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725 公子世无双(二十二)

正文 1725 公子世无双(二十二)

    她道:“那又有何不可?爹,你说呢?”后面一句话当然是问黄药师的。

    黄药师道:“既然欧阳贤侄同意这样比试,我自然没有异议。”

    林听雨便朝黄药师伸手来,道了句:“请黄岛主赐教。”

    黄蓉立刻拉着郭靖退后,眉眼间的得意和兴奋还未褪去。洪七公也退远了些,暗中伸手点了点她。黄蓉打的什么主意,自然也没瞒过洪七公。

    她这主意,分明是以黄药师之长去压欧阳克之短。

    孰不知,此时的欧阳克早非昔日的欧阳克。而他们以为的欧阳克之短,也并非是如今这个欧阳克的短处。

    那黄药师率先吹起了洞箫,箫声中酝酿了强悍内力。黄蓉和李莫愁都受不住他们这种强大的内力比拼,不自觉地捂住了耳朵而郭靖和洪七公则是以自身内力相抗。

    林听雨听着洞箫的旋律,起起伏伏,时而有如海浪涛声,时而有如静夜凝思,想来是那首极为出名的碧海潮升曲。

    待到一个音节停顿之处,她突地开口,起音极高,唱了起来:“云想衣裳花想容……”

    只才唱了一句,顿时令满场皆惊,就连比试中的黄药师都惊得一口气没接上,令洞箫在这一瞬间都停顿了下来。

    “停。”黄蓉立刻趁机喊道。

    “黄蓉妹子,怎么了?”林听雨淡笑问。

    黄蓉听他说话,看着他有些愣神,惊道:“刚才那句诗是你唱的?”

    “正是。”林听雨道。她所唱的乃是李玉刚的霓裳羽衣舞,起音高不说,还是一个女子的高音。

    以她的无限妙音之能,虽是在欧阳克这样一个男子的肉身内,但想要唱好这首歌却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她对声音的掌控能力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人所能比的。

    只是,没想到竟然才只一句便震惊全场。

    郭靖憨直地道:“可我听那声音,分明是一个女子。”

    林听雨道:“郭靖,不知你可曾看过唱戏,那些唱女角的,你真的以为他们都是女子吗?”

    郭靖震惊道:“他们都是男子扮的。难道说你……”

    “在下只是会变些声而已。”林听雨淡淡说道。

    郭靖由衷地赞叹道:“没想到欧阳公子身负如此才能。”刚才对方唱出的诗,他丝毫听不出是男子的声音。

    黄药师道:“蓉儿,你不要再打搅我们。”虽然黄蓉刚才喊“停”着实帮了他一下,但是他黄药师可不需要这种女儿帮衬下得来的第一。

    “贤侄,我们继续。”他对林听雨道。

    林听雨点了下头。

    黄药师将洞箫举到唇边,再度吹奏起来。

    只是这一次,在黄药师箫曲刚刚响起的时候,林听雨就开口唱了起来:“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相瑶台月下逢……”

    她这首霓裳羽衣舞与黄药师的碧海潮升曲的曲音完全不搭嘎,可是她就是这般起高音地唱了起来,并不去管黄药师的箫声。

    最后,黄药师竟然不自觉地将箫声与她所唱的曲音相和,变成给她伴奏了。

    而她那不夹杂半点男子粗犷之音的女子高音,早就将在场的几人完全吸引住。若非她和黄药师的音波之中都饱含着强悍的内力,怕是大家都忘了这是一场武功比试了。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

    一歌已毕,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林听雨见黄药师自觉停了箫音,朝他抱拳施礼,道:“黄岛主,多谢赐教。”

    黄药师由衷地赞叹道:“贤侄如此才学武艺,足可独步天下。”

    林听雨笑道:“黄岛主,过奖。今日比试已毕,晚辈要回白驼山了。”

    她想回去看看那个欧阳锋到底怎么样了。九阴真经这位叔叔修炼得如何了。

    “回去后,代我向你叔叔问好。”黄药师道。

    既然郭靖和黄蓉在牛家村曲家酒馆秘室中疗伤时,欧阳克和欧阳锋都在白驼山,那么,原著中欧阳锋意欲暗算黄药师,梅超风替黄药师挡上一记攻击的事也就没有出现。

    是以,黄药师此时与老毒物欧阳锋并没有反目。

    林听雨点了点头,便朝一边早就满眼崇拜之色看着她的李莫愁示意了一下,转身踏着轻功悠然而去。

    只是去时,她有意再次显露一下自己的本事,是以又再开口唱起那首霓裳羽衣舞:“云想衣裳花想容……”

    这首歌她故意以内力逼唱出来,余音袅袅,漫延在整个华山之巅,荡起漫漫回音。

    此时山巅的雪被轻风扬了起来,与这远远传来的歌声相伴,好似羽衣轻舞,扬扬洒洒,曼妙非常。

    黄蓉也被此曲此景所迷,只是待歌声终于远去到她听不到的时候,仍旧忍不住不服气地嘀咕了一句:“切,显摆什么?”

    洪七公呵呵笑道:“蓉儿,你有所不知,他是在故意告诉咱们,别看他与黄老邪比试了一场,但仍旧内力充沛,就算再连续力战几个我们这样的高手亦不惧。”

    黄蓉噘了噘嘴巴,没吭声,心中却在想:“没想到才这么短的时间,欧阳克竟然就有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都是因为那个叫听雨的女子吗?若是这天下能有一人为我也有如此剧变,那我……”

    她会不会转而爱上他呢?这个问题的答案黄蓉自己都不知道。只是她却在心底里无比羡慕那个“欧阳克”曾提起的他所钟情的那个名叫“听雨”的女子。

    黄药师忘着林听雨远去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风雪之中,才悠悠叹息了一声。

    洪七公问道:“怎么了黄老邪,败给了后辈,心里不舒坦?”

    黄药师却道:“此子了得,才学武功竟似远在他叔叔欧阳锋之上,气派更是非凡。他日我定要亲上白驼山拜会,与他一起谈论音律武道。

    七公,你我都老矣,但在世时能得遇此子,也算是不妄此生了。”

    洪七公哈哈笑道:“说的不错。他日你上白驼山记得叫上老叫花,咱们再与他比上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