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634 庶女天下(十七)订阅过两千加更

正文 1634 庶女天下(十七)订阅过两千加更

    呃,他是在为这个女人担心吗?宇智文渊突地醒悟到这一点,把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却听林听雨呵呵笑道:“陛下放心,臣并不是陛下这般的昏聩之人,知道应该怎么‘进退’。”

    她把“进退”二字咬得极重,让宇智文渊的心顿时重重地一突,这女人是在讥讽他不知“进退”吗?

    宇智文渊瞪视着林听雨半晌,幽幽地道:“你有什么重要的亲人掌控在洛樱篱手中?”

    林听雨心中暗自惊叹,这个皇帝在清醒状态下,脑瓜还真是挺厉害的。猜想洛七姑在的那一世,若非是被洛樱篱骗取了真心,绝对不至于昏聩成那般。

    林听雨沉默不答。但宇智文渊已经知道了答案。

    “朕想办法替你解救了那个人,如何?”宇智文渊道。

    林听雨悠然笑道:“对于一个已经自身难保的人,臣该如何相信他有这个能力呢?”

    宇智文渊听罢苦笑起来,道:“你说的没错,无论是魏虎还是洛利,都在想方设法地想要完全控制住朕呢。不过,他们两个彼此忌惮,只要他们之中的一个不倒,另一个就不会对朕下手。”

    这个皇帝还真不是那么昏聩嘛!林听雨心道。

    她道:“你这昏君还真是有意思,我也是洛家的人呢,是洛利的女儿,你对我说出这样一番话,不怕我传到洛利耳朵里,然后让你陷入险境吗?”

    宇智文渊道:“你会吗?”

    林听雨不置可否。

    宇智文渊道:“朕都没将你是女子的事说出呢,你会将朕说的这番话说出去?”说完,竟是笑了起来。

    林听雨奇道:“你笑什么?”

    宇智文渊突地话题一转,道:“尔冬一向不大喜欢你,你刚才为什么拉开他,让他躲开了朕抛过去的砚台?”

    林听雨道:“他不过是个奴才罢了。”

    宇智文渊却道:“且不说这皇宫大内,就说你们洛府,别说是一个奴才了,就算是你这个庶出的小姐,又有谁会去在意你的性命呢?”

    林听雨道:“我不需要谁去在意我的性命,我会想办法去保住我自己的性命。”

    “哦,你对自己的能力很自信。”宇智文渊道。

    “是啊。”林听雨道,“我拉开尔冬这事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你笑?”

    宇智文渊呵呵笑道:“一个与你半点干系都没有的人,你都会出手相助,何况是朕这个替你保守秘密的人。朕就算说出再多于洛府不利的话,你也不会去告诉洛利的。”

    林听雨翻着白眼,道:“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你却下出这样荒谬的定论。你要清楚,洛利可是我的父亲呢。”

    宇智文渊道:“是啊,可是对于一个原本不起眼的庶女来说,父亲真的很重要吗?重要的,其实是生出你的那个女人吧。”

    林听雨淡笑道:“看来,你真的没有昏聩到极点。”

    宇智文渊沉默了半晌,又有些失意地道:“其实,洛樱篱助我几次斗败洛利,原本就是你们洛家的计谋吧,想让洛樱篱得到朕完全的信任。”

    林听雨道:“看你这样子,很是失望哦。”

    宇智文渊道:“是啊,朕还曾经以为,洛樱篱这个女人真的很贴朕的心呢。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这计策是你提出的?”

    说着他抬起眼眸看向林听雨。

    林听雨淡淡道:“不是。”她只是在后来醒悟过来这是洛利和洛樱篱的计策而已。

    宇智文渊奇道:“那你得意什么?”

    林听雨道:“我何时得意了?”

    宇智文渊道:“刚才咱们比试的时候,朕提起洛樱篱助朕夺回慧民书院和京东棋馆时。”

    林听雨脸上再度现出得意之色,道:“我得意的是别的事。”

    宇智文渊瞪视着她半晌,突地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有些胆寒地道:“虽然朕收回了慧民书院和京东棋馆,可是这两个地方招揽的人才都是你们洛府的心腹,到时候朕自以为是贴心信任之人,却都是你们洛府的人。”

    “不错,正是如此。”林听雨道,“到时候你这个昏君将会被进一步架空,可怜的你还不知道,还自以为朝中充斥着你自己的心腹人马。”

    宇智文渊道:“这‘釜底抽薪’之计是你向洛利献的吧。”

    林听雨道:“是啊。既然他们已经计议好了前半截,我又何妨助他们借此事得到更多的好处。”

    宇智文渊道:“你就这么恨朕,想置朕于死地?”

    林听雨“哈”的一声冷笑,道:“你们害死了我的胞兄,居然还有脸这么问我。”

    “害死了你的胞兄?”宇智文渊剑眉紧锁,皱成了疙瘩,“此话怎讲?”

    林听雨道:“先帝,也就是你的父皇,毒杀了我的胞兄,真正的洛剑离,难道对这件事,你真的一点也不知情吗?”

    宇智文渊怔忡了一下,道:“这怎么可能呢?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朕怎么一点不知情?”

    林听雨道:“就是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当时真正的洛剑离也刚刚十二岁。虽然年纪尚幼,但是他的才学武艺已经在士子当中数一数二。”

    宇智文渊回忆说道:“听起来就是几年前的事,那时候父皇确实曾经数次与朕提起洛剑离,还说他少小聪慧,虽很年幼,但见识非同一般,颇具栋梁之材。

    可是父皇为什么要毒杀他?那时候父皇可是很看重他的,为了一试他的才学和见地,还特意召集京城的所有少年士子入宫觐见考较,当时朕也在场的。”

    那时候的他,从来没想过“洛剑离”这个名字有一天会被他这么看重。

    洛七姑的记忆里没有被皇帝召见这一件事,猜想这应该是洛剑离身亡之前的事,是真正的洛剑离参加了这次召见。

    宇智文渊又陷入到回忆当中,开口道:“依朕之见,你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朕的父皇虽然确实忌惮东西两大将军府,也确实因为他们权侵朝野而不太想看到两大将军府子嗣繁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