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602 千回记(十七)

正文 602 千回记(十七)

    如果贸然出手,不知道会不会把自己折在对方手里。

    但是,青庐的天师却将他的前世今生所生的事娓娓道来,让他知道了前因后果。

    为什么那些表现出对他有好感的女人都会在离开他、去了外地之后莫名死掉?

    因为那只强大的狐妖并不想就这样放过他们。她想要找到那个女子的转世,将她打得魂飞魄散,让她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就因为这点,那些女人不但死了,而且连灵魂也没有剩下。

    人类转世后,灵魂也会因为转世后的生活、样貌而生一定的改变。所以,那女子转世而来,灵魂已经变成了现在肉身的模样,不再是先前沐莲红的灵魂模样了。

    所以,那狐妖也是难以判断,哪个灵魂是沐莲红,因此直接来个格杀勿论,并且把这些女人的灵魂全都打散了。

    得知实情的骆宾觉得震惊至极之外,还赶紧追问他身边的狐妖是谁,潜藏在哪里等等?

    可是那个天师就是默了好半晌,才说了一句:“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信的,所以你也不要再追问了。”并且以天色太晚的缘故,将骆宾赶出了青庐。

    骆宾无奈,只得决定先家,等到明天天亮再来,好歹要问出那只可怕的狐妖到底藏在哪里,接下来可能会怎么做才好。

    可是,没想到驱车家的骆宾,竟然在这个十字路口看到一脸阴森狰狞的宁欣在追狼狈奔逃的“赵丽娜”的情景。

    看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宁欣脸上有残忍至极的笑意,而“赵丽娜”却是满脸惊恐,而且,看“赵丽娜”逃跑的方向,似乎是想从前方的小道穿过去,到达青庐。

    如此一来,骆宾哪里还猜不出什么。他震惊不已地瞪视着前方车窗外的两个女人,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实在无法相信。原来他一直以为是真心爱他的宁欣,居然可能是那个潜伏在他身边、准备将对他有好感的所有女人都要一个一个杀死、并且将之打得魂飞魄散的残忍狐妖?

    这让他情何以堪?

    看到骆宾的车骤然停在自己正在过的十定路口,宁欣也是震惊非常。

    按理说,她的妖识很强。若是有什么车、人在附近,或者正朝附近而来,她不可能现不了的。可是,为什么她就没能现骆宾的车正在驶过来呢?

    若是她想,整个花都的情况都有可能被她的妖识覆盖而探查得一清二楚。 没理由骆宾的车驶到近前、并且还因急刹车而出那种刺耳的声音后她才现。

    林听雨那里脸上的惊慌未去,但看到车上的骆宾,脸上的惊慌就变成震惊,然后又再变成惊慌。

    她匆忙地冲骆宾挥手,口中急切不已地大喊:“骆宾,快逃!快逃啊!”

    震惊中的骆宾这才过神来,看着那个一脸急切、让自己逃命的女人,一瞬间,他有些味过来。

    难道说,赵丽娜就是天师口中所说的。那个他追踪了几生几世的女人?

    他的一双眼睛顿时变得朦胧。原来,在他前世的生命里,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女人,为了他自尽而死;而他,也能真心以对,为了这个女人郁郁而终

    可是,在眼前这一幕出现,就在刚才他驾车家的时候,他还在想,那个他追踪了几生几世。这一世又追踪自己而来的女子肯定是宁欣。

    而这才几分钟的时间,宁欣却变成了那只杀人不眨眼的可怕狐妖。这实在让骆宾有些接受无能。

    愣怔的他,对于“赵丽娜”的急切提醒有点无措,但很快。他就找了自己的意志。

    不管宁欣是谁,他都不可能在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之后,自己开着车无动于衷地离开。他只是愣在那里,瞪视着也同样愣怔的宁欣。

    宁欣终于醒悟过来,一定是有什么强者屏蔽了她的妖识,不然她不可能在骆宾驱车过来的时候一无所觉。还让他看到自己如此残忍的一面。

    她过去为了讨骆宾的欢心,在骆宾面前没少装清高、善良、大方等等。

    “骆宾,你听我说”宁欣道,想要解释,却一时想不到什么好的说辞,便又道:“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林听雨那里则又急切地道:“骆宾,不要管我,快逃啊,求求你,快逃!”

    她一边说着,还一边身,从原来逃跑的状态改成了迎上宁欣的姿态,看样子是想拦着宁欣,好给骆宾争取一些逃跑的时机。

    “骆宾,别犹豫了,快逃。”林听雨道,果然冲到了宁欣的近前,一副拼死也要拦下宁欣的架式。

    宁欣愤怒不已,本来想一巴掌将这个女人拍到一边去,可是,她却无法任由自己在骆宾面前显露出这样残忍凶狠的一面。

    她隐隐的知道,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那么骆宾必定会认定什么。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骆宾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骆宾瞪视着自己的目光因何这样阴晴不定,好象已经知道了什么似的,但是,她觉得,只要她做得足够好,就能将今天这一幕给骆宾造成的不好的印象抹杀掉。

    她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解释她和“赵丽娜”这样一追一逃的原因。

    她想要丢下“赵丽娜”直接去和骆宾解释,但林听雨拦住了她。这个贱人居然还敢拦她

    宁欣不想露出本来面目,只得露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刚才还很邪媚的一双眸子此时突然变得温柔,对林听雨道:“赵丽娜,你听我说”

    林听雨又不是第一次接触修士或大妖的菜鸟,哪里给她机会翻盘?赶紧惊恐非常地摇着头,打断她道:“你有什么就冲我来好了,我说过,你想要怎样都可以,就是不要伤害骆宾。”

    这句话,她说得尤其大声,近乎歇斯底里,骆宾哪能听不到?

    “你在说什么呀?”宁欣努力克制着自己心头的怒火,心里还抱着侥幸,不到最后一刻,她绝不会放弃。

    林听雨却是呜呜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