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655 末世嚣行(八)

正文 1655 末世嚣行(八)

    “就这个原因?”林听雨问道。光这一点,不足以成为叶于飞想要拉着唐小莹双飞的理由吧。

    叶于飞又默了一下,道:“我……我不想打搅你,但又不能不去关注你,从一上高中开始……”说到这里,他的眼圈竟然莫名地红了起来。

    林听雨再度愕然。这位话里的意思是,他在一上高中的时候就对唐小莹有意思?

    为了确定自己的想法,她故意笑问道:“你是说,你对我一见钟情?”

    “这个,不应该算是一见钟情,其实是……”叶于飞看着林听雨,迟疑着,“其实是……”

    “怎么?”林听雨追问。

    叶于飞道:“我说了你会信吗?”

    林听雨奇道:“什么?”

    “你,”叶于飞好看的剑眉皱了起来,突然问道:“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林听雨浑身一震,骇然地想道:“怎么,难道这个少年居然能够看出我是穿越来的?”

    “是啊,现在的你也许会信吧。”叶于飞突然又扬唇笑了起来,显得阳光而且美好。

    林听雨纳闷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叶于飞道:“你相信人有转世,灵魂能够轮回吗?”

    林听雨蓦地瞪大了眼睛,隐隐感觉到什么,让她的心跳突兀地加快,血脉也不受控制地奔流。她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表露出异常。

    她假装淡定地道:“转世轮回,据说是有呢。你听过那首小诗吗?”

    叶于飞道:“哪首小诗?”

    林听雨望着他,目光灼灼,神情温柔且充满着希冀,开口念道:“人若真能转世,世间若真有轮回,那么,我爱,我们前生曾经是什么?

    你若曾是江南采莲的女子,我必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一朵。你若曾是那个逃学的顽童,我必是从你袋中掉落的那颗崭新的弹珠,在路旁草丛里,目送你毫不知情地远去。你若曾是面壁的高僧,我必是殿前的那一柱香,焚烧着,陪伴过你一段静穆的时光。

    因此,今生相逢,总觉得有些前缘未尽,却又很恍惚,无法仔细地去分辨,无法一一地向你说出。”

    “‘人若真能转世,世间若真有轮回,那么,我爱,我们前生曾经是什么……’”

    林听雨发现叶于飞的记忆真是出奇的好,她只念了一遍,叶于飞竟然一字不差地将这首小诗给复述出来。

    林听雨失笑道:“你居然将它全都记住了。”

    叶于飞点头道:“我现在的记忆很好。”

    林听雨道:“怎么,难道你以前的记忆不好?”

    叶于飞道:“不是以前,是以后。在我刚出生不久,有人曾经预言我以后可能会忘记以前所有的事。”

    林听雨又再笑道:“可是,在你刚出生不久,又能有什么记忆?忘记,是很正常的事吧。”

    叶于飞眨巴着眼睛。只有月光照进屋子的情况下,林听雨竟然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长长的睫毛。

    他道:“也许,在这世界上,只有我明白他的预言是什么意思。”

    林听雨盯着他,沉默不语。她很恨自己,她的无限妙音现在无法捕捉到任何人的灵魂波动。都到现在了,她为什么还是这么弱?

    “你在难过。”叶于飞突地说道。

    林听雨翻了个身,背对着叶于飞,扯谎道:“我有点想我妈了。”

    叶于飞幽幽地道:“别难过。也许在这一世遇到的人们,在你转世后的某一世会再次遇到。”

    林听雨试探着道:“可是,转世后人还会记得前世的事吗?就算是转世再遇,也不可能彼此认识了吧。”

    叶于飞道:“以前,曾经有人跟我说过,转世后确实会忘记前世的事,但只要牢牢记住某些关键的事,当你见到对方时,还是有可能会认出对方的。”

    “你呢,你有记得前世的事吗?”林听雨问,一颗心早就不听使唤地象过山车一样,呼啸着奔腾起伏了不知多少个来回。

    叶于飞沉默着,没有回答。

    “叶于飞,你怎么不回答?”林听雨追问。

    叶于飞反问道:“如果我说我记得,你会相信吗?”

    “会。”林听雨道。“如果你记得,你就给我讲讲你前世的事吧。”

    叶于飞再度沉默。

    林听雨转过头来看他,无奈道:“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叶于飞道:“有些事说不出来。我……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普通的凡人!是啊,其实我们都曾经只是普通的凡人!林听雨心道。

    叶于飞道:“有些规则,我挣脱不了。曾经有人对我说,有些规则,我就算永生永世地努力去挣脱,但仍旧挣脱不了。”

    林听雨记得叶于飞不止一次地说过“曾经有人对我说”类似的话,不由得问道:“那个人是谁?”

    叶于飞道:“谁知道呢?”他看着虚空,目光带着奇异的神采,“有时候我常常觉得,他就是我自己呢。”

    说到这里,他自嘲地轻笑了一声,又道:“小莹,我们做个约定吧。”

    林听雨问道:“什么约定?”无奈地躺回到沙发上,背对着叶于飞。到了现在,她是不是应该可以确定了?还是,其中会夹杂什么误会,导致她搞错了人?

    叶于飞道:“‘人若真能转世,世间若真有轮回,那么,我爱,我们前生曾经是什么……’”

    他又念起了这首小诗。

    林听雨奇道:“你很喜欢这首诗?”

    “嗯,”叶于飞道,“很喜欢。我们做个约定,牢牢地记住这首小诗,等到哪一天哪一世,我们忘记了彼此,我,或者你,不再记得对方;又或者我们见到对方已经无法辨识,我们就用这首小诗为记。

    只要牢牢地记住它,也许转世轮回后,忘记前世的我们再听到这首小诗,就会想起我们曾经有过的过往。”

    “好。”林听雨应道,同时心底里也重重地应了一声:“好。”

    只是这声应在她心底里刚刚闪过,过往的一段记忆突然窜进了脑海,令她不自觉地睁大了眼睛,唰的一下就坐了起来,眼中震惊之色难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