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644 怕极了

正文 644 怕极了

    “无影那么喜欢乐曲,我就用应湖音试着为他弹奏一曲,看他喜欢不喜欢。  ”林听雨兴致上来,拿起桌上的应湖音,十指微挑,开始弹奏。

    房间内立时就传来铮铮的琴音,传遍了几乎整个展家大院。

    展倾绝听到这铮铮琴音,着实身心一震,脸现骇然之色,匆忙就来到了林听雨的房间门外。

    他伸手敲门,急问道:“听雨,出了什么事?”

    咦,爷爷为什么这么问?林听雨心中纳闷,感觉好象她这里出了什么大事似的。

    她赶紧息了琴音,挥手解除了房间的禁制,走去开门,道:“爷爷请进,我正给无影奏琴,看他喜欢不喜欢。”一边说一边将展倾绝让进房间内。

    展倾绝进屋后仔细打量了整个房间一番,松了一口气,道:“你没事就好。我听那琴音虽然未催动法力,却非是普通的凡人界琴能够奏出来的音色,还以为是有什么人闯入你的房间,所以赶过来看看。”

    林听雨怪异地看了他一眼,道:“爷爷,这里可是展家大院,有展家结界守护着,外人哪能轻易闯得进来?”

    展倾绝脸色却是好难看。

    林听雨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道:“爷爷,难不成当今的修仙界,还暗藏着什么能够闯入展家结界的强者?”

    展倾绝道:“拓儿能借展家祖上传下来的‘十面埋伏’毁去公孙氏的府邸,有人闯进咱们展家的结界,又有什么奇怪的?”

    顿了一下,他又有些无奈地道:“我说听雨,拓儿到底去哪儿会友去了?怎么这么多天还不来?他自己惹了一堆祸事出来,他可好,拍拍屁股就不见人影了,整天让我这个爷爷给他擦屁股,哼!”

    林听雨心知他是在为展凝的事忧心;而且看展倾绝的样子,貌似修仙界还有什么大事让他担心。    、、这事多半还跟展拓毁去公孙氏府邸有关。

    她道:“爷爷,姑姑可好些了?”好不好她自然比谁都清楚,但这事不能让爷爷知道啊!

    展倾绝道:“那孩子也是命苦的。年轻的时候就遇人不淑,被个渣男给骗了。搞得性情大变,阴戾得很;如今还被公孙老太婆这个过去一直交好的朋友给害成这般模样,真的是唉!”

    说到最后,他无语得只能摇头叹息了。

    小眼暗中翻着白眼,哼道:“她命苦也是她自己找的。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能赖谁?她连自己的子侄至亲都不放过,要行那夺舍的无耻之事,落得这样的下场已经算是轻的了。 、、、、”

    展倾绝又道:“不过她身体上并没受到什么伤害,她又是个修为高的,寿元还长着,早晚有一天,爷爷会找到法子治好她的,你不用担心这事。”

    林听雨点点头,一脸关切地道:“那好。爷爷,有什么好法子治疗姑姑。你一定要提前告诉我一声哦,也让我跟着高兴高兴。”

    小眼偷笑,道:“呵呵,清清,其实是你想在展倾绝之前跑去在展凝身上做手脚,免得她真被展倾绝治好吧。呵呵”

    林听雨不置可否。

    展倾绝那里已经爽快地答应了林听雨,连连点着头“嗯”了一声。

    展倾绝兴奋地逗了展无影一会儿,那展无影对这个曾爷爷欢喜得紧,不时被他逗得咯咯地笑出声来。林听雨都感觉出这孩子的灵魂中透出的欢喜。

    只是,这孩子突兀地嚎的一声大哭起来。把林听雨和展倾绝都吓了一大跳。

    “这孩子是怎么事?”展倾绝脸色好不难看地道,“听雨,你快哄哄他。”一副抓瞎的样子。

    林听雨赶紧把孩子抱了起来,无限妙音居然感觉到这孩子灵魂深处透出来的恐惧。不知道是被什么给吓到了。

    以林听雨现在的灵魂强度,如果这孩子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她应该也能看到才对。可是

    忽地就见展倾绝对着她身后说道:“哇塞,拓儿,你来怎么也不打声招呼?这位道友是”

    展倾绝警惕地打量着对方。

    林听雨已经转过身来,就看到影带着一个身材瘦长、隐隐透着一股书卷气的清秀男子站在不远处。

    影看了一眼她怀里正哭得声嘶力竭的孩子。转头看向那个男子。

    那清秀男子眉头微皱了一下,转头朝影点了一下头。

    “这位是我的好友,常野。”影淡淡地指着身边的男子介绍。

    林听雨一颗心顿时漏跳了一拍,影前几天是说要去找一个朋友,还说要带到家里来,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花花世界里的另一个神尊常野。

    展倾绝并不知道常野的神通,还以为他也是修士,只不过展倾绝现自己无法探出对方的修为,刚才才有些警惕,想来是觉出对方的修为在他之上吧。

    他道:“原来是常野道友。”

    既然“展拓”没有说这位是“常野前辈”,而只是淡淡地介绍对主是自己的好友,那,他就没必要点破对方是修为强大的前辈,免得坏了人家的兴致。

    当然,他也不好象面对与展拓同阶修为的小辈时那样自称“前辈”。

    常野冲他点了点头。

    影道:“爷爷,我们有事要与听雨谈,请您先避一下。”

    展倾绝看了一眼常野,低头走出房间,嘴里却有些不愤地嘟囔着:“什么事还要瞒着我这个爷爷啊?”

    常野好笑地传音道:“你们这个爷爷还真是个活宝。”

    影道:“不必理他。他就是闲的”

    这话,还真是象展拓说出来的。林听雨有些无奈且嗔怒地瞪了影一眼。

    影轻咳了一声,沉默。不过,没忘记使法术锁了门,并且在房间里设置了厉害的结界。

    展无影已经哭得声嘶力竭,可还是在哭,小脸都哭得红了,两只小手紧紧抓着林听雨胸前的衣裳,一副怕极了的样子。

    “这孩子怎么事?”林听雨奇道,“好象比上次见到你怕得更厉害了。”

    影道:“我想,应该是常野在这里的缘故。”

    林听雨看向常野,奇道:“到底怎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