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595 千回记(十)

正文 595 千回记(十)

    她情愿象池琳那样与所爱的人拉大锯扯大锯地拉扯着,也不愿意象现在这样和展拓永别。 甚至她连展拓的尸骨在哪里都不知道。

    她正晃神的功夫,忽地就听楼梯口传来脚步声,应该是有人上楼了,听声音还不止一个,可能是另外有客人来了。

    “骆大少,你居然请我吃西餐!”有一个爽朗的男子声音传上来。

    “有什么不好吗?”另一个透着磁性的男中音说道,是林听雨所熟悉的声音。

    可是林听雨懒洋洋地,没有动,仍旧望着窗外,静等着服务生给她上菜。

    那爽朗的男子声音道:“只有两个男人坐在一起吃西餐很别扭吧。要是你我各自带了女朋友,这感觉还差不多。”

    那男中音笑道:“呵呵,你上个月不是新交了个女朋友吗,下咱们就带着各自的女朋友来好了。”

    爽朗的男子声音道:“那个啊,我已经吹了。”

    男中音道:“就知道你是这样。我说你,静下心来好好地交一个女朋友吧,不要这样胡闹了。”语气带上了几分严肃。

    爽朗的男子道:“哎呀骆大少,这个问题咱们不知道讨论了多少了,今天可是我刚国,咱们可别为这事闹得不开心。 ”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走了上来。然后那爽朗的男子声音突地轻呼了一句:“哇塞,有美女耶!骆大少,你先找座位,我去跟美女打声招呼。”

    林听雨便惊觉眼前一闪,一个壮硕俊郎的青年男子已经坐到了自己所在桌子的对面。

    林听雨看着他有瞬间的愣神。

    “你好,我叫程浩,不知道可否冒昧问一下小姐芳名?”男子表现得风度翩翩,笑容可掬,开口说道,露出一嘴整齐的白牙,一看就让人心生好感。

    “陈浩?!”林听雨还处在忆当中。听了男子自报家名,重复着男子的名字,居然又愣了愣。但很快,她就醒悟过来。眼前这个人是叫程浩,而非是她曾经穿越过的三十世纪大上海的那个“陈浩”。

    她甜甜的笑,道:“我叫赵丽娜。”

    程浩无比热情地道:“原来是赵小姐。刚才我见赵小姐好象心情不太好,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吗?”

    “有这事吗?”林听雨故作茫然地说道,“其实。我刚才只是在想,一加一是等于二还是等于三。”

    “呵呵。 ”程浩笑起来,道:“这个问题不是很好答嘛,没生孩子之前是一加一等于二,生了孩子就是一加一等于三啦。”

    “啊?”还有这种说法?林听雨微惊之下,不由自主地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咳咳!”一直在不远处旁观、且彻底被晾了的某人不悦地轻咳了一声。

    程浩不耐烦地道:“哎呀骆大少,你先去找座位坐,我跟美女聊两句就过去啦。”

    林听雨这时才做出一副刚看到骆宾的样子,道:“咦,没想到骆总也来这儿吃夜宵。”

    程浩奇道:“怎么。赵小姐和骆大少认识?”

    林听雨脸上的笑容颇为耐人寻味,道:“我是骆总的前任秘书。”

    “秘书?还是前任?”程浩嘀咕着,目光从骆宾脸上和林听雨脸上来打量,脸上透出几分怪异的神色。

    片刻后,他问道:“你现在是在外地工作吗?”

    林听雨哑然失笑,看来骆宾喜欢将那些对他有所企图的女职员调到外地去的事,连程浩都知道啊。

    “没有。我失业了。”她坦承地说道。

    “啊?”程浩惊得一愣,好象变脸一样的,脸上立刻现出极为畅快的笑容,道:“哦。正巧我刚z市,而且还是单身,没有女朋友。赵小姐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想必你也是单身吧。”

    林听雨淡笑不语。

    见她沉默。程浩又忙不迭地道:“也许你还不知道,我们程氏的背景可是丝毫不比骆氏差的,甚至可以说,要比骆氏强上不少。

    而且,我老爸就我一个儿子哦,将来整个程氏都是我的。可是骆大少就不一样了。骆氏是他爷爷的,他爷爷又有两个儿子”

    “程浩,你的话是不是太多了点儿?”骆宾忍无可忍,愠怒地打断了他。就算想泡赵丽娜,也用不着把他们骆家的事当做谈资吧。

    程浩道:“骆大少,这都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你就不要怕赵小姐知道了。”

    林听雨笑道:“程先生,就算你不说,这些事我也都知道的。”

    程浩道:“你既然知道,那就考虑一下我呗。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象骆宾那样让你失业的。就算是失业,也绝对不会让你面对物质上的困扰。”

    林听雨却道:“谢谢程先生的抬爱,可惜我并不曾面对物质上的困扰。”

    程浩便保证道:“感情上的困扰我也绝对不让你面对。”

    林听雨有些无奈,正巧服务生将她点的餐点端了上来。她向程浩抱歉地一笑,道:“对不起,我要吃饭了,程先生方便的话,可以坐到别处去吗?”

    程浩嘴角抽了一下,面上闪过尴尬之色,却道:“既然大家都认识,何不在一起吃?服务生,把这位小姐的餐点端到那边那张四人桌上去。”

    林听雨却示意服务生不用动,道:“程先生,恐怕骆总并不想要跟我一起用餐哦。”顿了一下,又道:“还有,我今天想一个人用餐。”

    程浩知道再说下去也没用了,脸上难掩失望,只得说道:“既然赵小姐坚持,那我也不好勉强。”说完看了一眼骆宾绷得跟冰块似的脸,“跟那家伙吃饭实在是无趣,不然我也不会这样力邀赵小姐一起用餐了,希望赵小姐不要介意才好。”把刚才坚持要和林听雨一起吃饭而引起的不快堂而皇之地推到了骆宾身上。

    骆宾的脸黑如锅底。

    林听雨抿嘴直笑。

    见林听雨脸上并没有怒意和不喜,程浩暗暗松了一口气,起身又递了一张名片给林听雨,这才离开,和骆宾一起坐到别的座位上去。

    林听雨将牛排吃完,提着包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