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640 蛋(三十一)月票三十加更

正文 640 蛋(三十一)月票三十加更

    再感觉一下自己脸上不停传来的火辣辣的剧痛,敖可心胸中顿时升起压制不住的妒恨。 、、

    她那双充满忌恨的眸落入玉渊的眼中,他微微转头瞟了一眼身侧的林听雨,却只见对方低眉顺眼,眼观鼻鼻观心的,一副乖巧文静的样子。

    那敖可心一听,立刻就把她如何在一次东海宴请上结识的敖恒、敖恒又如何对她表白、她如何天真纯洁地相信了敖恒的感情等等一一道来,当然是将自己能撇多干净就撇多干净。

    而且她一边说一边痛哭流涕,若非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敖可心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林听雨恐怕都要对她生起怜悯之心了。

    连在一旁看着的锦绣都暗暗叹息起来,各种惋惜地看着敖可心。他轻咳了一声,对敖可心厉声道:“敖可心,将你和太湖左支叛军私通款曲的事一一招来。”

    敖可心忙道:“启禀十一殿下”话刚一出口,她立刻就一脸委屈,眼泪如决堤之水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她脸上的掌痕犹自清晰,看上去本来十分狼狈,可是,配上这未语泪先流的娇柔模样,别说是个男子了,连林听雨都觉得我见犹怜。 、、、、

    玉渊眉头微微皱了皱。他又不是第一次审问犯人,这些伎俩见得多了,但并未多说,只是盯着敖可心,静等她将话说完。

    敖可心见那个高坐主位的十一殿下居然一点怜香惜玉的安慰话语都没有,只好继续说下去:“臣女是冤枉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太湖左支世子敖恒加在臣女身上的罪名。”

    林听雨听了这话,险些噗哧一下笑出声来。敖可心,十一殿下也没说过是敖恒招供的你啊!她这么说,简直就等于招供。

    那玉渊冷笑一声,清凉凉地道:“怎么,敖可心,难不成你平时都是和那个敖恒暗中联系的吗?”

    敖可心听得一怔,怎么。难道不是敖恒把她供出来的?那是谁,举报她和太湖左支叛军有染,将东海西域的情况汇报给了叛军,使得叛军在东海西域暗藏了大量的蛟匪?

    一看她脸上的表情。玉渊脸上的笑容越地冷,道:“将你和敖恒勾结,意图谋夺泾河龙王之位的事老初招出来,本王或可念在你是从犯、又是女流,在整件事态中所起的作用不大而减轻你的惩罚。”

    至于和敖恒一起谋算泾河王位一事。 、、、、她也全都推到了敖恒身上,还说她曾无数次地劝解敖恒,放弃那不切实际的打算。至于她将来会在敖恒得到王位之后,就代替敖惜登上王后宝座的事,却是只字未提。

    说到最后,她哽咽不止地道:“十一殿下,我真的不知道那敖恒竟然是个叛徒,我以为他对我的感情都是真的,根本就没想到他是为了从我这里套取东海的消息才接近我的,我呜呜十一殿下。我真是太愚蠢了,居然相信他,呜呜”

    “锦绣,本王口渴,你去给本王烹壶茶来。”玉渊突然说道。

    锦绣微愣,但很快就明白玉渊的意思,接下来的事怕是涉及到那篇供状,涉及到泾河和惜公主的私事,她不方便再听下去,因此立刻施了一礼。恭敬说道:“是。”言罢就退了出去。

    玉渊盯着兀自跪在地上哭泣不止、一副娇弱可怜的敖可心看了半晌,目光极其冷厉。

    正在努力假扮柔弱、心中却在思虑对策的敖可心终于感觉到这股冷酷无情的目光,抬起头来,就对上玉渊这冰冷得足可杀人的目光。吓得她脸色一白。

    她身心一震,忙又低下了头,整个人都匍匐在地,叩头说道:“十一殿下,臣女说的句句属实,那敖恒罪不可赦。还想拉上臣女垫背”

    “你现在是带罪之身,应该自称‘罪女’才对。”玉渊的声音冷冷地响起。

    敖可心脸色越地难看,牙齿都吓得打起颤来。玉渊这话的意思,分明已经是认定了她有罪。

    玉渊接着又道:“本王起初并没说是敖恒举报的你,你怎么就知道是敖恒将你供了出来?”

    敖可心听得心头一颤。她刚才答话时只想着如何脱罪,却是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泄露了真相。

    玉渊又道:“还有,你刚才的供词只说敖恒如何找上你、欺骗你,但你自己被敖恒找上时是如何想的,如何应对的,却是只字未提。

    身为龙宫郡主,婚姻大事本该由父母或者大王、王后做主,岂容你与敖恒私相授受?敖恒既然向你表白,你就该让他去请太湖左支郡王向你父母提亲、下聘,订下你们二人的亲事。

    可是你并没有这么做,甚至从没跟任何人提起过你和敖恒有情,只和敖恒暗通款曲。由此可见,你们所谈所做之事,分明都不是能拿到明面上来的事。

    本王不明白,那敖恒是太湖叛军的领之一,除了叛逆一事,他和你,还会谈什么?

    至于谋夺泾河王位,只是他们反叛天庭的一步棋而已。刚才你虽然没有说,要是敖恒却已经坦承,将来谋夺泾河王位之后,就将立你为王后”

    敖可心急忙一头叩到地,道:“冤枉啊!十一殿下明鉴,这只是敖恒自己一个人的想法,臣女,不,罪女虽然有罪,可是却从未想过要当泾河王后”

    如今那个“惜公主”已经是十一殿下面前的红人,她就算心里再恨,却也不敢承认自己曾一心想要待敖恒他日登上泾河王位后就将“敖惜”取而代之。

    玉渊道:“你想没想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这个女人,尚在人微言轻时就已经如此祸害得几大龙宫都乱了套,若是再任由你胡作非为下去,这水族岂不是都要反上天去了?”

    敖可心急道:“十一殿下,罪女全是被那敖恒蛊惑,可是,我本人并不曾有过半点反叛之心”现在的诸多龙宫之所以会出现许多叛军,这事与她就更没有关系了,那都是冥王搞出来的,这个十一殿下怎么把罪责都推在她身上了?

    ps:  感谢: ̄ ̄赠送了礼物 1oo起点币!感谢:起点的麦兜投了1张月票!感谢:飘赠送了礼物1o起点币!感谢:美目盼兮yxq投了1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