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667 影界大佬(七)

正文 667 影界大佬(七)

    林听雨嘴角抽了一下,道:“你有他的名片?从哪得的?”如果是捡的话,苏盈盈不会说陈北飞不好伺候。  、

    苏盈盈道:“是他给我的。那个,我十八岁的时候被他的狗咬了一下”

    她提起这事,林听雨立刻整理她曾传给自己的记忆,便也跟着记起这事了。其实那是只长不大的小狗,可爱得很,可是苏盈盈胆小,对凡是长毛的小动物全都怕得要死。

    本来那只小狗是不咬人的,可是苏盈盈在公园里散步的时候见到它就活见鬼一般,又叫又跳的,还拿石头砸它,结果把小狗给激怒了,上去咬了她小腿一口。

    而且,小狗咬了她一口之后,居然又从旁边跳出来两只大狗,当时就把苏盈盈吓得魂都没了。

    还好那狗的主人及时出现,制止了几只愤怒的狗狗。当时苏盈盈吓得亡魂皆冒,只是感觉对方塞了一张名片给自己,还说让自己去什么地方找他的秘书解决打狂犬疫苗的事。

    等到苏盈盈神的时候,那个人早就走没影了。她手里就拿着一张名片,上面的名字就是“陈北飞”。可是以苏盈盈那种胆小怕事的性格,哪里去敢找上门去,自己跑去打了狂犬疫苗了事。

    那只小狗,说起来还不到两个巴掌大,而且可能还没长成年的缘故,牙齿也没长成,苏盈盈小腿上的伤没到半个月就好利索了,之后她除了继续怕猫猫狗狗之外,就没再想起这事。   、、

    “千万不要接这份工作,那个陈北飞养了好几只狗。”苏盈盈急道。

    你这也算是拒绝的理由吗?林听雨心道。不过想到苏盈盈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这次穿越来的真正任务,还以为自己的任务就是为了让她免于挂科,而作为交换,林听雨获得了在这个身体里暂时生活的权利。

    “我不怕狗。”林听雨道,“而且,告诉你哦,我以前是一个驯兽师。连老虎、狮子都驯过,所以,驯两只狗,那是小意思。”

    “你说的是真的?”苏盈盈居然兴奋起来。“你真有这么厉害?”

    “放心好了,狗狗这种事,交给我。”林听雨道,“还有,我们一定要赚上一大笔钱。家过年,让爸爸妈妈看到,他们的女儿并不是没用的废物,已经可以自己赚钱了,这不是很好么?”

    苏盈盈其实对自己的人生也有很多向往的,听林听雨这么说,也跟着心动起来。她没再反对去陈北飞家里做女佣的事。

    所以,正式放假后,林听雨就穿着一身女仆装出现在了陈北飞的别墅里。

    他的狗全都放养在别墅的花园里,那里有大片的草坪。面积足能赶上一个足球场,狗狗整天在那里撒欢。

    那几只苏盈盈见过的狗,有一只就是俗称长不大的那种,学名叫什么林听雨也不清楚,如今已经过了一年了,可是它的个头还是那么大。

    另外两只大的,一只是萨摩,一只是拉布拉多,另外还有一只苏盈盈没见过的金毛。

    在林听雨的认知里,这几种狗虽然个头不小。但是性子却极温和。估计那天是看到苏盈盈拿石头砸它们的小伙伴被激怒了,所以才冲苏盈盈叫了几声。

    狗这种东西,虽然智商不比人,可是他们的记忆力和嗅觉都很好。所以。当林听雨出现在草场上,手里虽然拿着食物,可是,那三只见过苏盈盈的狗立刻就狂吠起来,对这副身体还有一些敌意。

    “快快走!天啦,这喂食的工作就不能交给别人吗?”苏盈盈吓得狂叫。好在林听雨的灵魂强过她太多,她没办法控制身体,所以这副身体才没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

    林听雨只是目光温和地看着那几只狗。

    很奇怪,那几只狗居然叫了几声就安静下来,还匍匐在地,一副乖巧臣服的样子。

    林听雨的灵魂可是仙魂,虽然她的技能被封印了无法动用,可是这仙魂自然散而出的气息,要是连几只狗都镇不住,那也太没用了。

    “乖,过来吃饭。”林听雨朝那几只狗招手,将桶里的骨头和肉朝它们抛过去。

    它们赶紧跑过来叼到一边去吃。

    那只萨摩年纪大了,牙齿松动,已经吃不了这些,林听雨得到管家的吩咐,要特别喂食肉汤泡过的馒头。这馒头放在食盒里,得送到狗的身边去。

    苏盈盈又恐惧得尖叫起来,林听雨只得在灵魂中一边安抚着她一边靠近萨摩,将食盒递到了它的嘴边。

    萨摩乖乖地吃着馒头,林听雨伸出手去抚摸它的头,它只是抬眼亲昵地看了看她,继续埋头吃饭。

    苏盈盈见这大家伙居然这么老实,惧意顿时去了大半。

    远处,别墅主宅的一层落地窗前,一个高大英挺的身影刚刚下车,看到草场上的一幕,不由得脸露讶色。

    他走了过来。

    林听雨见萨摩把馒头狼吞虎咽地吞个精光,就将那食盒收起,打算去厨房清洗,谁知身就看到陈北飞立在不远的地方。

    林听雨以前还不知道陈北飞和苏盈盈见过面,不久前才想起这档子事来,一时愣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还好苏盈盈本身就是胆小怕事的,所以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正符合苏盈盈的风格。

    “我记的你以前很怕狗。”陈北飞说道,声音低沉富有磁性。

    林听雨道:“嗯确实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我很怕狗。”她惯常地结巴,给人一种胆怯的感觉。

    陈北飞奇道:“为什么现在不怕狗了?”

    林听雨眼珠转了转,道:“因为有一一个驯兽师穿越到我身上,她她曾经驯过老虎和和狮子,至于狗狗,她驯起来容易得很,我得了她的一些记忆,就不再怕狗啦。”

    说到后来,她一副为自己居然讲了这么一大堆话而兴奋的模样,讪讪地笑了起来。

    陈北飞一听噗哧一笑,进而哈哈大笑起来。

    “小丫头,你这是在讲笑话吗?”他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