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632 庶女天下(十五)

正文 1632 庶女天下(十五)

    “哈哈。”林听雨不无鄙夷地笑了一起,“既然皇上有兴致,臣当然要奉陪到底。”说着也是不甘示弱地从校场一旁的武器架子上随手就拿起了一把长枪。

    皇帝见她竟然也拿了一把极重的长枪,并不去选择更适合力弱之人使的用长剑等武器,眸中闪过一抹光芒。

    林听雨心道:“宇智文渊,你觉得本小姐身为女流,力气上必定输于你,那可是大错特错喽。”

    那尔冬眼见这一君一臣都打得昏天黑地了还不肯罢休,早就在一旁急得团团转了。想了想,他赶紧对着一边的小太监耳语了几句,那小太监便急匆匆地离去。

    林听雨的无限妙音捕捉到那个小太监正朝洛樱篱所居的洛篱宫跑去。

    虽则因为林听雨暗中使了小手段,让洛樱篱没有象洛七姑在的那一世那般完全笼络住宇智文渊的心,但洛樱篱这段时间的努力却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

    皇帝已经赐她单独的宫殿居住,并赐此宫名为洛篱宫。虽然洛樱篱此时尚没有被皇帝宠幸,亦未得什么封号,但是她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已经由此事彰显出来。再加上她出身洛将军府,宫中可没有人敢轻视她。

    林听雨心中冷笑,手中的长枪丝毫不缓。她可不是初次习武的洛七姑,早就想到了女人力弱,与男子交手时必定会被对方利用这一点,是以穿越过来后的这些年里,她着重练习了自己的体力、耐力以及载重力。

    她的力量之强大与持久力,丝毫不比任何武功高强的男子差。

    是以,宇智文渊很快就发现,他打算以自己男子强壮的优势来压制眼前这个女人,根本就是痴心妄想。可是,他对林听雨不但没有半分恼火,反倒由衷地升起一种敬佩。

    真正的强者,是不分男女的。宇智文渊就算是身为帝王,但仍旧是一个人,是人,就会自然而然对强者本能地产生一种尊敬和神往。

    他看着林听雨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深,脸上也漾出几分情愫。

    就在此时,林听雨却突兀地长枪一挥,退出了战局。

    “不打了。”林听雨喝道。

    皇帝正为自己短时间内无法击败她而懊恼,打得还不尽兴,急道:“怎么不打了?”

    就在此时,一道清丽如莺啼的女子声音朗朗地道:“臣妾洛樱篱求见皇上,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敢情是你嫡姐来了,你得收敛了。皇帝心道,对于洛樱篱的打搅有些不快。

    他早就注意到,“洛剑离”对于这个长姐极为尊重,甚至比对他这个皇帝还要更加敬重几分。

    他猜测,以“洛剑离”这等的武艺才能,竟能对洛樱篱这般敬重,想来这个洛樱篱在洛家的地位很不简单,有很强的话语权。

    而且洛樱篱这个女人,也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不然象“洛剑离”这等的武艺才华,连皇帝都不太放在眼里,一口一个“昏君”当面叫的主,怎么可能会对一个普通的女人恭敬如斯?

    林听雨已经负枪在后,朝洛樱篱好不恭敬地施了一礼。

    看到她对洛樱篱这般恭敬,宇智文渊竟然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堂堂一代帝王,在这个洛剑离眼中,竟然连个洛樱篱还不如?

    洛樱篱何德何能?她不过是在他耳边出了几个谋,而这几个谋让他成功斗败了洛利几次而已。

    想到洛樱篱献的几个计,都成功让他斗败了洛利,宇智文渊脑中突地又想起方才提起收回慧民书院和京东棋馆时“洛剑离”脸上闪过的那抹得意的笑容,让他脑中有电光一闪即过。

    “咳咳!”林听雨那里轻咳了一声,示意皇帝,她的嫡姐洛樱篱还跪在那里行着礼呢。

    皇帝没叫起,洛樱篱万万不敢起来,此时都已经跪得腿都酸了,额头上也流出了汗。

    尔冬有点后悔,是他让小太监去把洛樱篱找来的。

    尔冬虽是奴才,可是最有眼力见儿,早就看出那个洛剑离表面上对皇帝毕恭毕敬,可是他和他那个老子洛利一样,骨子里对皇上根本就没半分尊敬。

    看到皇帝与洛剑离斗得不分胜负,他真担心洛剑离把皇帝给伤了,这才着急麻慌派人去把洛樱篱找来。

    在尔冬看来,洛樱篱对皇帝是一番真心,而她这个弟弟洛剑离对这个嫡姐也极为尊敬,所以她一来,说不定就能让这对君臣化干戈为玉帛。

    不过,现在看来,他这份好心虽然解了皇帝的危,却是让皇帝很不高兴。

    皇帝那里早就凉凉地瞟了他好几眼,吓得他一直都将头埋得很低,愣是一声都不敢出。

    “平身吧。”皇帝终于懒洋洋地道了一句。

    林听雨赶紧上前扶起洛樱篱,只是洛樱篱觉得她惹得皇帝不高兴,害她在那里跪了半天,心里恼她,将她推开。

    不想洛樱篱跪得腿酸,没人扶着就摇晃起来,险些摔倒,到底还是被林听雨给扶住了。

    姐妹两个这番细节落在皇帝眼中,皇帝只觉得这个洛樱篱虽有贤名在外,据说对庶出的姐妹们都极为大度体贴,但这传闻真实度有几分,可是有待商榷。

    他已经察觉出,洛樱篱对自己这个女扮男装、代替嫡子托起整个洛府未来的妹妹并没有什么感情。

    在他那日晚膳用“你是选弟弟还是选朕”这个问题来试探洛樱篱之后,他就总有种感觉,觉得洛樱篱这个女人其实是个薄情寡义的女子,对她的父亲是如此,对她的姐妹们亦是如此。

    他觉得象“洛剑离”这样,明明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却要扮成男装,不能象其他的姐妹那样梳妆打扮,穿漂亮的衣服不说,还要从小苦练武功,学习那些枯燥的文史,承担起男子才应该承担的责任,为了洛府可说是牺牲多多。

    她为洛家牺牲了这么多,洛家唯一的嫡女对她却是这般冷漠无情的态度,可见这个洛樱篱并非什么重情重义之辈。

    面对权势富贵,洛樱篱这种女人,多半什么都能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