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616 蛋(七)

正文 616 蛋(七)

    敖战不重音律,于音波功方面也没什么涉猎,所以对那把应湖音一直都没太在意。

    听说女儿敖惜要了那把应湖音,他便爽快地道:“她要是喜欢,给她就是了。咱们这整个龙宫,将来不也是他们兄妹两个的嘛,何必去在意一把琴。”

    敖广月见丈夫没有为自己擅自将他收到的寿礼送给女儿而动怒,心下对敖战更增加了几分爱意,甜甜笑道:“我是想着那应湖音乃是旷古绝今的一把宝琴,法力滔天,惜儿法力弱得很,根本就无法挥出它真正的威能。”

    敖战道:“宝琴也是琴,得用来弹那才叫琴。要我说,惜儿能弹出那般好听的曲子,应湖音给了她,才不枉这应湖音存世一。”

    几日后,林听雨便拿着那把应湖音与敖期一起前往东海龙宫。

    他们的身份地位虽然比不得龙王和王后,但龙王子龙公主出行,还是有规制的仪仗的。两人身边除了服侍的一堆宫女太监外,另外还有泾河龙宫的禁军两千人,加在一起至少有两千五百人,全是虾兵蟹将。

    东海龙宫离泾河不可谓不远,但大家都是水族,各自拥有一定的法力,驾着云车在云层中驰行,不两日便到达了东海领域。

    中途还曾遇到不少游玩的散仙,见是龙王子龙公主出行,纷纷让路。

    龙族天生寿命绵长,又拥有各种神通在身,非是一般的小神小仙能够惹得起的。再加上龙族种族庞大,整个水族都在龙族的掌控之下,这么庞大的势力,就算是稳坐天庭的玉帝,也不敢小觑。

    所以三界各处的小神小仙对龙族都异常的恭敬。

    到了东海,早有负责知客的太监等在了那里,专门负责接待、引领来给二王子贺寿的其他龙宫的王子公主。

    林听雨和敖期到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龙宫的王子公主们到了东海,他们二人被知客太监引到东海龙宫二王子所居的寝宫蓝水晶宫。

    东海地域广博。物产丰富,东海龙宫自然不是一般的富有。整座龙宫都以为水晶筑就,故称水晶宫,可是远比泾河的龙宫大上不知多少倍。

    宫内各个宫殿依水晶颜色不同而各自命名。而光光二王子所居的这个蓝水晶宫,就能挺得上泾河整个龙宫的大小了。

    所以,来客虽多,可是被分别安排在蓝水晶宫不同的院落中,一点也不显得拥挤。

    按规制。女客和男客们分开居住,但,同一龙宫的又会被安排在相同的院子里。敖战本就没有嫡亲的兄弟,而他所出又只有敖期和敖惜这对龙凤胎。

    敖期和敖惜不可能分别占一个院子,所以,敖期被安排跟渭河龙王子、世子们居在一个院子中。敖惜也被安排和太湖龙宫的公主住在了一起。

    虽说是住在同一个院子里,但因着院落足够大,故而被安排在不同的厢房和阁楼中,彼此也不大会互相干扰妨碍。

    这和前一世敖惜在时的安排并没什么分别。

    也正是因为和太湖公主住在了一个院子里,那太湖世子敖恒来拜访太湖公主。住在对面阁楼上的敖惜才初次见到那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对这个敖恒有了很深的印象。

    敖惜自卑懦弱,当初只敢在阁楼上,通过窗子偷看从外面潇洒走进院子里来的敖恒。可是林听雨既然已经知道事态的展,当然不会做这无用的事。

    而且,她猜测,那个敖恒当时多半已经知道敖惜在阁楼上偷看他。此子阴险得很,他谋夺泾河龙王王位的计划,至少是从太湖龙宫送出应湖音就已经开始了。

    所以,此时他到这个院子里来拜访。很可能也是他的计谋,好让敖惜这个龙公主对他敖恒有个初步的印象,而且还是风度翩翩、气质优雅从容的好印象。

    林听雨知道他的到来,立刻避嫌一样的深居。没有靠到窗口去,而且,还闲极无聊似的命人拿出琴来,开始边弹边唱。

    这把琴却并不是应湖音。

    要知道这龙宫富有非同小可,何况这次招待的来客不是其他龙宫的公主王子,就是郡王的世子郡主。都是水族中极为尊贵的来客。

    因此,各个房间内都备齐了器物家俱,而且无一不是精品;亦在每个房间内都备上了书籍乐器,以供公主王子们无聊时翻看弹奏。

    所以,林听雨此时弹奏的琴只是这房间里一早就给客人备好的琴。但琴音传到同一个院子里的另一幢阁楼上,却是轻而易举的事。

    就连隔壁的院子里也能听到她的琴音和歌声呢。

    她所弹奏与演唱者,是她在现世流行的歌曲卷珠帘,曲调优美哀婉,歌声飘摇空灵,既透着女子孤等的苦涩寂寞,却又有婉转动人的曲调,让人百听不厌。

    林听雨本身就因着无限妙音这项神灯技能对乐感有着惊人的把握力,何况她还曾经得到过“唱”这项技能,歌声配着琴音飘扬而出,令四周都有些惊动。

    “细雨落入初春的清晨,悄悄唤醒枝芽谁在烟云处情深长”

    那太湖公主敖静正正襟危坐在榻上,接待前来拜访的世子恒,忽地就听到这幽幽转转的歌声传了过来,心中顿时一动,连话都不忍说了,只是竖起耳朵倾听。

    那敖恒也从没听过这样动听的歌曲,不自觉地也有些留恋,自不会去打搅敖静,只是待在客位上,静心聆听。

    没一会儿,这歌声停了,敖静脸露倾慕之色,道:“这么动听的歌,不知道是谁弹唱的?来人,快去给本公主打听一下。”

    敖恒道:“歌声传过来的如此清晰,想必她弹唱的地方离公主所居的这幢阁楼不远。”

    敖静立刻点头称“是”,让太监先从近处寻找打听。

    不一会儿,那打听的人就来禀报说道:“启禀公主,刚才的歌曲乃是对面阁楼上的泾河龙宫公主敖惜闲来无事所弹唱。”

    “原来是惜公主弹唱的。”敖静惊讶非常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