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597 千回记(十二)

正文 597 千回记(十二)

    骆宾单纯地把那些女人调离,之后就连她们死了他都不知道,这样的骆宾在林听雨看来,未免太过冷漠。

    所以,此时的林听雨看着前排座位上的骆宾背影,目光不免就显得有些清冷。

    骆宾敏锐地感觉到身后射过来的目光有些不对头,而且,他也听出林听雨说话的语气透着清冷和疏离。

    林听雨的问题,他没办法答,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那些女人现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程浩在旁边打着哈哈,道:“赵小姐,你怎么这么关心骆宾过去的那些秘书?那些女人啊”

    “死了。”林听雨打断程浩,淡淡地说道。

    骆宾和程浩一时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两人都很漠然。程浩更是直接问道:“什么?”

    林听雨道:“我是说,她们全都死了。”

    嗞啦

    车子突然出一声轮胎擦地的刺耳声音,骤然停在了路边。骆宾一手紧握着方向盘,转过身,满脸震惊地看后排座位上的女人。

    这个女人的目光清冷无情,没有半点赵丽娜昔日面对他时的炙热与温情。

    骆宾费了好一会儿功夫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却不免有些颤抖,皱眉说道:“你在说什么?”

    林听雨噗哧一笑,无比轻松又充满俏皮地说道:“没什么。”

    “唔赵小姐,玩笑可不是这么开的。”程浩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无奈地道。刚才,这个赵丽娜说话的口吻和看人的目光,简直就象一个冤死后又来讨债的女鬼。

    虽然“赵丽娜”临时改变了说法,可是,骆宾心里着实不舒服。

    骆宾开着车,将林听雨和程浩分别送了家,却没有自己的别墅,而是返了公司。开始翻看那些曾经被他调离花都的那几个女人的档案,然后连夜给那些女人所在外地的区域总经理打电话,询问那几个女人的情况。

    无一例外的,这几个女人。全都死了。这让骆宾震惊不已。

    怎么可能呢?这几个女虽然不是死于车祸,就是死于各种各样的事故,甚至还有一个女人是跳桃自杀的,但,她们不可能会这么巧合全都死掉吧。

    骆宾不能不将她们的死与自己联系起来。又想,既然他在得知这几个女人死掉的事之后都不自觉地将她们的死联系到自己身上,那么别人呢?

    骆宾浑身一震,赶紧拨通了电话。

    于是,凌晨不到四点钟,盘膝而坐、正用仙灵之力滋养肉身的林听雨就听到赵丽娜的手机响了起来。

    林听雨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现是骆宾,不由得冷笑一声,心道:“看来,这个男人还不是冷漠到了极点。”

    这点。到底是让她有些欣慰。

    她心里已经多少猜到骆宾为什么会在这么晚打电话给她,不过,接通电话后,还是问了一句:“喂,你好,骆总,这个时间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约个时间地点吧,我想跟你谈一谈。”骆宾的声音显得有点沙哑,道。

    本小姐还以为你要一直对我退避三舍呢。林听雨心想,嘴上却道:“好啊。有钱又多金的少爷居然要约我见面,我求之不得。你说吧,什么时候方便见面?我随时都有空。”

    这话,这语调。怎么听怎么感觉象是在调戏。骆宾虽然觉得很别扭,可是他更关心那些女人死掉的事,所以将林听雨调侃的话直接忽略掉,道:“那就明天下午四点半,勋爵西餐厅见。”

    勋爵西餐厅,就是晚上林听雨吃夜宵、并且偶遇骆宾和程浩的那家西列厅。

    林听雨道:“好。明天我准时到。”

    第二天,林听雨准时出现在那家西餐厅。

    “小姐,是一位,还是约了人?”服务生上前来,礼貌地问道。

    林听雨道:“约了人,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帅气大叔。”

    她的声音虽然没有特意放大,但也没有压低,这个时间,餐厅里的人实在有限,所以安静得很,导致她的话传得相对较远。

    于是,坐在几丈外的某人就听到了这句话,脸色瞬间一黑到底。

    林听雨已经看到了他,并且还热情地朝他招了招手,示意服务生那位就是她要找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服务生应该马上离去的,却忍不住朝坐在那里的某人特意看了一眼,目光正好撞到恨恨瞪过来的某人,服务生立时转移了目光,可是嘴角还是难以抑制的上翘,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非常的明显。

    林听雨已经在骆宾对面坐了下来。

    骆宾黑着脸瞪视着她,不就是比她大几岁吗?谁是大叔?

    林听雨却对他冷峻的面容视若无睹,将挎包随手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开门见山地问道:“骆总,约我出来有什么事?”

    骆宾收敛心情,将旁边的档案袋拿过来放在林听雨面前,道:“这是那几个女人的档案。”

    林听雨扫了一眼,道:“怎么?”

    骆宾道:“你是什么人?”

    林听雨沉默。

    骆宾直接说出自己的猜测:“警方的卧底?”

    林听雨不置可否。

    骆宾又道:“这些档案你早就看过了吧。”顿了一下,又道:“我听说,你曾经打电话给那几个分公司的总经理,跟他们打听这几个女人的情况。”

    见林听雨仍旧沉默不语,骆宾眉头皱了皱,道:“你们警方是不是早就暗访过他们?只不过你们的技术很强,所以他们神不知鬼不觉,都不知道警察曾经找上过他们。”

    这种事,骆宾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能够当上分公司总经理的人物,自然都不是软角色,怎么会连便衣找上他们问话,他们都没有察觉呢?

    这些便衣是怎么骗过这几个分公司总经理的?

    忽听林听雨淡漠地道:“骆总,您想多了,我不是什么警察,而且警察也没有找过你的那几个分公司总经理。

    我只是偶然翻看过我前面几任秘书的档案,现她们都是升职加薪,而且无一例外地去了外地,心生好奇,所以就跟那几个驻外的老总打听了一下她们的近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