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636 蛋(二十七)

正文 636 蛋(二十七)

    “你一个俘虏,就算不被杀头,将来也只能为罪奴,居然还想着骗取我们惜公主加入你方阵营,天下愚蠢莫过于你。  、”说到后来,虎鳌不禁也扬唇,讥讽地笑了起来。

    敖恒其实只是存着侥幸,所以才打算试着以三寸不烂之舌骗得“敖惜”信任,放他离去,或者干脆就加入他的队伍。

    此时听虎鳌点破,另加一番嘲讽,不由得脸色通红,恨不得立刻就找个地缝钻进去。

    站在“敖惜”一旁服侍的一个绝色女子,盯着跪在那里的敖恒,目光居然透着几分怜悯。

    敖恒很快就捕捉到了这道异样的目光,与之相对,顿时为之绝色倾倒,浑身都不觉颤抖了一下。

    “这个敖恒,死到临头了,还色心不死啊!”林听雨心道,当下指了指身边的那个女子,对敖恒道:“恒世子想必还不认识我父王新指派给我的女官吧。她名叫宁欣,其实并不属于我们水族,不过因着父王偶然间救过她的性命,她感恩图报,便加入了我泾河龙宫。”

    那宁欣立刻乖巧地朝敖恒屈膝施礼,声音甜甜糯糯地说了一句:“参见恒世子!”

    虎鳌纳闷地看着“惜公主”和那个宁欣,搞不清都这个时候了,敖恒就是一敌方俘虏,她们两个因何还要如此礼遇敖恒?若说敖恒是个英雄倒还罢了,可是看这敖恒的表现,分明就是个色令智昏、有勇无谋的匹夫。  、、

    他哪里知道,敖恒虽然跟着他的父王敖翼一起反了,成为天庭的敌人,就算不做俘虏,将来也会一直被天庭通缉追杀。

    可是,还有一个人,仍旧稳稳地待在东海龙宫呢。

    那个敖可心能够在东海众多的郡主当中脱颖而出,在东海长公主敖伯雅面前,甚至都拥有较其他几位公主要强的话语权,可见她是个有手段有心机的。

    她自然不会傻到跟着敖恒一起谋反。与天庭为敌。她要的是尊贵的身份和地位,要的是数不尽的荣华富贵,而不是整日被通缉追杀的生活。

    敖恒谋反,敖可心恐怕已经和他断绝了关系。不可能再与他有牵扯。

    可是,林听雨推测,在前世敖惜在时,敖惜有生之年根本就没经历过这场战事,而她穿越过来。事态的展却与敖惜在时生了很大的改变,多半就是出在那把宝琴应湖音上。

    因为,除了应湖音,林听雨并未现事态展的其他关节生了改变。 、、、、、

    十一皇子玉渊在东海二王子的寿诞上现了应湖音的异常,并且亲自出手替“惜公主”解除了应湖音上的法术。以十一皇子之能,他多半已经现应湖音上的法术属性,推测出这法术是谁施展的。

    以此进一步类推,应湖音被太湖龙宫送去了泾河龙宫,原由为何?有这等宝琴,太湖龙王不说自己珍藏。反倒送给了泾河龙王做寿礼

    以此类推查找下去,十一皇子必定会现此琴实际上来自太湖左支郡王。他再进一步去查太湖左支郡王如何得到的这把应湖音,如此,不难查出冥王与太湖左支郡王已经暗通款曲。

    那冥王本是地府之王,实力却是与玉渊相仿,因此动了非份之想,但被天庭及早现而获罪。只是他素有手段,及时率亲信逃出了地府,已经近百万年没有消息。

    如今玉渊现了他的踪迹,当然痛打落水狗。绝对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冥王不得已,将起事的计划提前。

    这些日子,林听雨各种猜测推理,将自己所在这一世的事态展因何出现如此大变故的原因推测的七七八八。

    如今想来。这敖恒已经加入叛军,被天庭严惩是早晚的事,所以,找敖恒报仇一事,她根本就不用费力,只要静心等着就行。

    但是那个敖可心依旧安安稳稳地待在东海龙宫。还如往日般受敖伯雅看重,想要找敖可心报仇,林听雨却是还要费一番功夫。

    今天,让她有机会活捉这个敖恒,她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一定要送十一皇子一份大礼,也不枉他居然将她一个水族公主调去云荡山参加6上战斗的“美意”。

    说起这点,林听雨还真有点搞不清十一皇子的意图。不过,她虽然说不上是某人肚子里的蛔虫,但对他的行事作派也是有相当的了解。

    她觉得,不管那位大人在算计什么,只要自己乖乖地听话,那个十一殿下就不会太为难她。何况,此次事件,她还送上了一份大礼。

    “恒世子被请来我营寨中做客,不可太过怠慢。宁欣,恒世子就由你来照顾,如何?”林听雨问道。

    宁欣含笑施了一礼,道:“公主有命,奴婢岂敢不遵?”言罢,就款款地走到了敖恒身边,伸出纤纤素手将敖恒扶了起来。

    狐族的媚术一经施展出来,更何况眼前这位是只千年的狐狸,那敖恒哪里还有半点反抗之力,被宁欣扶着的半边身子骨已然酥了。

    看着宁欣巧笑倩兮地扶着敖恒出了营帐,虎鳌将军剑眉皱成了疙瘩,他总感觉那个女人身上有一股强烈的妖气。

    “放心好了,恒世子有宁欣照顾,一定会很好很好的。”林听雨淡笑着说道。

    虎鳌将军怪异地看了她一眼,奇道:“我怎么没听大王说过,有这样一个女官跟随公主出征?”

    林听雨抬眼瞥了他一眼,道:“父王的事,你若是全都知道了,那你觉得你还有命在吗?”

    虎鳌脸色一白,忙道:“是属下僭越了。”

    林听雨点点头,道:“宁欣的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虎鳌不自觉地抬眼看向她。

    林听雨道:“我知道以虎鳌将军的实力,能够看出她并非是普通的女子。”

    虎鳌听出“惜公主”所说的,乃是那女子为妖物的事,当下躬身应道:“是。”那女妖的修为似乎更在他之上,他自然忌惮得很,不敢胡言妄语。

    第二天一大早,队伍再度开拔,启程朝云荡山行去。

    ps:  感谢:腻腻o8投了1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