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548 巫灵(十九)

正文 548 巫灵(十九)

    紧接着,他又强调了一句:“事态已经相当严重,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林听雨道:“伏拉德,你来奥斯维特小镇时,曾经指出我的观想能力特别的强”

    伏拉德点了点头,道:“不错,你的观想能力确实很强。想来这些日子你往这个方向训练,巫术方面应该提升不少吧。”

    林听雨故意满脸得意之色,颇有显摆的意味,道:“确实是这样,所以,我真的很感谢你。”

    伏拉德有些不耐烦地道:“这事,和眼前咱们说的巫灵的事,没关系吧。”

    林听雨道:“我新学了一个巫术,靠着高于寻常巫师的观想能力,施展这个巫术,可以让人吐出心里话。”

    伏拉德皱起眉头,道:“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巫术?”

    林听雨道:“你当然没听说过,这是我本斯特一族中的禁术,近几百年来,都没有哪个巫师真正修炼过。”

    “禁术?!”几人惊呼出声。

    林听雨道:“你们不用大惊小怪,之所以把这个术定为禁术,就是因为它需要特别强大的观想能力。要是没有足够强的观想能力作支撑,它就会反噬施术者。”

    亚娜听到这里信了九成九,已经吓得面无血色。但大家根本就没人注意到她,所有的人都对林听雨所说的禁术兴起了浓浓的兴趣。

    纳特有些不可置信地道:“这个术,你练成了?”

    林听雨脸上神情越得意,道:“是啊。不但练成了,我还咳咳!”

    她轻咳了一声,显得有些尴尬,往门外看了看,生怕外面有人偷听一般,然后放低了声音,朝众人招了招手,让他们靠近自己。

    几个人成功被她吊足了胃口。赶紧把脑袋凑到一起。

    林听雨低声说道:“我前两天偷偷地对我爸爸妈妈试用了一次,真的很有意思,嘻嘻!”

    “他们说什么啦?”阿斯好奇心大起,问道。

    林听雨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说道:“我妈妈说的话有些奇怪,说什么预言会不会失灵,不准什么的。我爸爸就讲了一堆他在上中学时候追女孩子的事。”

    听了她的话,伏拉德心中一突,对她的话登时就信了分。林听雨所说的预言失灵什么的。自然是这五个家庭搬离奥古斯小镇的真正原因。

    这事,只有五家的长辈知道,象阿斯、慧他们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

    而且,阿斯和他的这四个同学,从小就远离奥古斯,父母长辈又从不跟他们提巫师的事,他们是不可能知道巫师一族中还有预言师在。

    所以,除了“慧”真的施展了禁术,好奇地去探她父母心中的隐讳,“慧”根本就不可能说出预言这种事。

    阿斯看了看伏拉德。他是个胆小没主意的,虽然各种意见,但最后还是得听伏拉德的。

    纳特却是狐疑地道:“慧,你别开玩笑了,别人的心里话,你怎么可能通过术就让对方说出来呢?”

    伏拉德突地灵机一动,道:“慧,既然你说有这种禁术,那就在我们面前施展一次吧。如果真的可以,那咱们就去探探本罗尔的心里。不过”

    见他欲言又止。林听雨问道:“不过什么?”

    伏拉德道:“巫灵强大,不是你我能够想象,我担心本罗尔会在它的帮助下逃脱你的禁术。”

    林听雨沉吟着点了点头,笑道:“不要紧。咱们先试试再说。”

    伏拉德道:“那你就先试着让纳特说出心里话。”他对“慧”所说的禁术实在好奇得很。

    “为什么是我?”纳特赶紧拒绝。

    林听雨道:“只是让伏拉德看一看这个术,是不是能用在本身上,纳特,你就委屈一下啦。”说完就开始嗡嗡地吐出一连串古涩的咒语,因为念得过快,就连伏拉德也难以听清她咏唱的是什么。

    亚娜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林听雨咒语念诵完毕。那纳特早就咬紧了唇,免得自己真的中了术吐出什么要命的心里话来。

    可是,他突兀地就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我一直讨厌亚娜的自以为是!”

    虽然声音因为他咬着唇,显得有些含糊,可是在场的众人,却是谁都听清了他说的是什么。

    一句话出口,不单单是他自己变了脸色,就连亚娜,俏脸也变得分外的难看。

    阿斯和伏拉德则是好笑地看着这两个。

    林听雨脸现震惊地瞪视着纳特,遂愠怒说道:“纳特,你怎么可以这么想亚娜呢?亚娜虽然平时有点小高傲,可总是教咱们巫术,她哪有自以为是?”

    纳特涨红着脸,嘴巴努了半天,似乎想跟众人解释,可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确实这样想过亚娜,可是,除了自以为是之外,亚娜漂亮、巫术强,成为她的男友,让纳特觉得自己很有面子。对于亚娜的自以为是,他就一直忍耐着。

    谁能想到今天在“慧”的禁术之下,他竟然将心底里一直藏着的这话说了出来。

    众人陷入沉默后不久,就又听到了“慧”开始咏唱咒语。

    然后让众人震惊非常的是,伏拉德居然开口了:“其实我在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觉醒了巫力。”

    一句话不自觉地出口,伏拉德赶紧捂住嘴巴,怕自己再说出什么来。可是,没两秒钟,他居然又说了一句:“你们到高中才觉醒巫力,是因为刚出生的时候巫师血脉就被封印了。”

    屋子里剩下的四个孩子全都瞪大眼睛看着伏拉德,心里又是震惊,又是不敢相信,同时也带着伤心。

    众人沉默了半天,阿斯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开口打破了沉默,道:“伏拉德,到底是怎么事?你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们?”

    纳特好不容易摆脱了自己刚才说出心里话时的尴尬,自然抓住伏拉德不放,也跟着追问:“没错,你刚才说的并不是全部,是不是隐瞒了更重要的事?”

    林听雨自然跟着附和:“你不把全部的真相说出来,就别怪我们不参与你的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