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638 庶女天下(二十一)月票四十加更

正文 1638 庶女天下(二十一)月票四十加更

    “明日朕就下旨,封他为西北中郎将,派往西北军中去参战。只是你父亲那里,得由你自己去游说,朕可不想被他埋怨。”皇帝接着说道。

    洛樱篱道:“皇上放心,父亲知道剑离有机会建功立业,肯定会很开心,哪还会埋怨皇上?”

    皇帝心中却在冷哼:你们洛家的人只想着稳稳掌控朝政,哪里会去想什么真正地建功立业?

    老实说,听皇帝答应下来,洛樱篱心中又有些犹豫了。她提出这个建议,其实是想试探一下皇帝。

    这个皇帝当初对“洛剑离”一直很关注呢,后来更是一旨令下将白丁的“洛剑离”升为三品近身带刀侍卫,贴身守护在他身边。

    如今他又给“洛剑离”一定的兵权。出于女人的直觉,洛樱篱总感觉皇帝对她这个假弟弟总有着一种让她摸不清看不透的特别情感。

    但皇帝既然答应派洛剑离去西北参军,似乎对洛剑离又没有什么特别。他对洛剑离好些,难道真的只是看在洛剑离是她弟弟的情份上?

    事实如皇帝所料,当日午后,樱嫔召见洛将军时,与洛利提起派洛剑离去西弱的事,立刻得到洛利的强烈反对。

    如今洛剑离刚刚掌握了东北军的兵权,掌控未稳,可是却要往西北军中去参战,并不是什么好事。

    洛利道:“樱篱,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也不与为父商量商量,就擅自做主向皇上荐言?”

    洛樱篱道:“父亲,不过是一个贱婢诞下的庶女而已,您还真把她当成了您的儿子了?她此去西北军中,若是真正地建立功勋,自然而然就能稳稳地掌控东北军了。

    再说,那西北军乃是父亲您的直属,他们自会把她保护得好好的,到有功可分的时候也会把大头算到她的头上,这又有什么不好?”

    她虽这么说,洛利却隐隐地感觉洛樱篱的想法并非如此简单。自打她入宫之后,洛利就觉出她对“洛剑离”存着极重的敌意。

    这让洛利不自觉地就想起在洛樱篱入宫前一晚,“洛剑离”与自己的那场秘谈。虽说是秘谈,但是他洛利有什么心思,柳氏和洛樱篱应该早就清楚。

    他可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臣子,他想做皇帝很久了。柳氏对此应该早就心知肚明。洛樱篱必然也知道这一点。

    如今洛家子弟当中,除了洛樱篱可为他所用之外,也就只有洛剑离这个孩子,与他极为贴心不说,文才武功也都不差,将来在他自立称帝时必能发挥重要作用。

    只是洛樱篱如此不喜“洛剑离”,竟在这夺取魏家兵权之际要将“洛剑离”派往西北,这可以说是暂时将她调离了政治中心,让她无法参与到击垮魏家这件大事之中。

    那,皇帝再度夺取的魏家兵权会落到谁的手中?莫不是要落到洛樱篱自己心腹的手里?柳氏在洛家经营这么多年,洛家的子侄或亲信当中,自然也有她的心腹。

    而柳氏只有洛樱篱这么一个女儿,这些心腹当然也就是洛樱篱的心腹。洛樱篱想要自己掌权,多半是不会让他这个父亲有机会登基称帝地。

    想到此,洛利便道:“此事待议。若是皇帝真的下了旨派剑离往西北,为父会暂时让剑离称病。”言罢一甩袖就走了。

    洛樱篱气得险些一口血喷出来。她再不济,如今已经是一个嫔,身份尊贵要在将军之上。洛利居然如此将她完全不放在眼里,实在是让她怒火中烧。

    她也不想想,就算是皇帝宇智文渊,洛利又何曾放在眼里过?而她只是皇帝的一个嫔,又是洛利所出的女儿,洛利哪里会看重她。

    洛利所看重者,是那些能够助他登基为帝的人;而不是想要与他争夺权利的人。

    洛樱篱想起她初入宫时,皇帝看她的眼神,总感觉是在透过她寻找着什么人的影子;再回想皇帝这几个月来对“洛剑离”的诸多举动,似乎对“洛剑离”竟是出奇的喜爱看重;如今再看看原本极为重视她的父亲洛利对洛剑离的态度,这深深地让洛樱篱产生了一种危机感。

    她正想召母亲柳氏进宫商议此事,不想母亲柳氏竟匆匆地来到了宫外,请求入宫拜见,这让洛樱篱心头一惊。

    柳氏向来处事不惊,身为洛将军府的正妻,无一嫡子所出却仍旧稳坐正妻之位,手段可想而知。

    传讯的太监将“匆匆”二字用在她母亲柳氏身上,洛樱篱怎能不惊?她赶紧传旨让其母入宫。

    本来象柳氏这样的外命妇想要入宫,都需要特别的请旨,但是洛将军府如今身份特殊,洛樱篱又被皇帝宠爱至极,柳氏入宫拜见,只要洛娘娘允许了,自然是无人敢拦。

    洛樱篱得宠后,柳氏时有入宫,但距上次也近两月。

    乍一看到两月未见的柳氏,洛樱篱惊讶于柳氏脸色的沧桑,忙上前将行礼的母亲扶了起来,道:“娘,家中可是出了什么事,您的脸色怎么会这么差?”

    “娘娘!”柳氏唤了一声,就眼泪盈眶,好不委屈。

    洛樱篱忙道:“娘,到底出了什么事?”

    柳氏道:“你可不知道,你爹他竟然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秘方,让那小柳氏又怀了孕,我对此事竟然一直不知情。前几个月小柳氏患了会传染的恶疾,怕传染府中的其他人,因此被你父亲暂时送到别院调养,我也没多做他想。不想竟是她怀了身孕,根本就不是什么恶疾。”

    洛樱篱一听脸色顿时难看不已,道:“那孩子已经几个月大了?”

    柳氏道:“你爹说已经快六个月大了。算起来,应该正是你入宫后半个月到一个月那功夫怀上的。当时你爹确实往她房里去过几次,我想小柳氏这把年纪,怎么可能还有希望,也没太放在心上,没想到竟是怀了种。”

    洛樱篱道:“娘,她以前又不是没有诞下子嗣,生了儿子你就带在身边教养,认你为母便是,何必心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