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637 蛋(二十八)

正文 637 蛋(二十八)

    不过,此时比出时多了一辆被掩盖得很严严实实的囚车。、、、、

    宁欣已经到林听雨身边,手里拿了一份敖恒的供状。

    供状上详细讲述了,他父王敖翼献给太湖龙王应湖音的经过、目的以及他们的计划等等。

    其中,他打算在登上泾河龙王王位之后就废了惜公主而另娶敖可心一事,也详细讲来,并且还指出敖可心早就与他私相授受,给他传递了许多东海消息。

    于是,第二天夜间,泾河公主“敖惜”按天庭圣旨率五百泾河水兵准时抵达云荡山的时候,“敖惜”公主便立刻以途中捉到叛党、欲承叛党口供为由,直接求见刚到前线督军的十一皇子玉渊。

    “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居然还有几分本事。”玉渊听到帐外士卫的禀报先是一惊,随即慵懒地说道。

    锦绣眸眼含笑地道:“殿下真是奇怪得很,那惜公主明明是水族龙宫的公主,可是您却调她来云荡山参加6路的战斗。您不会是故意想要为难那小姑娘吧。”

    对锦绣的话,玉渊不置可否,对帐外禀报的士兵道:“唤她入帐。”

    “是。  ”士兵飒爽地应了一声。

    林听雨本来就已经在帐外候着,士兵直接朝她使了个眼色,她便微一点头示意,在士兵掀开帐帘后迈步进入主帅大帐。

    这个十一皇子玉渊,林听雨也是到了云荡山之后听说的,据说刚到这里还不到两日,算起来,应该是给她下了来云荡山的旨意后,才出来到云荡山前线做督军的。

    林听雨控制着自己不要多想,进入大帐后,就恭敬地朝那主帅位上儒将风度十足的玉渊施大礼,朗声道:“臣女敖惜,拜见十一皇子。”

    玉渊看着下面跪在那里、看起来各种柔顺的女子。目光明灭,看不出喜怒。

    这个女人,总是让他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她在进入大帐的那一刻,在看到他稳坐军中帐的那一刻。眸光深深,如渊如潭,再度让他产生此女在透过他看别人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好。

    在这个世界上,他和他在九天之上的那个父皇一样。都是不可替代的,是万物之主,是宇宙之王,是天地之皇,三界之中,没有谁能够理他们相提并论。    、、、

    可是,这个女人看到他时,却似乎看到的并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

    “女人”玉渊的声音清冷的响起,不似上在东海那般。一开口便温和无比,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

    这让林听雨顿生熟悉之感。

    玉渊诡异的现,下面跪着的那个女人听到自己声音冰冷,不但没有半点惧意,亦没表现出别人常在他面前表现的那种谨慎,反倒嘴角一扯,一抹笑意从嘴角飞了出去,心中微有怒意。

    可是,让他感觉很奇怪的是,这微微的怒意当中。却又莫名地夹杂着一种喜欢。仔细分辨之后,他突地醒悟自己为什么会产生怒意,又为什么会有隐隐的喜欢。

    那怒意是因着他心里明白,那女人的笑意绝对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她透过他看着的那个人;而他之所以会产生一种奇特的隐隐喜欢,却是因为看到了女人的笑容。

    这莫名的感觉让他心情有些烦造。从古至今,不,应该是从他在几百万年之前出生开始到现在,这世界上的事就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而他的父皇那个九天之上的万物之主,玉帝。也曾经不止一次地教育他,他将来就是这个世界的掌控者。

    这种观念早就在他的脑子里根深蒂固,他也一直都做得很好。天地万物,从毫不起眼的小草,到惊天地泣鬼神的盖代强者,所有的一切,他都掌握得分毫不差。

    可是,见到这个女人之后,现这个女人总是透过他看别人的时候,他就无法控制自己心里的不舒服。

    “难道在这世界上,”玉渊继续冰冷的开口,“能有谁,比我更加吸引你的注意?”

    正在一旁小心服侍的锦绣听到这句话着实愣住,她不明白十一殿下此话从何而来,而且,在她服侍十一殿下的这数百万年来,她也没见过这样的玉渊。

    好象此时此刻的玉渊,已经徘徊在失控的边缘,好象下一瞬,他就要被彻底击怒。

    林听雨默了一下,立刻就想到以玉渊敏锐到神奇的洞察力,必是已经现自己看到他时就不自觉地想起展拓。

    她也很清楚地知道,以她这点水准想要骗过玉渊,纯是天方夜谭,所以,好不“坦承”地道:“臣女每次看到殿下,就不自觉地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个梦。”

    “哦?”玉渊剑眉挑起,“什么梦?说来听听。”

    林听雨正要开口,却听玉渊又再开口,这一次,他的声音中竟然透出一分阴凉。她猜想这家伙肯定是动怒了。

    一个未来的三界之主,大概很不喜欢自己被当成替代品的感觉吧。林听雨想想,就能明白玉渊心怀怒意的原因。

    可惜她也控制不住自己,她无法做到不去想展拓。

    林听雨道:“梦里,臣女并不是什么龙族公主,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待到成年时就嫁给了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子为妻。

    臣女与那男子相亲相爱,本来以为可以幸福地渡过一生,谁知在一次意外中,那男子为救臣女身亡,从此臣女就只能在夜晚孤灯独坐,思念故人。”

    锦绣站在玉渊的侧后方,不停地朝林听雨使眼色,心中很替这个“惜公主”担忧和着急。

    上次在东海见这丫头,感觉她应该是个脑子很清楚的龙公主,知道进退,知道如何讨十一殿下欢必,可是这次,她怎么这么拎不清?跟十一殿讲这种事干嘛?难道是觉得,十一殿下可以成为她梦中的那个男子不成?

    玉渊也确实如锦绣所猜想的那样,听了这番话,心中怒火不但未熄,反倒更盛了。做为未来的三界之主,他无法忍受,自己被一个女人意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