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675 真公子(二)

正文 675 真公子(二)

    这也使得他形成了骨子里懦弱,表面上纨绔娇纵的性格。   、、、、

    要是他父亲、叔父等朝中猛将一直都在,能一直为他遮风挡雨的话,他这样的性子也无所谓,反正有人罩着他嘛,他想怎样就怎样。

    可是,两年前大宛国与西部的混沌国开战,他的父亲甄闲云、叔父甄闲宇,都在这场战争中死亡。

    本来甄闲云刚刚三十多岁,甄闲宇甚至还不到三十,因为一直在边关连妻子都没来得及取;他们二人其实还可以继续为甄家诞下子嗣,谁想竟是在与敌国的恶战中相继丧命。

    最后,老将甄成飞率龙威战队增援西部边疆,这才击退了混沌国的大军,重新稳定了西部边界。

    可惜死者不能复生,甄家第二代就此断了。

    整个甄家,就只留下甄成飞这个已近六十花甲的老将和一个刚刚十六岁的小孙子甄云生这两个男丁,剩下的就是一群女流。

    甄成飞和全家就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甄云生的身上。

    这在甄云生看来就是,祖父突然对自己严格了起来,连边关都去得少了,整天在家里盯着他习武学文,一刻都不肯放松。  、

    但是他从小养成了好吃懒做、好逸恶劳的习惯,吃喝嫖赌倒是非常感兴趣,但是让他面对需要刻苦修炼和学习的文治武功,他实在是各种痛苦。

    最主要的是,他从小就生长在脂粉堆里,说好听点儿,是行事讲究温文尔雅;说不好听,那就是很“娘”,女里女气,没有半点儿爷们气势。

    这点尤其让甄成飞头痛。而且,因为这点,甄云生一旦站在祖父所率领的龙威军面前,就会被一众军士取笑。

    这也让甄云生心中生起浓浓的自卑。如此更是不愿意习武修文,只想整天吃喝玩乐,含糊渡日。

    甄成飞为这事还打了他几次,可是他是甄家仅有的男丁子嗣。甄成飞哪里舍得下狠手真打?结果,没几天,甄成飞反倒因为心中郁结病倒了。

    这下子,整个甄家可乱了套,而且。甄云生现,一旦没有了祖父这根大梁在府中镇着,家中的仆役都对他们甄家姐弟不敬起来,连他的母亲居然有一次还被个婆子给骂了。

    这还是有陈管家看着的结果。    可惜陈管家自己一个人,本身又只是个下人,没有顶事的主子在那儿撑着,仆役们也对他显示出不敬出来。

    甄云生直到此时,心中才产生了浓浓的危机感。他虽然是个没啥用的纨绔,但却不是傻子;他明白是自己这府中的唯一男丁根本就不顶用,而祖父甄成飞又病倒的缘故。在别人眼中看来,甄家马上就要倒了。

    所谓树倒猢狲散,那些仆役有许多已经在寻门路,往别的世家大族投靠了。

    好在甄老爷子带兵打仗了几十年,大阵仗大风浪都经过不少,病了几天,心中的郁结之气散了些,身体复又好了起来。

    他是个习武之人,身体向来健壮,身子一见好。他就又开始每天习武健身,如此个把月后,身子骨倒跟没病的时候一样了。

    甄府复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不过。经过这一次,甄成飞也知道府中的仆役并不是个个忠心的,所以,他将仆役换走了大半,将一些随他征战多年、已经无法再出征的老兵或伤兵调到府中来为仆。

    一方面这些老兵伤兵都是他亲手带出来的,对他肯定忠心;另一方面。他也希望能借此机会给这些已经无法靠当兵为生计的旧部一个吃饭的营生,免得他们日后生活艰难。

    甄成飞对甄云生这个孙子,却只剩下恨铁不成钢了。

    甄云生心中其实也挺恨自己不争气的,可是,他就是吃不了那个苦去练武,学文又觉得枯燥乏味,一看书就打瞌睡。所以,他心中可是不止一次祈求上苍,就算不让他成为拥有文治武功的将才,但让他能有点男人气概也是好的。

    也不知道是怎么事,以前他每次在心里祈求上苍,老天爷从来都没啥反应。

    可是这一次,老天爷居然有了应,还说会派一个非常厉害的灵魂来到他的身体,代替他生活一段时间,只要他跟着对方学习,用不了多久,就会变得非常有男子气概。

    他以为老天爷肯定是要派个他爷爷那样的盖代人物来,这两天一直都千盼万盼啊谁知道现在一看,来的居然是个女子。

    甄云生深深觉得,自己是不是被什么妖魔鬼怪给耍了?

    甄云生不是苏盈盈,在身体的小角落里一待就能好几天无声无息,连点灵魂波动都没有,这丫的已经在角落里哭上了。

    林听雨分外心烦,道:“我说甄公子,该哭的人应该是我吧!”

    她好好一个女人,现在成了变性人都没闹腾呢,这位人们口中的“甄”公子,居然还哭上了,好象她穿越到他身上,他有多委屈似的。

    甄云生听到她的话,“幽幽”地朝她看了过来。

    林听雨一见,心中更烦,喝道:“够了,别跟老娘这儿摆张刘兰芝一样的受气媳妇脸,给谁看?”

    甄云生的灵魂颤抖了半天,终于壮着胆子问出一句:“你你到底是何方妖孽?”

    林听雨道:“老娘是何方妖孽,跟你有关吗?你老实待着你的,老娘把你彻底活成个爷们样儿不就完了嘛!”

    甄云生不吭气了,可是灵魂波动却是异常的明显,被林听雨捕捉到,现这丫的倒是相信了她的话。为啥捏?因为她刚才那一席话粗俗得很,跟他爷爷兵营里的那些兵痞还真有些象。

    不管怎么样,反正甄云生这家伙暂时老实,别来烦她,林听雨就可以安心去寻找那个携带着系统的人了。

    想到自己这次穿越来的真正任务,林听雨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撩开床帏就走了出去。

    见甄云生的衣服就挂在一旁的屏风上,她上前将那身衣服拿了起来。古代男子的衣服,她不是没见过,以前她可是不止一次服侍玉渊更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