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635 蛋(二十六)

正文 635 蛋(二十六)

    这让虎鳌将军有些担心,军士们如此疲劳行进,到了云荡山恐怕都累得脱力了,如何还能战斗?

    于是,云车全力行驶到深夜,虎鳌将军赶紧建议林听雨,寻个安稳之地安营扎寨,免得在这夜黑风高夜被个什么擅长夜行的角色偷袭了。  、、、、

    他们是水族,在6上作战本就不是他们所擅长。所以林听雨欣然接受了虎鳌将军的建议。

    既然是水族,他们当然要选一处水域休憩了。林听雨已经利用精神力寻了一处非常适合他们这群水族休憩的地方,乃是一条小溪流。

    小溪流虽然不深,但权给他们做暂时休憩之地却是非常适合。

    他们现在所到的地方乃是一座高山之中,虎鳌将军在附近也没现其他的河流,便只能令五百水兵在这溪流中驻扎。

    这条小溪汩汩流动,向下汇入一条比较宽广的河流。林听雨却是已经在那河流中有了现。

    并不是每条河流溪溅都有龙族守护,他们驻扎的这条小溪就是。里面没有任何水妖存在,虎鳌将军会答应在这溪流中暂驻,也是源于此。    、、

    一队水兵在溪流中安营扎寨,原本以为可以好好地休息一晚,谁知道林听雨刚刚被小虾女服侍着躺下,就听到外面杂乱声起。

    在休息之前,她可是嘱咐虎鳌将军故意放松军营中的巡逻,杂乱响起也在她意料之中。

    她心中正暗暗好笑,有好礼物自动送上门来,便听门外虎鳌将军朗声说道:“惜公主,有敌军趁夜偷袭,请惜公主随末将远离营寨。”

    在队伍开拔之时,林听雨就已经命令宁欣扮成一个随身服侍的小宫女跟在身边。此时,林听雨这副龙躯就算只有区区五重天的修为,但有宁欣这只千年老妖在,她也没什么可怕的。

    所以,她对外面的虎鳌说道:“将军不必顾虑我。既然有人偷袭,赶紧率众将偷袭者领拿下才是。”

    虎鳌将军原本以为惜公主听到有人暗袭,必定会惊慌失措,没想到这个一直生长在深宫的公主丝毫没有惧意。

    想到先前惜公主居然让他暗中安排兵马埋伏。表面上却故意放松营寨守卫的举动,虎鳌暗暗叹息,大王确实多虑了。  、、、

    林听雨先前让他对人马进行安排,虽然没明说什么,但这番安排。分明是料定夜中要有人偷袭。但事未成行,虎鳌将军初时并没放在心下,可是此时真的有人来偷袭了,虎鳌将军不能不对这个小公主兴起几分佩服。

    既然公主都说让他去抓偷袭者领,他也不再多说,赶紧去捉拿率众来袭的领了。

    除了大王和王后,这个虎鳌将军可是泾河中的第一人,修为亦入八重天,端的是强大非常。纵使没有龙族的神通,但是靠着实力上的绝对差距。他还是很快就将那个领头的偷袭者抓住了,提着对方的衣领将之拽入了林听雨的营帐。

    这偷袭者脸上带着面具,此时已经被虎鳌将军抓碎了一半,露出后面的半张俊俏的脸来。

    他在虎鳌的大力强按之下,不得已跪在了林听雨面前。

    林听雨早就知道他是谁。说实在的,之所以要白天让兵士们一刻不停地全力赶路,就是为了能够在晚上选在这个区域安营扎寨。

    他们现在扎寨的这条小溪,往前注入的河流,实际上就是太湖的一个分支。此地虽然不属太湖左支的区域,但是离太湖左支也算不上远。而且管辖它的太湖中系郡王懦弱木讷,辖区内乱向常生,叛军会在这里藏匿一点也不奇怪。

    林听雨一早就料定小溪前方的河流中可能会有问题,到了这片区域后自然就用精神力和无限妙音将那条河流探个仔细。果然现在几处暗道中藏着水族。

    而且那队水族兵士的将领还是她的熟人哦。

    不过,林听雨倒是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这队水族士兵会来偷袭她的营寨。因为小小的一个龙族公主,敌军到底有多大兴趣,林听雨并不能忖度得特别清楚。

    但,她既然知道附近有叛军,不管对方会不会来偷袭。她都要做足准备。何况,叛军的将领还是和她有旧的人,她猜测对方很可能会按捺不住,带兵前来袭营。

    如今,对方被虎鳌将军扔到了自己面前,林听雨笑吟吟的,看着对方,声音仍旧如往日般温柔,好似微风拂柳一般,道:“原来是恒世子,没想到咱们会在这里见面。”

    敖恒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本来他在这附近埋伏的目的,是为了配合他的父王攻进太湖中系流域,成功之后他们就占领了太湖大部分流域,父王登上太湖龙王之位指日可待。

    怪只怪他听到泾河的敖惜公主在附近溪流中安营扎寨,就动了不该有的心思,率人来劫营。

    其实,太湖中系流域的管理一向不好,混乱不堪,盗匪横行。如果劫营成功,那中系流域的郡王也查不出是劫匪干的这一票,还是叛军干的。

    可谁想,区区五百泾河水军,他率领三百精兵暗袭,竟然没有成功。最可恨的是,那个头上顶着虎鳌钳子的家伙居然强得离谱,交战没出三招就把他给拿住了。

    如今还提小鸡一样所他提到惜公主面前,让他颜面扫地。

    “恒世子,您深夜来访,有何贵干?”林听雨明知故问,脸上的笑容依如往常。

    敖恒默了一下,才道:“惜公主,我太湖左支一系已经掌控了太湖大部分区域,惜公主所走的这条路,已经完全在我军的掌控之下。据我所知,黑海、东海及诸多河流海域,也与我太湖的情况相差无二”

    “哈哈”他这里话未说完,林听雨就忍不住暴出一阵笑声,打断了他的话,让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林听雨象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笑得肚子都疼了。

    虎鳌将军忍不住道:“我说这位恒世子是吧,你该不会是想劝降我族惜公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