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667 末世嚣行(二十)

正文 1667 末世嚣行(二十)

    在大半年以前,他们曾经听到城市里传出轰隆隆的巨响,猜想可能真的是有军事基地在朝城市的丧尸聚集区发射了攻击面积相对较小的导弹,以期杀死在城市里聚集的大量丧尸,并未波及他们所在的村子。

    只是丧尸那么多,并不全都聚集在城市里,乡下也有,所以,单纯靠这种武器,不可能杀光所有的丧尸。在那之后,林听雨和叶于飞就会不时地发现有人类武装来搜索村子。

    不过,他们二人暂时并不想进入人类社会,所以都躲开了。以林听雨那惊人的听力,躲开这些人类武装并不是什么难事。

    导弹轰炸了城市之后,里面存着的东西估计也都炸毁,林听雨和叶于飞就少往城市里去了,反倒是附近的其他村子,他们又找到零星的小卖部,寻到一些粮食、水和油,以及可开即食的食物。

    两人按照当初古扬留给他们的地图驱船,花费了一天左右的时间,果然就看到一座城墙高有好几米的岛屿。

    末世开始快两年了,依林听雨的猜测,人类应该已经建立起来比较简单的基地,供幸存者生活。在基地里,人们应该能够维持正常的生产生活,但可能无法再象末世降临前那般安逸。

    林听雨按古扬当初告诉他们时的那样,临近诞生岛三百米时,才在船头上换了一个红旗子,其实就是一块红布,可以比较醒目地告诉岛上的人他们是正常的人类。

    岛上的哨兵看到原本船头上原本蓝色的旗子被人特意换上了红色,这才能确定船上的是人类而不是丧尸。不然有丧尸在船上,由风浪吹着有红色旗子的船飘游到岛附近,岛上的人也放行,那可是相当的危险。

    林听雨又拿着醒目的红布不停地朝岛上摇。这种动作也是在告诉岛上的人,他们是正常的人类,丧尸不可能做这样的举动。

    岛上那偌大的城墙门被人从里面打了开来。林听雨和叶于飞的船停靠在相对简陋的港口。

    “上岸的人要将船交给岛上的部队管理,不得军方允许,不得动用船只。”有士兵立刻过来检查他们和船,并且开口很是严肃地说道。

    林听雨和叶于飞既然来到这里,就是想融入社会过正常人的生活,当然不会在初来乍到时就去反抗人家的规定,任由士兵们带走了他们的船,同时还有医生立刻过来检查他们的身体,看是否有被丧尸咬过的痕迹。

    在隔离室被观察了四十八小时后,林听雨和叶于飞被放了出来,军方现在已经确定他们暂时没有变成丧尸的可能,是以允许他们在岛上生存。

    有一个类似于“导游”的年轻漂亮的女生在隔离室门口等着他们,开始给他们介绍岛上的规矩和生存模式,并且带他们到岛上公开的地方转一转。

    在末世降临之前,人们想要生活还得工作,何况是现在。只有通过工作,才能换取到食物和水。

    岛上的工种和过去相差不多,但是基本上都要工作十二个小时,才能换到足够维持生命的食物和水。当然这只是普通的工作。

    若是有意愿有决心,也可以加入军方,经过一定的训练之后,参加大陆上清剿丧尸及搜救幸存者的行动,这样获得的报酬会比普通的工作多很多,也有正常的节假日。

    但是一出去可能就要好几天,在陆地上面对丧尸的袭击,比较危险。

    “如果是这种工作的话,你们可能会比较快地就为自己赚一处固定住所。”女生说着就指了指岛中央那一幢一幢排得整齐的高层,“那里除了几幢是办公区之外,其余的地方都是军方及其家属的居所。”

    说完,她就试探性地看了看叶于飞。叶于飞年轻俊美,男儿在这个年纪正是应该建功立业的时候,何况他身材高大英伟,参加一定的训练必定能拥有一定的战力,正适合加入军方参加清剿丧尸的工作。

    谁想叶于飞却很郑重地对她道:“我听我老婆的。”

    那女生听罢一下子就险些软塌。这是什么男人哪,这个时候不应该男人站出来吗?本来她对这个男生还挺有好感的,这一下子好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转而被一丝鄙夷代替。

    她笑眯眯地道:“如果加入军方,参加清剿丧尸的工作,军方会立刻为你和你的家属提供那幢楼中的一所房子。但,若你们只是从事普通的工作,你们看……”说着她就指了指不远处脏乱差的棚户区,“你们就只能暂时在这里居住了。”

    说完,她又盯着叶于飞,显然,她觉得这对少年夫妻当中,只要男的去参军,那么就可以令他和他的妻子都住到高层那个优异些的居所里去,只要这个男人有些担当就行了。

    不想,却听叶于飞道:“我不会和我老婆分开的。”

    女生一听差点就气叉气了。

    林听雨却是笑道:“不如我和我老公一起加入军方,但前提是,有任务派给我们时,我们两个必须在一起。我也不会和我老公分开。”

    女生无奈,冷笑道:“小妹妹,你以为你是那个英华,你爸爸有三分之一诞生岛的股,凡事都能让你随心吗?”

    叶于飞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目光冷冷地道:“姐姐,说话小心些,英华哪点能跟我老婆比?”

    那女生嘴角抽了一下,瞪视着叶于飞有点无语。好半晌过后,她才终于后知后觉地道:“原来你刚才不是在找理由搪塞着不想参军,而是一个地道的老婆奴啊!”

    叶于飞听罢一怔,竟是咧嘴笑了起来,然后很郑重地点头“嗯”了一声。

    女生见竟然很坦承地承认地了,不由得噗哧一下笑出声来,道:“我还是头一回见这么乐意承认自己是老婆奴的男人呢。”

    叶于飞有些傻傻地道:“因为我老婆很好。”说着他脸红地看了一眼林听雨。

    林听雨只能无奈地抛给他一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