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645 庶女天下(二十九)

正文 1645 庶女天下(二十九)

    他道:“事实上,您提起的数年前的那段时间,以及三天前开始到现在,这两个时间段,素姨太除了会常往夫人院子里去之外,行程与平时并无什么不同。”

    这话让洛利骇然一震,道:“什么,你的意思是?”难道给素姨太毒药的是夫人?素姨太其实与柳氏并没什么交情。二十年前,素姨太因为流产了一个成形的男胎伤心过度,导致她神智有些不大清楚。

    老夫人怜惜她,特准她连请安都不必了,好生在自己院子里养着就好。是以,她不同于其他的姨太,每天还要往老夫人、夫人院子里去请安。

    她平时都待在自己的院子里,由丫环服侍着,不过就是在等死而已。此人说素姨太在事发的这个时间段,常往柳氏房里去,这点,确实不太正常呢。

    洛利瞪视着负责调查此事的心腹,脑中一片空白。但很快,过去曾经有些想不明白的事,在这一刻也突兀地变得特别的明白。

    难怪洛剑离死后,柳氏会那么快地就想到让洛七姑来顶替洛剑离,敢情是她早就知道洛剑离会死了。

    “可还有发现其他什么?”洛利咬了咬牙,又问。

    那人影正待开口回答,却听门外响起急切的敲门声,听声音乃是洛利的心腹管家:“老爷,不好了,宫中的尔冬总管来了,说是大小姐在宫中不知怎么就失了心,满口说糊话,皇上请您赶紧往宫里去一趟。”

    洛利听得脸色一变,那句“满口说糊话”让他着实心惊胆颤了一下,要知道洛樱篱可是知道不少洛府的秘密。

    而且,她此去宫中,也是背负着使命。若是她满口乱说,将她与洛利合谋骗取皇帝真心、尔后再将皇帝逼宫退位的计划说出来,那可就闹大发了。

    洛利一挥手就让那个暗卫退了下去,自己则急匆匆地让管家换了官服,想了想又命人唤上林听雨,带着林听雨一起往宫中去。

    坐在轿子里,洛利虽然心急知道洛樱篱到底出了什么状况,但是这事再急也只能等到了宫中再说。

    此时,他与林听雨同乘一轿,便借机与她低语道:“你兄长的所谓鬼影,八成是凶手搞出来,想以此来混乱人的耳目,待你出事后,找个理由说是你被你哥哥带走的,这样就没人疑心你死时的症状与你兄长相同一事了。”

    林听雨急道:“可查出到底是谁干的?”

    洛利默了一下,才道:“已经查明毒水和鬼影皆是出自素姨太那里。”

    “素姨娘?”林听雨故作一惊道,“可是孩儿听说,那个素姨娘曾因滑胎而得了失心疯”

    “是啊。”洛利无奈地道,无论如何,他都有点不敢相信竟然是柳氏对他宝贝儿子下的手。他已经让小柳氏交出儿子,放在她的膝下抚养,将来这个孩子也只认她为母亲,她为何还要下此毒手?

    可是,他又仔细想想他这许多年,明明纳了不少妾室,纵使这些妾室了有身孕,也少有能保下来的就算保下来,但儿子也夭折了好几个,只剩下洛剑离,最终还是没能保下。

    这点,本就有些可疑。若非是有人专门下手残害他的子嗣,怎会如此呢?

    以前他一直怀疑是皇家动的手。可是,他派去调查此事的心腹暗卫怀疑的却是他的正妻柳氏。洛利因为还没能知道详细的情况,也没有掌握证据,是以并未跟林听雨提及素姨太最近常去柳氏房里的事。

    只是素姨太竟然常往柳氏那里去这事连他个当家的家主都不知情,想必素姨太往柳氏房里去时必是极为隐秘的。姨太去夫人房里请安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种事何必隐秘行事呢?这本就是一个非常大的疑点了。

    洛利的轿子很快就到了宫外。按规矩他身为大臣,在宫中不得坐轿,便与林听雨下轿步行,由尔冬带着他们匆匆地就到了洛篱宫。

    只是刚到宫门口,林听雨和洛利就全都清楚地听到宫内传出洛樱篱近乎疯癫的喊声:“我真的看到了。你们相信我,我真的看到了,是他,是他,洛剑离,他回来了,他的鬼魂找上我了。可是这事与我没关系,不是我干的。

    是我娘,是我娘柳氏,她说弟弟是个狼心狗肺的,她养大了,如今反倒要来咬她,娘说他本就该死,才在他的洗澡水里下了药。

    这事真的与我无关,皇上,你相信我,这事真的不是我干的。你跟那个洛剑离说,告诉他,他的死跟我没半点关系,不是我不是我”

    洛利站在宫外听到这歇斯底里的尖锐喊声,顿时有如五雷轰顶,脸色苍白地愣在了当地。

    那尔冬急道:“洛将军,您也听到了,洛剑离将军好好地站在这里,可是洛嫔娘娘她却一口一个唉,皇上也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她一直喊着说看到了洛剑离将军的鬼魂,说是洛剑离将军的鬼魂找上她了,这这不是糊话是什么?

    您就别愣在这儿了,赶紧进去看看吧。看看洛嫔娘娘还认识您不,是不是想家才这样的呀?”

    “父亲,父亲,您您听到了姐姐在说什么吗?”林听雨故作六神无主地问,脸上也适时地现出悲恸震惊的神色,“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洛利虽然从暗卫那里听说此事可能与柳氏有关,但终究还没看到确实的证据,是以觉得可能是有什么关节搞错了,这才令暗卫怀疑到柳氏头上。

    可是现在听到洛篱宫中传出的洛樱篱那尖锐的充满着恐惧地叫声,他没办法不相信了。要知道洛樱篱是柳氏诞下的唯一子嗣,与柳氏也向来贴心。

    柳氏的许多秘密,他洛利这个夫君不一定清楚,但洛樱篱这个女儿却肯定知道大半。而且还有可能是母女两个合谋。她们母女,始终都是一条心的。

    听到林听雨的声音,洛利勉强稳住心神,拉起了林听雨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