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627 庶女天下(十)

正文 1627 庶女天下(十)

    她道:“陛下,剑离虽是莽撞,但欺君之事是断不敢做的,还请陛下饶恕他昔日冒犯之过。”

    “朕是说万一。”皇上道,“万一你这个弟弟与朕拼杀在一起,你是护着朕,还是助朕将他斩杀呢?”

    洛将军府离着皇宫仅有数里之遥,这几天来林听雨其实一直借助无限妙音听着宫里的声音。她仅能听到远远传来的说话声,其他的细节听不太清。

    但是此时皇上的问话,她却是听得极为清楚,不由得心中冷笑起来,暗自揣测道:“洛樱篱,这个问题你会怎么回答呢?”

    洛樱篱想了片刻,便道:“陛下,臣妾入了宫,就是陛下的女人了,陛下是臣妾的夫君,是臣妾的天,臣妾凡事当然要以陛下为重。”

    这个意思,便是要舍弃洛府唯一的男丁,宁肯洛府无后了。皇帝垂下眼睑,掩去他眸中闪过的神色。不过,那天看那个“洛剑离”对洛樱篱这个姐姐却是异常尊崇呢。

    皇帝接下来的表现,似乎对洛樱篱的回答颇为满意,亲自起身将她扶起,拉着她同坐到饭桌前,继续与她共进晚膳,却不再提起洛剑离这个貌似扫兴的话题,而是另起话头,讲起一些诗词曲律方面的问题。

    这个皇帝,现在没有被洛樱篱迷惑得神魂颠倒,似乎也不似洛七姑在的那一世那般糊涂了。林听雨听着传过来的两人聊天的声音,心中暗想。

    她隐约觉得,皇帝问出这样一番关于洛剑离的问题,必是大有深意,似乎是在考量着什么。

    说来话长,其实此时离洛樱篱第一天进宫还不到半个月。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洛利在外面偷偷养了两个姨太太;洛樱篱成功“劝说”父亲洛利帮助皇帝逼迫魏虎交出京西的土地;洛樱篱还“暗中使计”助皇帝成功任务两名副将在洛利的西北大军之中,成功在西北大军中安插了钉子。

    虽说半个月的时间不长,但发生的事还真不少。

    洛利入宫探望女儿,大发雷霆,与洛樱篱大吵了一架,为的就是皇帝的那两名副将之事。这本是父女两人事先商量好的,为了让洛樱篱成功取得皇帝的信任,助洛樱篱彻底得到皇帝的心。

    只是两人到得后来,竟是把假戏变成了真做,父女两人真的闹得不欢而散。

    原因就是洛樱篱在洛利离去之前,跟他提起了弟弟洛剑离。

    “父亲,”此事原是计划之外,是以洛樱篱压低了声音道,宫中服侍的人在洛利来时已经被她遣退,此时宫中就只他父女二人。“你能不能管管剑离,让她别老是乱来?”

    洛利脸色立刻一寒,道:“她怎么乱来了?”

    洛樱篱还以为父亲是为“洛剑离”乱来的事动怒,是以回答道:“上回进宫,她的言行冲撞了皇上,着实把皇帝气得够呛。我看就是因为这件事,皇帝对我始终没能……”

    “这么说,为父与皇帝不睦,对皇帝多有得罪。皇帝始终没能过分宠爱你,也是为父的不是了?”洛利冷声质问道。

    这本来就是他们父女说好的事,洛剑离和他父子一条心,这有什么不对了?你这个姐姐现在没能按原计划让皇帝对你百分百地信任,结果就怨起人家来了?

    洛利的脸色分外难看。此时在他看来,“洛七姑”虽然是个假儿子,可是她的见识胆量与她的双胞胎哥哥相比丝毫不差。

    虽说她不是嫡女,但是能为他这个父亲和整个洛府设身处地地着想,而且她又女扮男装在人前是洛家嫡子,理该得到他分外看重。

    是以,如今听洛樱篱说起“洛剑离”的不是,而且还是“洛剑离”冒犯皇帝这件事,洛利当然会不高兴。

    他自己在朝堂上冒犯皇帝都不知多少回了,他的“儿子”在后宫里冒犯一下皇帝又怎么了?那皇帝算什么东西?难道还能跟他那个处处为洛家将来考量的女儿相比?

    “父亲,女儿不是这个意思……”洛樱篱为洛利表现出的怒意有些震惊,以前她提起洛七姑,洛利可是一向很不屑的。

    不过转念一想,她就觉得,应该是她说的“冒犯皇帝”这件事。她知道洛利一直为先帝害死洛剑离这个洛利的唯一儿子而对皇家愤恨非常。

    她道:“父亲,女儿只是觉得咱们现在应该以大局为重,不要让洛七姑坏了咱们的好事。”

    洛利道:“那孩子能坏了你什么好事?”见洛利又想开口,他一甩袖,好不耐烦地道:“好了,别再说了,为父怎么教育儿子还用得着你这个女儿来教?你好好地在宫里待着,做好你该做的事就行了,其他的事你少管。”说完直接转身就走了。

    就算洛樱篱再傻,也看出洛利确实是动了真怒。

    按理说,洛利不应该会为一个假冒儿子的庶女与她这个向来被看重的嫡女闹不愉快;以前他确实也最为偏爱她这个嫡女,对那些庶女完全不看在眼里,今天是怎么了?

    她还不知道,林听雨这些天来在洛利跟前多有活动和表现,早就让这个权利至上和一直盼儿子的父亲另眼相看,分外倚重了。

    话说,若非是她这个嫡女入宫,离得洛利远一些,还轮不着林听雨这个假儿子在父亲面前表现和尽孝呢。

    如今皇帝既然没有被洛樱篱迷得神魂颠倒,行事自然也不会象上一世那般糊涂。宫中他的眼线也有不少,这边刚刚吵完架,就已经有消息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

    “哦?洛樱篱和那个洛利大吵了一架?先开始是为了两名副将的事,后来是为了洛剑离?”皇帝听到手下禀报,不由得挑了挑眉,眸中带了几分玩味,后来竟然挑唇笑了起来。

    “皇上,您在笑什么?”皇帝贴身服侍的小太监尔冬好奇地问道。

    皇帝凉凉地瞟了他一眼。

    尔冬立刻道:“是奴才多言,皇上恕罪。”他在皇帝身边服侍了这么多年,深晓“好奇心害死猫”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