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549 巫灵(二十)

正文 549 巫灵(二十)

    阿斯也在担心着杀人的事,赶紧点头道:“没错,你居然还瞒着我们这么多事,我们没办法再信任你。何况你安排我们的是杀人这种大事,我们可不会跟着你干。”

    伏拉德一听各种无奈,只得将他所知道的当年预言师预言那一年出生的孩子有一个会成为巫灵主人、尔后这些孩子的巫血被封印一部分、又被其父母带着迁离了奥古斯小镇的事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他讲完之后就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听雨,对众人说道:“我知道的就这些了,已经全说了。”

    阿斯不无惊叹地道:“居然有巫师会预言术。”

    林听雨道:“据说,观想能力足够强的话,就能预言到未来。”

    亚娜冷笑道:“慧,你该不会说,你也会这种术吧。”今天,光看“慧”出风头了,尤其是刚才她居然还让纳特说出那样的话,亚娜心里瞅她极不顺眼。

    林听雨道:“预言术的施展要比刚才那个禁术的施展所需的观想能力差一些,不过,它需要强大的巫力,我现在巫力弱,还不能施展这个术。”

    亚娜道:“慧,我记得以前我教你的咒语你总是记不住,刚才那个禁术的咒语那么长那么复杂,没想到你记得倒是清楚。”

    林听雨笑道:“是啊,我在家族藏书中现这个禁术后,就看到它后面那一长串的咒语,吓得我险些晕过去。我花费了近一个星期,才把这些咒语全都记下来。”

    说到后来,她的小脸上就露出几分惊恐神色,似乎想到这些古涩繁复的咒语,还很害怕似的。

    伏拉德哼道:“这个禁术修炼起来也没什么攻防能力,你这孩子,要找禁术修炼,也找个攻防能力强点儿的啊!”刚才害他把一堆这几个孩子不该知道的真相都说了出来,他 心里会舒服才怪。

    林听雨的小脸上现出贼兮兮的表情。道:“伏拉德,我却觉得这个禁术非常有用,不然我们也不会从你这里知道这么多东西。”

    阿斯立刻把脑袋点得跟鸡啄米似的,道:“嗯。我赞同慧的观点。”

    纳特本身也是受害者,可是赞同的话差点也脱口而出,要不是“慧”掌握了这个禁术,他们恐怕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的巫血被封印了。

    想到这事,几个孩子心里都不太舒坦。

    忽地又听林听雨开始咏唱咒语。她的目光故意在四个人脸上来打量。

    纳特和伏拉德都中过招了,剩下的就只有阿斯和亚娜,所以,阿斯和亚娜尤其紧张,全都把嘴巴闭得紧紧的。

    咒语还未念完,亚娜就已经承受不住了,她可是有天大秘密的人。所以,她咒了一句:“够了慧,这样探人心里的一点都不好玩儿!”

    说完她起身就要离开。

    林听雨的咒语却骤然停了,亚娜现自己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其实我才是巫灵的主人。”

    一句话。全场震惊,众人无不变色。

    亚娜捂紧了嘴巴,可是还是不受控制地说道:“我早就从巫灵那里知道有巫师要来猎杀巫灵主人,因为每一次巫灵出现,他们都会这样做。”

    众人的脸已经全都沉了下来,无法相信亚娜说的这些话。

    亚娜看到众人全都瞪视着自己,急忙摇头:“不不”

    可是,她却再次不受控制地说了下去:“我还知道甘家族有特别的巫力,能够感应到巫灵的存在。所以我从不让巫灵待在我身上。让它栖息在本身上,就是想让本当我的替死鬼。其实我最初选好的替死鬼是慧”

    林听雨听到这里。做出一脸伤心的表情,满脸纠结痛苦地道:“什么?亚娜,我还一直把你当成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一直以为”

    说到这里。她泪如雨下。

    亚娜那里连连摇头,象是很想告诉大家,她说出的这番话都不是真的,可是,她仍旧无法控制自己,继续说下去:“可是。巫灵说慧的观想能力很强,而且这一点是伏拉德现的,伏拉德肯定知道,观想能力越强的人越不适合巫灵认主,所以巫灵是不大可能认主慧的。

    如果它待在慧身上,可能会引来伏拉德的怀疑,我这才让它这段时间都栖息在本身上,并且让伏拉德现本身上有异常的气息。

    在选定本之前,我也曾想过让纳特当我的替死鬼”

    “亚娜!”纳特震惊不已地唤了一句。

    亚娜瞪视着他,眼圈红红的,泪水跟着就流了下来,接着说道:“谁叫你在我跟你抱怨慧的时候,总是帮着慧说话?我才是你的女朋友啊,慧算什么?她不过就是个巫力弱爆,连咒语都记不住的笨瓜。”

    “不要再说了,我真是受够了。”林听雨怒喝了一句,口中嗡嗡的又再吐出两句咒语,亚娜就现那种控制着她吐出真话的骤然力量消失了。

    亚娜忙道:“你们听我说,刚才那些话都不是真的,我不是”

    伏拉德的脸已经拉得好长,声音有些阴戾地道:“你是想说,你不是巫灵的主人,本也不是你找来的替死鬼,是不是?”

    亚娜的脸变得惨白,她的心凉凉的。原本她以为,如果她解释一下,或许大家就会对她刚才的话产生疑虑,不会就这样相信,她才是巫灵的主人。

    可是现在看来

    亚娜很快就明白了形势,刚才“慧”用这个禁术可不止让她一个人说出了心里话,纳特和伏拉德都说了。

    尤其是伏拉德,他在禁术控制之下说出了一件在场屋内众人除他自己,别人都不可能知道的事:所以,他对“慧”的这个禁术,现在恐怕是深信不疑。

    而且,她自己刚才讲出的那些事,前因后果都交代得很清楚。众人对她是巫灵主人的事,估计已经全都没什么怀疑了。

    林听雨还在一边上哭得各种伤心难过,此时就道:“亚娜,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对你这么好,什么事都听你的,你有秘密不告诉我就算了,居然还想让我做你的替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