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570 东家老女(十一)

正文 1570 东家老女(十一)

    听九皇子隔着帘子在询问在他营帐中的女子,那来传话的太监不由得心中惊讶。  这皇子营帐,皇子被撵了出来,独有那个女人在里面不知道在干什么,可以想见这九皇子对那女子绝对不是宠这么简单,竟是透着几分尊重。

    林听雨应道:“已经好了。”却又语气一转,道:“不过,烦请九皇子为在下准备一个纱帽,遮掩住这副容貌。”

    那太监先前就已经在皇帝营帐中听到六皇子与十二公主对这女人议论,据说是长相粗鄙,不堪入目。如今听这女子说要遮住容貌,当下就对这话笃信不疑。

    尉迟岚调侃笑道:“是不是女公子的样貌并不曾有半分改变,所以不敢让我一见啊?”

    林听雨道了句:“让九皇子见笑了。”顿了下又坚持道:“烦请九皇子为在下找一个纱帽来。”

    尉迟岚也不与她计较,示意小路子找了一个纱帽来,隔着帘子递了进去。那小路子知道这个女公子有几分本事,是以将纱帽递进去的时候显得颇为有礼。

    林听雨接过纱帽扣在自己头上,挡住了她化过妆后的姿容。只是小路子在她伸出手来接过纱帽时看到她白皙的手指,与大家闺秀的纤纤玉指竟似是半分不差,丝毫看不出昔日的劳作痕迹,不由得惊讶万分。

    那来传话的太监催促道:“殿下,快走吧,别让皇上等急了。”

    林听雨掀开帐帘走了出来,尉迟岚在小路子的眼神示意下特意朝她露出的手看去,不由得也是一惊,这样的皓腕素手,真的属于刚才和他说话的那个村姑吗?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那遮住女子容貌的纱帽,竟是很想现在就揭开这纱帽看看遮掩之下的那张脸,是否也如这双手一般被改天换地?

    那太监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生怕回去复命晚了被皇帝怪罪,已经在前面引路。尉迟岚也不敢耽搁下去,赶紧带着林听雨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就到了皇帝那明黄色极为显眼的大帐前。

    太监说道:“殿下,请稍待片刻,待奴才前去禀报。”

    “有劳李公公了。”尉迟岚说着靠近他,将一锭银子塞进了他手里。

    那李公公掂了掂银子,知道是这银子不轻,便在尉迟岚耳边提醒道:“殿下,老奴提醒您一句,皇上听说您不去狩猎,反而在帐中与这女子抚琴玩乐,很是动怒呢。”

    尉迟岚道:“多谢公公提醒,我自省得。”

    那李公公就朝大帐内禀报:“启禀皇上,九皇子和那名村姑已到。”

    “让他们进来。”皇帝的声音中透着极为明显的怒意。

    尉迟岚朝林听雨使了个眼色,便在那李公公掀帘之后走进了大帐,林听雨随后跟上,并跟着尉迟岚朝那居中威严而坐、一身亮黄龙袍的男子跪拜行礼。

    三呼万岁之后,那皇帝冷冷地瞟了一眼尉迟岚身后那个带着纱帽、身穿宫女服饰的女子一眼,便叫了起。

    林听雨透过面纱倒是将那皇帝的面容看个清楚,暗叹这尉迟家的基因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几个皇子模样俊俏就不用说了,那稳坐龙椅的皇帝都年过中旬了,却也是年轻英挺,俊美非常,还真是羡煞人也。

    你说你们这群男人,一个一个的都长那么漂亮干嘛?象林妮儿这样的女子却因风吹日晒皮肤粗糙暗黄,本来二十二岁还是很年轻的小姑娘,却让她跟已经三十好几的阿姨似的。

    养尊处优和贫苦操劳,差别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呢。林听雨心中感叹万分。

    六皇子尉迟锐道:“九弟,父皇让你带着你今天上午在外面捡的那个烧火丫头来,你这是从哪儿找的宫女给带来了?”

    尉迟岚道:“六皇兄,此女正是我今日上午带回来的那个女子。”

    长乐道:“不可能。九皇兄,你带回来的那个女子我们都看见了,那一双手粗糙肮脏得很。可是大家再看看这位小姐的手……”

    众人都朝林听雨的手看过去。

    却听林听雨道:“皇上可请信得过的公公前来验一下民女的手。”

    皇帝见此女竟然在这么多贵族王公面前说话都半点不惧,便也猜想她根本就不是什么村姑,是以示意身旁服侍的贴身大太监过去验林听雨的手。

    林听雨见那大太监走近,主动伸出双手递了过去。那大太监粗看之下,便觉这双手与那些贵族小姐们的手一般无二,只是仔细看去,却现这双手背上有冻疮,只不过被白粉掩了,看不出来。

    这下他就留了心,将这双手拉到眼前仔细看了半天。

    直到皇帝都有些不耐烦起来,忍不住问道:“常安,怎么样?看出什么来没有?”

    那大太监常安这才放脱了林听雨的手,忙转身躬身,恭敬无比地道:“启禀皇上,这双手确实是一个村姑的手无疑。”

    皇帝微讶,道:“哦?可朕看那双手白嫩细腻,不似村姑之手。”

    常安道:“启禀皇上,这双手上有很多冻疮和干粗活留下的老茧,只是被香粉巧妙地掩住,不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而已。”

    “哦?”皇帝惊讶了一声,呵呵笑了两声,对侧立在一旁的公主和郡主们等一众贵族女子们道:“原来你们女子平时那双无瑕的巧手都是化妆化出来的啊!”

    一众女子们却是比皇帝更加惊讶。那长乐愠怒道:“父皇,我们的手何曾有那么粗糙,还得用香粉来遮掩?”

    永和郡主则是惊奇地道:“没想到有人竟然能用香粉将手上的瑕疵掩盖得如此惊人。”

    林听雨遂道:“可见就算是人亲眼所见,也未必就是真实。”

    此话说得大有深意,让皇帝看向她的目光都有些深邃了。

    微一沉吟,这皇帝便呵呵笑道:“这样看来,先前锐儿、德儿和长乐他们在你初进这围场之时,将你看成是乡野村姑,并不是真的了?岚儿,此女到底是何人?”

    尉迟岚道:“此女名叫林妮,号女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