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693 黑化男主养成中(十二)

正文 1693 黑化男主养成中(十二)

    他说道:“可是秦雪,你不是那个男人的妻子,那,那个男人死了,你也没办法继承冯氏了?”

    林听雨心头一震,脑中闪过刚才在厨房这孩子提着刀的样子,忙道:“天际,你和灵灵都还年幼,未来有的是机会找冯明扬算账,你可不要做傻事,把自己的一辈子给毁了。”

    冯天际道:“可是,就这样任由那男人逍遥自在地活下去吗?我妹妹怎么办?只要他活着,他就会一直伤害我妹妹,我不能让我妹妹被他这样欺负。”

    “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林听雨道,“我也说过,以后每天晚上我都会陪在灵灵身边,这样冯明扬就没有机会再欺负你妹妹了。”

    冯天际却是一直抱着她,将脸全都埋进她的胸口,沉默下来。

    林听雨等了半天不见他吭声,眸中的目光逐渐转厉,道:“天际,你要是真等不急找那个男人算账,那么,咱们一起好好地拟定一个计划吧。既不伤害到无辜的你我,保护好可怜的灵灵,又让冯明扬得到惩罚。”

    冯天际一听终于来了精神,抬起脸来,目光炯炯地看着她,问道:“什么计划?”

    林听雨所说的计划,其实是在她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就在脑中一直思考的,但至今并未真正成形。因为她对冯明扬和他的公司了解得还太少。

    她打算在离间冯天际和冯明扬的父子关系这段时间里,寻找机会摸清冯明扬公司的情况,然后再进一步完善这个计划。

    但没想到,冯天际和冯明扬之间极为亲密的父子关系竟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打破,而打破它的原因又是这么的让人无法相信,甚至说无法接受。

    把自己的初步计划说出来之后,林听雨道:“天际,这个计划要是真的施行,原本你有权继承的冯氏可能会不复存在。”

    “不要紧,就按这个计划实行吧。”冯天际凉凉地道,“我现在只有妹妹一个亲人,绝对不能任由她被别人欺负。”

    林听雨觉得自己是在诳骗小孩子,道:“这样,计划实行中,原本属于冯明扬的股份,都转移到你的名下。”

    “你不要?”冯天际惊道。

    这个孩子虽然还只是十二岁的少年,可是他现在的思考能力和说出的话都成熟得让林听雨心惊。

    这孩子到底是年幼丧母,本就比别的同龄孩子成熟一些,如今又知道了他自己的父亲竟然对妹妹干下那咱禽兽不如的事,一下子又成长了不少。

    只是这样的成长,就连林听雨这个穿越过来替秦雪报复的人都有些心痛。反正秦雪的愿望只说想让冯天际成为傀儡,被她操控着毁掉冯明扬和陆建辉,又没说要把冯天际怎么样,林听雨就擅自做了主张。

    她道:“我要来也没什么用。”任务一结束,她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顿了一下,又道:“不过,拿到你父亲的股权之后,你要替我做一件事。”

    冯天际道:“什么事?”

    “陆氏,你听说过吗?”林听雨问。

    冯天际出身在冯家这样的富豪家族,对于同一个圈子里的陆家当然早有耳闻。他点了头。

    林听雨道:“收购陆氏,让陆家破产。”

    冯天际愕然道:“你和陆家有仇?”

    林听雨淡淡地道:“就是看他们不顺眼。”

    “我答应。”冯天际道,“只要能毁掉那个男人,让他再也不能靠近我妹妹,并且替我妹妹出了这口恶气,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林听雨轻笑出声,道:“希望你记住今天做出的承诺,千万不要在收购陆氏企业的时候手软。”

    冯天际道:“我为什么要手软?陆家向来和我们冯家不对付。就算我不去收购他们,估计他们也会想把手伸到冯氏来,来收购我们冯氏名下的企业。”

    林听雨嘴角抽了一下,心道:“这个冯天际还真不是一般的妖孽,这才多大呀,居然已经看出了陆建辉的居心。幸好我现在没有与他为敌,不然还真是麻烦。”

    一大一小两个人在这里密谋,不知不觉天已大亮。吴妈已经过来敲了门,提醒他们该吃早饭了。

    按照两人商量的,两人谁也没表现出异样来。林听雨起初还在担心冯天际无法隐藏好自己的情绪,但她很快就发现她根本就是在瞎操心。

    冯天际表现得和以前一样顽皮开朗,与他那“亲爱”的父亲一早上都聊得很“嗨皮”。

    因为冯天灵有些“感冒”,所以并没下楼来吃早饭。冯明扬吃完早饭后叮嘱林听雨,要记得把早饭拿到楼上,亲自喂小灵灵吃早饭,这才上班去。

    单看他这番关心的模样,谁能想到他昨晚竟然对自己的女儿干下那种禽兽事?而且,小灵灵必定是会被他嘱咐过,千万不要把他干的那些事说出去。小灵灵年幼无知,会听爸爸的话不说出去一点也不奇怪。

    林听雨依冯明扬之言去给小灵灵送早饭。

    小灵灵脸色很难看,冯明扬没对别人提起她晚上癫痫病发的事,只对外人说“感冒”,可以想见他对外人一直隐瞒着这孩子有这毛病的事。

    “妈妈,妈妈昨晚去哪里了?为什么不来陪我?”冯天灵呆呆地看着林听雨,噘着小嘴喃喃低语,象是在对她真正的已逝去的妈妈说话,又象是在抱怨林听雨。

    林听雨很是为她心疼,耐心地哄着她喝了些牛奶,吃了一点面包,便守在床边拍着她睡去。

    冯天际背着书包去上学的时候路过这个房间,看到半敞开的门内,林听雨正在轻轻拍着他的妹妹,哄着他那可怜的妹妹睡觉,眼圈一红。

    但他很快就将悲伤难过的情绪掩了下去,装出一副笑脸上学去了。

    “老王,今天中午记得来接我,我要陪秦雪和妹妹一起吃午饭。”冯天际道。因为家离学校比较远,以前他都是在自带午餐,在学校吃的。

    专门负责送他上下学的司机老王迟疑了一下,道:“呃,这事要不要请示一下冯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