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622 蛋(十三)

正文 622 蛋(十三)

    林听雨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脸上带着一丝清丽的笑,道:“臣女刚才一见殿下,便不自觉地想起了几个词。 ”

    “哦?什么词?”玉渊不无玩味地盯着林听雨,目光显得柔和亲近,让人自然而然就生起一种与此人似曾相识多年的奇怪感觉。

    似乎此人一直就是他她们所熟识的,可事实上,他她们今天才是第一次见他。

    “高岸深谷。”林听雨答道。

    玉渊笑道:“这只是一个词,不是几个词。”

    林听雨又道:“高不可攀!深不可测!”

    “啊?”玉渊微怔,随即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跟他一起过来的敖仲凯站在旁边,有些抓耳挠腮,看起来好不紧张的样子,此时听到玉渊大笑,不自禁地就有些放松,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玉渊会莫名地给人一种熟悉之感,这感觉似乎很温和,很亲近,但也同时让人感觉压力山大。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气质。

    正如林听雨所说“高不可攀!深不可测!”却又是“高岸深谷”有容乃大。

    玉渊大笑数声,才道:“小姑娘,你倒是个机伶的。

    虽然我断定你刚才脑子里在想的绝对不是这几个词,不过听到你说的这几个词,估计没有谁还会继续去纠结你刚才的神游。

    好啦,别都站在外面了,咱们进殿去说吧。”

    众人进入左殿之中,敖伯雅自然不敢再坐主座,而是将这个位置让给了玉渊,她则坐在一侧刚才敖可心所坐的服侍帮衬的位置上。

    这个玉渊,表面上看起来分外的年轻,好似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看起来,与在座的公主郡主们年纪相当,都是该成年或刚成年的少年人。

    可事实上,作为玉帝嫡子,他的寿命不可谓不长。

    龙族的寿命就够长了。至少有五六千年的寿元。而玉帝,却足有十亿寿。他的嫡子,继承了他的嫡亲血脉,寿元也与他相当。

    而在这个人类文明还没有起源、世界生灵以诸神为主脑的神仙世界。修为、法力越强,寿元才能越强。

    这也就是说,龙族的强大与他们的寿命成正比,玉帝及其子嗣也是如此。

    玉帝有十亿寿,他的修为、法力之强。就连龙族的最强者也无法想象得出。

    而众人眼前的这个十一皇子,既然继承了玉帝的寿元,自然也就继承了玉帝的神通与法力。 他之强大,也同样是左殿中在座的众人所无法想象的。

    据说,他已经活了数百万载,可是这样的年岁,与他那长达十亿的寿元来说,根本就是沧海之一粟。

    这殿内的龙公主公郡主们,大的已经活了四五百年,小的还只有二百多岁。可是他们在这个十皇子面前。实在是个弱小得不能再弱小的孩童。

    想到那个自己曾为之心碎的人,那个自己倍感思念的人,此时就好端端地活在那里,活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另一个世界里,林听雨到底还是觉得心里安慰了些。

    虽然,这个世界,照她生活的现世,不知相距多少个时空;而且眼前的这个男子,分明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过,看样子。他生活得很好。

    这可以让林听雨自我安慰的以为,他还活着,只是活在另一个世界里。

    敖伯雅示意宫人更换杯盏碗筷,却被玉渊阻止了。

    “不必麻烦。”他道。“今日是仲凯的寿辰,按理说,我做为男宾,应该在正殿就坐,不该过到左殿女宾这里。不过刚才听到这左殿中有人弹琴,琴音绵长。比较特别,所以忍不住好奇,过来一看。”

    他说话时,他另一侧的锦绣暗中朝林听雨使了个眼色,然后抿嘴偷笑。

    林听雨猜想锦绣的意思,多半是被锦绣今早上的话说中了,十地皇子并不相信昨晚唱破阵子的是她这样温软的人儿。

    孰不知,她这个温软的人儿,骨子里可并不温软哦!

    那玉渊对锦绣的小动作只做不觉,继续说道:“敢问刚才那一曲是何人所弹?曲名为何?”

    敖仲凯忙道:“启禀殿下,那曲子是泾河龙宫的惜公主为臣准备的寿礼,乃是惜公主自谱。”

    “哦,原来是惜公主自己谱的曲子。”玉渊淡淡地说道,“不过,我听那琴音绵长,好似不是凡琴演奏而出,如果本王没猜错的话,那曲子乃是宝琴应湖音弹奏出来的吧。”

    此话一出,众女都有些啼笑皆非地看了一眼林听雨。

    大家都听出来了,这十一皇子玉渊不顾男女大防来到左殿,哪里是为着刚才听到的那个曲子啊?分明是为了那把弹奏出曲子的宝琴应湖音嘛。

    应湖音有主,别人都不好答。林听雨只得答道:“十一殿下所言不差,那曲子正是用应湖音弹奏出来的。”

    玉渊的目光再次落到她身上,似乎恍惚了一瞬,便道:“怎么,小姑娘,你便是仲凯口中刚才所说的那个惜公主?”

    林听雨赶紧恭顺地答道:“臣女正是泾河龙宫的敖惜。”

    玉渊不禁转头看了一眼旁边服侍的锦绣。

    锦绣此时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恭谨无比的模样。

    不过这二人这看起来都极其寻常的小动作,落到林听雨眼中,却有了另一番意味。

    玉渊:“还真如你说的,是个温软的人。”

    锦绣:“奴婢岂敢骗十一殿下?”

    当然,这两句对白只是林听雨臆想出来,至于是否真的在玉渊和锦绣间如此交流过,谁也看不出来。

    玉渊活了几百万载,神通了得。他想要与谁传音,林听雨的无限妙音估计就算再提升几个境界,也是听不到的。

    玉渊便问道:“小姑娘,刚才弹琴的是你?”

    林听雨道:“正是臣女。”

    玉渊接着又问:“昨晚唱那曲破阵子的也是你?”看来还有点不相信。

    林听雨道:“是。”

    锦绣此时好想冲玉渊吐舌头,可是现在有这么多人,她可不敢驳十一殿下的面子。

    玉渊轻咳一声,道:“你方才用应湖音弹奏的曲子,此时那把应湖音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