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614 蛋(五)

正文 614 蛋(五)

    象他们这些小辈,当然都是以“百”岁为一大寿,过二百岁后就开始在百岁宴时宴请四方宾客了。

    而那些过千岁的老一辈,多数都是逢“五百”“一千”这种年纪才算一大寿。不过,分关系远近亲疏,彼此亲近的龙族,会在百岁诞也互相走动。

    林听雨因为应湖音的缘故,从小就故意表现出有喜琴的倾向,所以,敖广月就特别请了一个琴艺师傅来教她。

    她借着无限妙音之力,对乐感以及音波功都掌握得很快,如今又有了师傅特别来教,她在这方面自然进益极快。

    此时的她,在琴艺方面已侵淫了一百多年,技艺早已非同一般。

    因着接到了东海龙王子仲凯的邀请,林听雨和哥哥敖期都开始准备给仲凯的寿礼。林听雨便前往母亲敖广月所在的广月宫,找到了王后。

    “参见母后。”林听雨给正坐在床上看书的敖广月施了一礼,呼道。

    “惜儿平身。”敖广月一边说一边忙放下手中的书,含笑走过来扶起林听雨。

    她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林听雨的脸上,但见自己这个女儿眉清目秀,琼鼻朱唇,模样很有些明艳,目光中就不自觉地露出喜爱宠溺之意。

    “惜儿,到母后这里来可是有什么事?”敖广月拉着林听雨坐到就要边,温和问道。

    林听雨道:“母后,仲凯王子来请帖,让我和哥哥一起参加他的四百岁寿宴,我总不能空手而去。

    可是,仲凯王子出身东海,乃是我水族中位于东方的最大土豪,咱们泾河在东海面前实在是小门小户,就算拿出我泾河中的至宝,可是到了人家眼里,怕也看不眼呢。”

    敖广月道:“东海虽然地大物博。可是我泾河也有他们东海没有的特产,你就拿些特产过去给他做寿礼好了。咱们几大龙宫经常有往来,谁家什么情况,彼此都知道得差不多。”

    林听雨却道:“可是每次送礼都是送那些个特产。别说那些接到礼物的人了,就连我这个送礼的人都送得烦了。我想拿出一些特别的礼物出来。”

    敖广月无奈地笑道:“那,惜儿,你给母后说说,想拿一些什么特别的礼物送给仲凯?”

    林听雨道:“母后。女儿在琴艺上侵淫已久,虽然算不上精通,但是也可说是对音律略通一二,最近新谱一曲,便想以这新谱之曲作为礼物送给仲凯。”

    敖广月先前听她说起要送特别的礼物给仲凯,还以为她看中了宫中什么特别的宝物,要拿去送礼给自己充门面,没想到她竟然是想以自己所谱之曲为贺礼,心中大喜。

    她道:“怎么惜儿,你如今已经会自行谱曲了?”

    这女儿平时行事木讷得很。言行举止都透着懦弱,学什么东西都比她哥哥敖期慢上好几拍。

    她虽然爱琴,可是,自己这个做母后的却是没想到她现今居然可以自谱琴曲了。看来当初她给女儿特别请了一个琴艺师傅是不错的。

    林听雨羞涩地一笑,有些憨憨地道:“女儿只是初试,也不知道这曲子谱得如何,所以,想先让母后听一听。若是不好,我还是不要拿到东海龙宫去献丑了。”

    敖广月连连点头赞同,道:“你这样想没错。不如现在就就给母后弹上一曲。让母后先听为快。”说罢就转头吩咐一旁服侍的蚌族宫女:“来人,去把我的琴拿来。”

    不一瞬,那宫女就举着一把琴恭敬地走了过来,另有宫中太监拿着琴架子跟在后面。二人将琴摆好。

    敖广月就给了林听雨一个鼓励的眼神。

    林听雨做一副鼓起勇气的样子,走到琴前坐好,伸手轻弹了几下,调了一下音,就开始铮铮地弹了起来。

    琴音飘渺而出,好似远山中云雾缭绕。将山林布满神秘的色彩。

    不一刻,琴音突地一转,又有如海浪潮升,波涛汹涌,澎湃不休。

    再一会儿,琴音又是一挑,声调突兀地调高,好象有强者在高峰上俯瞰着渺小的众生

    嗡!

    那敖广月正听得入迷,谁知琴声嗡的一声,嘎然而止。

    林听雨小脸上做出惊恐状,口中轻呼:“哎呀!”

    敖广月从那旷古绝今的琴声中惊醒,骇然现她那把上好的琴,琴弦居然断了。

    林听雨满脸抱歉羞愧,胆怯地喃喃道:“母后,对对不起,是我的琴琴艺不精,弄坏了您的琴。”

    敖广月仔细一想就明白过了,这琴虽是好琴,可是刚才女儿所弹奏的琴曲,有一处音调极低,却又突兀地拔高,导致琴弦律动过巨,这才弄断了琴弦。

    本来琴曲中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可是需要非常高的琴艺才能保证平安地弹奏出这种忽高忽低的曲目。

    女儿习琴的时日虽久,但,想来还无法达到这种高的琴艺。

    她并不怪女儿的琴艺不精,女儿能自创出这样一曲精心动魄的琴曲,已经说明女儿在这方面有很高的天赋,现在女儿欠缺的不过是习练而已。

    是以,敖广月不但不气,反倒笑得和蔼非常,温声安慰道:“没事,不过就是断了根琴弦,头母后换一根弦就是了。”

    林听雨却是鼓着小脸,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道:“可是,此曲弹奏出来,以我的琴技,竟然会弄断琴弦,如何能在仲凯王子的寿宴上弹奏,若是中途琴弦再断,我岂不是要将咱们泾河龙宫的脸面丢尽了?”

    敖广月一听也觉得是。这琴艺想要提高可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林听雨想了想,又道:“要是能有一把琴弦足够柔韧结实的琴就好了。”

    敖广月听到这里眸中一亮,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一把琴。上次你父王过四千岁的大寿,太湖龙王送来一把咱们龙族内都鼎鼎有名的宝琴,名唤应湖音。

    它的琴弦乃是龙器,就算是以咱们龙族的强力催动也断不了。”

    林听雨立时面露喜色,可是小脸很快又垮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