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643 尴尬的职业

正文 643 尴尬的职业

    林听雨眨眼间就到现世,现自己正仰面躺在床上,睁开眼就看到天花板。 、、

    这是她在展家大院的房间。可能是灵魂这次离开得太久的缘故,她懵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现在所在之地。

    林听雨听到旁边的孩子传来的“啊啊”叫声,转头就看到展无影一只手攀着抬得老高的小脚丫,另一只手则含进嘴里,因为还不会说话,他只能出一两个音节。

    不过,看他的表情也能猜到,这孩子现在很悠哉轻松兼快活。更何况林听雨现在的无限妙音已经在先前的任务中锻炼的很强了。

    她清楚地感觉到展无影的魂体中充满了快活、幸福的元素。

    这让林听雨也跟着幸福起来。

    她坐起身来,就看到不远处的桌上放着一把琴,正是她这次的任务奖励应湖音。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修炼?”小眼问。

    要知道林听雨现在的灵魂中可都是仙力,已经远远不是过去那仙灵之力所能比。

    林听雨道:“以我现在的肉身,能够承受仙灵之力已是极限,仙力,怕是丝毫也承受不了的。 、、、、况且,我若利用灵魂中的仙力将肉身提升到仙境,还能继续留在修仙界吗?”

    小眼道:“这个时空已经处于末法时代,仙界已经暂时封闭,你就算整体修为都步入了仙境,也是没办法飞升的。而且,因为空间法则的限制,你的修为会倍受压制,会一直止步于大乘期。”

    林听雨道:“如果我的肉身修为能够步入仙境,是否能够象小七那样,以肉身在不同的时空中穿梭了?”

    小眼则道:“就算是步入仙境,你的肉身强度也还差得很远。而且,时空行者是一个非常尴尬且无奈的职业,相信我,你绝对不想要干这行的。要么象你这样魂穿。要么就象小七那样做神者,掌管一个时空版块,这样才好。”

    林听雨道:“那我岂不是永远都去不了血溅峰了?”

    小眼道:“你去血溅峰干嘛?难道你以为连影都无法深入的血溅峰底,你可以进的去?”

    林听雨沉默。

    小眼接着说道:“如果你真的想去血溅峰。那就好好努力吧。其实,只要你的肉身实力足够强,就算只做魂穿者,不做时空行者这个行当,有一天你也是有可能成为小七那样的神者的。不过。就算到了小七那样的强度,你也没办法深入血溅峰。”

    林听雨沉默半晌,突地说道:“小眼,你说我以后在执行任务魂穿的时候,是否还有可能再遇到展拓的前世?”

    小眼道:“这事很难说啊!”

    林听雨道:“我求小七给我走走后门,你说能成吗?”

    小眼想了一下,却道:“第一,小七所掌控的时空版块,其中到底有多少个时空有展拓的前世,这点你不知道。如果只有玉渊那个时空。那你就不可能再找到展拓的前世了。

    第二,就算小七管辖的时空版块中存在许多个展拓的前世,他想要安排你穿越过去,也要看时机。至少得有敖惜那样的人能够联系到花花世界,可以给小七机会,把你的灵魂送入那个世界才行。

    你不要以为小七身为神者,就可以不顾时空法则任意行事了,这是不可能的。”

    林听雨想了一下,遂贼兮兮地道:“小眼,你说我是否可以在不违背时空法则的情况下。带些东西给展拓的前世,提醒他将来要生的事?”

    小眼道:“这恐怕不行。你看,你当初遇到展拓时,是刚刚开始魂穿吧。

    可是展拓却什么都没对你说过。而且,有些可能会涉及到时空穿越的记忆,他还特意将之抹去了,就是怕你的记忆时间轴出现问题,从而导致疯魔。

    而且,若是你的行为万一导致时空的进程生大的变化。还很可能会导致你和展拓在整个世界中的消失。”

    林听雨眉头皱了一下,道:“可是我在做敖惜的时候,已经令那个时空的进程生了很大变化。敖惜在的时候,并没遇到那场冥王反叛的战争,但是我在的时候却”

    小眼道:“敖惜在的时候没遇到那场战争,但不代表那场战争就不存在了。必定是在敖惜死后,冥王准备充分后才反的。而你的到来,也只是将这场战争提前了一些时间,总体来说,时空的进程并没改变多少。”

    其实,以林听雨现在的能力,想要对时空进程有大的影响还不可能。

    但是,如果她遇到的转世是玉渊那样的级强者、世界之主;如果她对这个世界之主做了什么,导致的世界进程变化就可能会非常巨大。

    到那个时候,小七就会强行把她的灵魂招花花世界,她根本就不能成事。

    小眼怕林听雨不重视这件事,又重重地强调道:“记住,如果你强行改变时空进程太过巨大,就会导致你,甚至那个时空的另外一些人受到时空法则的屏蔽而消失掉。

    这些人当中可能就有展拓的前世哦。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在现世中可能根本就无法遇到展拓,或者遇到的‘展拓’已经完全不是你所遇到的展拓了。”

    林听雨无奈地叹息一声,郑重说道:“我知道了。我绝不会胡来的。”

    林听雨仔细忆和玉渊在一起的细节,悠悠地说道:“小眼,你说,为什么我感觉和玉渊的经历,有点象我前世为蔓珠沙华时那个阎君的经历?不过,那个阎君虽然也在未登基前遇到了他心怡的女子,却不似玉渊那样永远思念着那个女子。”

    小眼翻着白眼哼了一声,一副鄙视的样子,道:“这有什么奇怪?世界本来就在不断重复着相似的故事。”

    好吧,连歌中都有唱“不断重复着昨天的故事”,林听雨知道,她在自己无数次的穿越生涯中,会遇到类似的经历不应该感到惊奇。

    更何况,这两件相似的经历是生在不同人的身上,而这两个不同的人,因为性情大异的关系,处理的方式也很不相同。

    ps:  感谢:浅樱投了1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