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620 蛋(十一)

正文 620 蛋(十一)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私下谱的这一曲,竟然能有人以埙声古韵相合,实在是出人意料。

    众人听到琴音中夹杂了埙曲,幽幽转转,使得这一曲,听起来就好似有一个穿越久远的年代走来的袅娜仙子,正静默地看着他们这群后辈,让他们身心齐受仙子之目的洗礼,感觉奇妙无比。

    一曲毕,众人尚都沉浸在曲调之中,一时竟没有人能够神。

    林听雨却是心中好奇,不知道刚才与自己琴音相合的人是谁。对方在外面正殿中奏上此曲,想来是男客中的一个。

    只是她拥有敖惜的记忆,那些龙王子龙世子,都是后来敖惜曾经结识过的,却不见有哪一个王子或者世子对音律有如此之高的境界。

    半晌过后,这左殿中的女客们连同那二王子仲凯才纷纷神,不禁都连连赞叹,咂舌不已。

    “多么美妙的琴声啊!”

    “是啊,我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曲子。”

    “不知道那埙曲是何人吹奏,当真是惊世骇俗。”

    “这曲子真的是惜公主自己所谱吗?看她长的柔柔弱弱的,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

    众女客们议论纷纷,那本来安然坐在一旁的敖可心有些坐不住了。她脸上闪过嫉恨的神色。

    林听雨心有所动,以她的精神力,自然现敖可心那脸上一闪即过的恨意,不由得暗道:“难道说,此时此刻的敖可心已然知道将来与她相爱的那个敖恒会娶敖惜为妻么?”

    不然,她就算是嫉妒心再强,也不可能单凭一琴曲就对“敖惜”产生强烈的嫉恨心理。

    龙族皆以实力为尊,实力越强者越能得到别人的尊重,而不是以琴艺论短长。

    将来不太可能产生纠结的两个人,就好象在座中的许多女客,就算是亲耳听到“敖惜”公主奏出如此美妙的琴音,但也只会是赞叹一声敖惜琴艺高而已。绝不至于引来嫉恨。

    如若产生了强烈的嫉恨,要么这个人也同样至爱琴技,也希冀在这方面引来众人的关注,而林听雨技压一筹;要么就是她所爱的人。有可能会与弹琴的林听雨产生交集,并且有可能会因为这项技能而引起那个她所爱之人的关注。

    敖可心明显不属于前者,那么,就是后者了。

    众女客们赞叹纷纷,没有人留意敖可心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嫉恨。 而此时的敖仲凯早就激动万分。神色间充满了崇拜,双眼放光。

    他正待上前来与林听雨说些什么,忽地就听门外有人禀报:“二王子,天庭十一皇子已经来了,因为刚才左殿中琴声刚起,他不忍打断众女客与二王子的雅兴,所以让奴才待琴曲终了再来禀报。他已经等了一会儿,您还是赶紧去正殿吧。”

    听到“十一皇子”四个字,敖仲凯顿时身心一震,朝林听雨抱拳施了一礼。道:“多谢惜妹妹的礼物,这个礼物当真是珍贵无比。此时正殿中有贵客降临,我得先行离开了。”

    伯雅也紧张兮兮的,忙道:“你赶紧去吧,十一皇子身份了得,他能来给你贺寿,已经是你天大的面子,切不可怠慢了他。”

    “是。”敖仲凯应了长姐一声,赶紧离开,去了正殿。

    待他走了。左殿中立刻就有女客们小声议论开来。

    敖静不无惊讶地道:“十一皇子也来了?!”

    敖伯雅与有荣焉,点头笑道:“是啊!”

    “没想到咱们东海的小辈庆寿,十一皇子竟然也亲自前来,这本身就是一件可喜可贺之事。”敖可心说道。目光却是轻轻掠过在座的众女客。

    大概是想打量女客们都是什么神情吧。

    许多女客也都在关注着十一皇子的消息,有性子活泼大胆的,如西海龙公主敖莹,此时便顺势开口:“你们说,十一皇子长得什么样?”

    “听说比我父王还要英伟高大呢。”北海龙公主敖晴脸带几分神往地说道。

    另有北海郡主附和道:“可不是。不但英伟高大,据说还俊美无比。听说天庭中的许多仙子一见到十一皇子,连眼睛都不会转了呢。”

    “咯咯咯”敖可心捂着嘴巴娇笑起来,“听姐姐这么一说,那十一皇子定是俊美得天下无双了。”

    敖晴道:“正是如此。”

    敖可心却道:“我不信,咱们龙族之中惯多美貌男子,个个都是一等一的俊美,天庭中许多将帅都难与之相比,难不成竟然没有一人能与那十一皇子相比?”

    关于十皇子的这些议论,在敖惜在的前一世却是不曾有过。因为当初敖惜赠给敖仲凯的寿礼就是泾河的几种特产,那敖仲凯接了礼物并不曾多在这殿中停留,赶紧就了正殿。

    所以,也不曾有太监来禀报十一皇子到宴会正殿中的插曲。众女客便没寻到由头来议论这个十一皇子。

    不过,敖惜的记忆中,宴会当中却是有两个女孩子临时离席,两刻过后才到左殿。

    当时敖惜还以为她们是去便所了,可是宴会结束后,众人离席之时,她偶然听到那两个女孩子低声议论着十一皇子,说什么俊美英伟之类的。

    如今林听雨猜测,当时那两个女客怕是得到消息,知道十一皇子到了正殿,便偷偷跑去看了。

    她再仔细忆一下,离席的那两个女孩子其中有一个就是敖莹。

    而另一个,如果敖惜没记错的话,赫然就是那个敖可心。

    当初在敖可心嫁给敖恒之前,敖惜可是一点也没留意过这个东海郡主。所以,当时听到她和敖莹一切埋头窃窃私语,并没过多的关注。

    果然,女客们议论了片刻,那敖莹就有点坐不住了,道:“我从没见过十一皇子,有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了。”

    伯雅吓了一跳,道:“莹妹妹,你可不能乱来。”

    敖莹咯咯笑道:“放心好了,我只是想到正殿门后偷偷看上一眼。十一皇子到底长得什么样子,只有亲眼见过才知道。”

    “这”敖伯雅有些踌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