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577 东家老女(十八)月票一百第二更

正文 1577 东家老女(十八)月票一百第二更

    想来林妮儿虽然对家人仍旧有些不舍,但对他们却是已经心灰意冷。

    林听雨叹息了一声,拿起昨日尉迟岚派人送来的琵琶,手指轻轻拨弄起来。如今经过两天的熟悉,她这双手基本上已经熟悉了琴弦。

    这琵琶虽不是古琴,但早先林听雨对它不知道有多熟悉,也不知道弹过多少回,如今在古琴已经上手的情况下,这琵琶也很快就熟悉起来。

    她弹了一曲《琵琶语》,婉转旖旎的声音幽幽地飘荡在山谷间,显得极为空荡飘渺,不管是坐在轿中的公主小姐,还是骑在马上的皇子侍卫,全都安静非常,静静地聆听着这首曲子。

    几个时辰过后,御驾行到驿站,林听雨由宫女服侍着到驿馆里休息。这只是中途的一个小站,皇上只在这里用午膳,并不会在这里住,是以驿官安排了几间干净宽敞的厅堂,以供皇上及皇子公主们用膳。

    因为起驾时皇帝下旨,对“女公子”以公主仪仗待之,是以林听雨被安排和公主、郡主们一起用膳。那个长乐见林听雨被安排在和她、永和一起吃饭,着实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林听雨对这个小公主还真有些无奈。自打昨日早上起来,这个公主就跟个粘在她身上的年糕似的,围着她不停地转。若非是晌午的时候皇上招她到皇帝营帐中议事,只怕她要被这个小公主缠死。

    这回可好,又被她缠上了。而且这个小公主缠人不象其他的女孩儿那般说东说西的,她就是紧紧抱住林听雨的胳膊,头枕在林听雨的肩膀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说什么也不放手。

    这着实让林听雨感觉好不怪异。话说,这个小公主到底要干什么?

    那永和郡主忍不住道:“长乐公主,你还不赶紧用膳,待会儿启程上路,可不象在宫里总有好吃的。万一中途你饿肚子怎么办?”

    林听雨也忙道:“是啊,公主,您还是赶紧用膳吧。”

    长乐却道:“好啊,姐姐喂我!”

    林听雨嘴角狠狠抽了一下,这个长乐公主已经十六七岁年纪,虽然在林听雨的现世,这个年纪真心还是孩子;可是在这个古代时空,这个年纪的姑娘有许多都已经嫁为人妇了。

    是以,公主这个年纪可算不小了。

    永和郡主无奈劝道:“公主,您就别耍小孩子脾气了,没的让女公子为难。”

    长乐凉凉地瞟了她一眼,道:“我怎么让姐姐为难了?不过就是想让姐姐象我娘那样宠我一下而已。连父皇有时候都会喂我吃饭呢,姐姐喂我吃饭又怎么了?”

    林听雨听到这里哪还敢拒绝,万一被这刁蛮公主说她连皇上做过的事都嫌弃,岂不是给她扣上一顶欺君之罪的大帽子?

    话说,这个小公主也太让人奇怪了,老粘着她干什么?难道说是那个六皇子暗中授意长乐公主的?是想让长乐公主监视她?

    林听雨想到这里心中一动,这个长乐公主看起来并不曾习过什么武艺,在这三级时空,应该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凡人公主。

    她一边乖乖地喂公主吃饭,一边暗自有了打算。

    那小公主张开嘴巴将林听雨递到她嘴边的一勺饭含在嘴里,将勺里的东西吃进嘴里,随即脸上就扬起甜甜的笑意。

    林听雨见罢就越发地纳闷,这个小公主的神态为什么怪怪的?怎么看都怎么感觉象是在象心上人献媚撒娇……

    这念头在脑中闪过,顿时就让林听雨心头一震。可是她很快就打消了窜入脑中的念头,这不可能,看这小公主各种正常嘛。

    林听雨喂了小公主吃饭,自己也匆匆吃了两口,就回到她的轿子上等着出行,实际上是试着去修炼读心术。

    只是她刚刚读心术的内息运行法则运行气息还不到一周,就觉得轿帘被人从外掀了开来,一股熟悉的香风扑鼻而来,林听雨就觉身侧的座位一沉。

    她已经无奈地转头陪笑道:“长乐公主,不知道民女什么地方得罪了殿下,竟然让公主殿下这般不依不饶?”

    长乐甜甜地笑道:“姐姐误会了。姐姐没有得罪我,我只是喜欢姐姐,姐姐不用理我,只管做你的事便好,我就是想这样跟姐姐待着。”

    林听雨瞪视着长乐公主,最终还是决定把读心术先修炼起来,看看这个长乐到底想打什么主意吧。

    因此上,她真的就不再搭理长乐公主,坐在那里假装闭目养神。

    话说,虽然公主仪仗所用的轿撵比寻常的轿子宽敞,但是这样坐着两个人还是有点挤,长乐公主也不知是故意还是这空间确实太窄的缘故,整个人几乎都贴在林听雨身侧一般,与她挤得甚近。

    林听雨到底是有些意志力,这种情况下居然都能静下心来修炼读心术。

    长乐公主倒也说话算话,除了与林听雨挤得极近之外,确实不说话不出声,并不打扰林听雨。

    修炼到中途,御驾早就重新启程了,林听雨感觉到有风掀开轿帘呼呼地吹进轿子里。她感觉到有人给自己盖上一席软被,睁开眼来就发现小公主不但在她腿上盖上一床薄被,自己还挡住了轿的窗,替她挡下了窗口吹进来的风。

    林听雨有些无奈地道:“公主,你还是回自己的轿中去吧,咱们两个坐一顶轿子,实在有些挤。”

    长乐公主道:“哪里挤了。再说北风起了,一个人坐轿子很冷的。”说着她伸出手来又抱住林听雨的胳膊,脑袋再度枕上了林听雨的肩,“咱们两个人挤在一起就暖和多了。”

    兴许是这大半天专心修炼的缘故,又或者这三级时空的肉身修炼起那些低阶时空的功法比较容易,林听雨发现她的读心术已经有了一定的作用。

    她好象读到长乐公主此时的心声了,着实让林听雨有种吐血的冲动:“就这样和姐姐在一起真是太好了。我才不要那些肮脏且自大得不知所谓的男人呢,我只要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