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729 象烟花一样灿烂(三)

正文 1729 象烟花一样灿烂(三)

    登上那场比赛的滑冰场,在众人面前就象烟花一样灿烂一次。哪怕那时死掉,但她终究是灿烂过一回。

    可是,她这样死了又算什么?

    陈景榆的愿望竟然就是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受原主的影响,这让林听雨觉得心里有些发堵。

    十二岁的陈景榆在检查出患病之后,她的父母就在一年多后又要了一胎。

    这一胎是龙凤胎。这对弟妹的年纪还小,父母的心思全都放在这对小龙凤胎身上,对于年纪渐大的陈景榆终究是少了些关心。

    大概就是因此,陈景榆的愿望中才没有提及她的父母亲人吧;甚至她也没想过要好好地活下去,活到正常人应该有的年龄。

    对于一个刚刚才十六岁的女生来说,她似乎远比许多要比她大上许多的成年人,更明白死亡随时降临、生命如萍无所依的凄凉含义。

    如今的陈景榆,刚刚被滑冰社的成员们一溜排挤,不得已不再去滑冰社了。但是赛事的报名还在准备当中,乔焕宇这个滑冰社的社长还没将参赛人员的名单真正报上去。离他报名的时间还有半个月左右。

    大家为了成功报到自己想要报的赛事,都在紧张地训练着。

    虽说不是大型的赛事,而且只是学校社团之间的比赛,但是想要参加,起码得过了乔焕宇这个社长和副社长段正贤的关。

    林听雨穿越过来要完成的,就是在接下来的半个月,想办法让陈景榆重新回到滑冰社,答应乔焕宇的要求,给柴思恩当陪练,然后以对高难动作来征服乔焕宇,让他同意由她代替柴思恩去参加双人花样滑冰的比赛。

    鉴于陈景榆的身体状况,林听雨还得必须保证她能活到那个时候,并且要和乔焕宇完成一系列优美的劝作,坚持到比赛结束。

    因此,林听雨先内视,检查了一下这副肉身的情况。这副肉身的心脏处血管确实有些异常,但是血脉流动现在并不能看出有什么不妥。

    估计就是心脏附近的血管异常造成她无法负荷高强度训练的。

    可惜林听雨现在拥有的时间太短,不然可以一个功法一个功法去试,看看哪部功法能够对这种心脏血管进行修复。

    如今的她,只能直接开始修炼起叶于飞传授给她的那部血魔功。这部血魔功修炼起来进益迅速,尤其是起步阶段,因为比较简单,所以她最慢也可以在一两个月的时间内突破第一层。

    而且,在突破第一层之前,她就可以拥有了少量的内功,可以依靠内功来对心脏正常活动进行一定的支撑。

    这样虽然不能保证让这副肉身的心脏康复到正常人的水准,但只要能让林听雨进行必要的训练,支撑到比赛结束就行了。

    陈景榆的愿望,就是要在那场赛事上,完美地完成诸多高难度动作,让大家看到她真正的实力,让她象烟花一样灿烂一次。

    她不是没有努力过,只是后来她由努力地练习滑冰变成了努力地活着。可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到底有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呢?

    林听雨并没有急于去滑冰社,而是一连请了三天假没有去上学。她在这个世界里的时间非常有限,学业什么的,就不必想了。

    因为请了三天假,接下来又是周末,林听雨总共有五天的准备时间。

    在这五天里,她先是努力修炼血魔功,虽然不能突破第一层,但是她毕竟是感觉到体内有了一定的内力,可以多少护持陈景榆这肉身内那较普通人脆弱的心脉。

    除此之外,她将那套比赛需要做出的滑冰动作仔细看了好几遍,在脑中过了数遍之后,又寻了一个比较冷淡的滑冰场,在那里练了半天。

    因为原主肉身本身就有很强的滑冰底子在,林听雨练习几遍就将那些专业选手才能做到的动作做得差不多了。

    这些动作照专业运动员还有些相当差距,但是比那个半路出家的柴思恩却强得多了。

    到了周一,林听雨背着书包去上学,在晚自习之前有一大段时间是学生自由活动时间,滑冰社多在这个时间段活动。

    林听雨就到了滑冰社。

    陈景榆一连好多天都没来滑冰社了,成员们看到她都带了几分惊讶。不过,象先前那样一起排挤她的事却没有出现。

    估计这些学生只是一时气愤,倒没想过真正让陈景榆离开。

    正在聚在一起看着电脑上的录像的一堆年轻学生,其中一个高大英挺、面容生得棱角分明、很显刚毅的男生,就是陈景榆一直喜欢的乔焕宇。

    看到林听雨来了,他眨巴几下眼睛,便站了起来,朝林听雨走来,道:“景榆,我知道了上次成员们对你起哄的事,已经批评过他们。他们也是意气用事,希望你看在大家都是同学的份上,不要与他们计较。”

    他说得未尝不是事实,可惜有些事却是没办法改变的。比方说,陈景榆已死,只能由林听雨代她活着这件事。

    想到这里,林听雨不免有些惋惜,却也只能安心完成自己的任务。她道:“乔学长,我改主意了。我愿意给柴思恩当陪练。”

    听她改变主意,乔焕宇和继他之后走过来的段正贤都是脸露喜色。

    而且那个段正贤还非常兴奋地道:“谢谢你景榆,肯给我妹妹当陪练。要是我妹妹拿了奖,我们一定好好请你吃饭。”

    听了他的话,林听雨眸中有嘲讽之色不被察觉地闪过。她又道:“不过,我有个条件。”

    乔焕宇道:“什么条件?你说。”

    林听雨道:“你曾说过,之所以拟定柴思恩与你一起完成双人花样滑冰这项比赛,是因为柴思恩比较有天赋,而且也肯努力,相信她在比赛来临时,能够达到全社团女生花样滑冰最强。”

    乔焕宇沉吟道:“不错,我是说过这样的话。景榆,我知道你现有的技术很高,要高出柴思恩,但是你平时并不象她练得那刻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