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621 庶女天下(四)

正文 1621 庶女天下(四)

    林听雨很快就被服侍得洗漱完毕,穿着规整。

    一身适合短打骑射的短款服饰装在这个还瘦小的肉身之上,透着少有的英姿飒爽。

    再加上原主洛七姑其实是个女儿身,皮肤到底比洛剑离这个男孩子细致一些,面容也稍显圆润,穿上这样一身装束,简直就是一个帅爆了的超级小帅哥。

    服侍的两个小丫环看着眼前这位“少爷”漂亮得简直好似天上的神童降世,看得眼睛都有些发直了。

    林听雨只当没看到,淡淡地开口,道:“去准备洗澡水,待本少爷习武过后使用。”

    “是。”两个小丫环赶紧恭敬领命。

    林听雨直接迈步离开房间,到了洛剑离平时练武所在的校场,拿起拄在校场一侧的长枪就比划起来。

    战场上双方交战,还是这种长兵器比较占便宜,再则就是能甩出老远的鞭类。而剑类就显得有些短了。

    不过,在洛七姑传递给林听雨的记忆中,洛七姑不但擅使长枪,对于剑术也相当了得,概因洛利曾经说过,剑乃器中君子,不会使剑,将来必会被贵族士子们嘲笑。

    为此洛七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侵淫在剑术之上。

    林听雨耍了一会儿长枪,感觉这种长枪于洛七姑现在的身量来说还稍显有些重,因为才只按昨天仇师父教的练了一趟,她就已经气喘嘘嘘了。

    论起武功的修炼,林听雨其实有很多心得。她在其他的任务中也修炼过许多次的武功,那些时空虽然比不得三级时空,但是万法殊途同归,武功的修炼还是有互通之处的。

    起初洛七姑并不太了解武功修炼内力的重要性,是以最开始,她都是象林听雨这样练枪法和剑术,对内力的修炼稍有忽略。

    这使得她最初的武功修炼事倍功半。

    林听雨决定这枪法和剑术暂时只稍作修炼,内力的练习应该放在首位。至于这个世界的文史兵法,林听雨因为拥有了洛七姑的记忆,可以说根本就不用学了。

    不过课还是要上的,而且,为免再度引起皇帝嫉恨,她一直表现得很低调。在最初穿越过来的一段时间内,无论武功还是文采,她都没有表现得太出众。

    很快先帝驾崩,新帝继位后的第二年洛家献上府中极为美丽的庶女,但是并未引起宇智文渊的注意,也没有影响到他打算裁撤东西两个将军府军权的决定。

    只是因为这两大将军府因为掌握朝政多年,势力早已经根深蒂固,宇智文渊想要将之拔除并非什么易事,所以拖慢了他下手的速度。

    林听雨就借着这段时间,靠着她过去修炼的经验,努力修炼武功。先行修行内力,让这副肉身的经脉先行得到内力的滋养,之后变得柔韧,再修炼剑术枪法等等之类的战技,进度就快了许多。

    “洛剑离”这个曾经在少年时就引起整个士子圈震动的人逐渐回归到人们的视野。

    除了仇师父所传授的武功之外,林听雨还暗中试着修炼了归虚武典。

    因为她在修罗扇里的神境修炼太阳守魂经,需得从最初阶的开始修炼,而且还相当有难度的样子。

    是以,她猜测,象她过去曾经几次修炼过的归虚武典,在修仙界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但是在这个三级时空里的凡人界,修炼之后说不定却是一种非常厉害的武功。

    她试着修炼之后,果然发现归虚武典所带给她的内力,要较仇师父传授给她的武功所得的内力要精纯许多。

    转眼又是三年过去,到了“洛剑离”护送嫡姐洛樱篱入宫的日子。

    在别人的眼中,洛樱篱是洛剑离的胞姐,可事实上,在洛樱篱眼里,无论是真的洛剑离,还是这个由“洛七姑”假冒的洛剑离,都只是洛府中庶出的贱人。

    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给她这个嫡系小姐垫背用的。

    只不过,为了不让别人疑心,也不让别人觉得她这个洛家嫡小姐没有肚量和眼界,所以,她表面上向来对洛七姑和其他庶女们很好,早就在贵族圈中混出个温婉大度、懂事体贴的贤名。

    不过,这只是表象罢了。那些庶女们时常被她打骂,但为了能够继续在洛府里生活,从来不敢对外说。

    本来洛樱篱是应该跟着其他众大臣家所出的女儿一起入宫参加三年一度的大选的,但是为了引起皇帝的注意,而且,作为掌管朝政多年的洛将军府,送女儿进宫,当然不能和其他的女子一起。

    这一点,其他的王公大臣就算心里不服气,却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是以,正当待选的女子们由太监宫人们带着,从皇宫侧门入宫待选之时,洛樱篱已经做着宫轿,由“洛剑离”护送着,直接从另一侧的宫门抬进了宫中。

    对于只是在父亲军中参加过少许小战役、还并未真正地投身军中的洛七姑来说,这是她第一次进宫见到皇帝。

    林听雨都感觉到这副肉身骨子里透出的紧张和激动。虽然对于洛七姑来说,这种场景已经经历过一次,但是她的残魂仍旧在为此事而震动着。

    林听雨为免被原主的情绪干扰太多,影响到她自己先前拟定好的计划,努力地在心底里安抚着自己,实际上是在安抚这副肉身体里残留的原主残魂。

    那个残魂终于冷静下来。

    林听雨感觉到心中的激动和因激动带起的肉身颤抖都渐渐止歇,终于松了一口气。不然以这样一副姿态去见那个眼睛长在头顶上、完全不知进退的莽撞皇帝宇智文渊,非得被宇智文渊看扁不可。

    林听雨把身板挺得笔直,漆黑的眸中充满了自信,甚至眼角眉梢间还带出几分鄙夷之色,打量着这皇宫中的一切。

    此时的她,并不是洛七姑,而是那个洛将军唯一的儿子洛剑离,掌管三代朝政的洛将军府的唯一继承人。这大好江山的一半是属于她的。

    林听雨如此给自己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胸中已经充满了骄傲与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