂水粉用法相同,是以她很快就上手。

    无论是在现世,还是在穿越的世界里,林听雨可都没少化妆,拥有一手在古代足可称绝的化妆巧手。虽则现在的这双手确实没有半点这方面的经验,但她试了几次之后就慢慢熟练起来。

    她听到外面传来太监的传唤之声,知道皇帝那里已经知道九皇子不务正业,本来是有皇帝考校的任务在身,却与一个女人弹琴玩乐,皇帝不怒才怪。

    但世上有几个老子遇到这种事会怪自己的儿子?只会怪她这个女儿惑乱皇子。更何况林听雨早有猜测,觉得那个皇帝对九皇子并不似别人以为的那般不喜。

    外面传来尉迟岚的声音:“女公子,可化好了?父皇说要召你前往他营中拜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