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682 真公子(九)

正文 682 真公子(九)

    他身边原本给皇子妃准备着一个座位,那皇子妃会在席间过来给诸人简单敬酒,以显女主人之仪。  、、、此时,皇子妃未至,五皇子就指了这个座位让沐谨妍坐。

    沐谨妍也不客气,直接坐了过去,说道:“五哥新辟府邸宴请庆贺,小妹前来凑个趣。不过父皇让我尽早宫中去,不好在外面逗留太久。”

    五皇子对自己这个妹子的脾气早有所知,当下笑道:“无妨无妨,七妹能出宫来给我庆贺,已经让我这个哥哥心里暖暖的。日后哥哥这皇子府,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只当是自己的府邸就可,千万别跟哥哥客气。”

    “这是自然,我哪里会跟皇兄客气?”沐谨妍淡笑着说道,拿起酒杯就敬了五皇子一杯酒。

    五皇子接下喝了。

    那沐谨妍似乎对这种宴会上的表面功夫不太擅长,如坐针毡一般,就想即刻离座而去,不期目光却落在正面席位上的少威侯“甄云生”身上。

    她还记得年前秋宴之上曾经见过这个甄云生,可是与眼前的这个甄云生感觉竟是完全不同。

    当时的甄云生佝偻着坐在席位上,左边说上一句,右边侃上一,似乎是想要极力融入众人当中,只可惜他是个无能之辈,几句话说得女里女气就算了,所论者也不是别人感兴趣的话题,因此别人对他总是恹恹的。

    最后,他也感觉无趣,只得老实坐在自己的席位上,只是比之前更佝偻了。

    可是如今的甄云生,举止间透着随意,眸中神色竟似是看破世情一般的洒脱,正襟危坐,竟颇有乃父之风。这不能不让沐谨妍惊讶。

    要说年前她在人群中现甄云生有所变化,因为当时只是在人群中一瞥,所以她虽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却并没太放在心上。

    但是甄云生因为是少威侯,现如今在小辈宴会上的位置可是非常重要显眼,她想不注意都不行。对方的变化,就好象有人用刀在她脑中重重地刻了一笔似的。让她有一种记忆铭心的感觉。

    她身后的颜若曦现她落在“甄云生”身上的目光有些异常,心里立刻有些不舒服起来,而且,系统在此时还给了提示:

    “主人,系统提示。一定要小心那个俊美入骨、却又娘炮的甄云生哦,任务目标对这个人明显很是注意呢。”

    颜若曦脸上扬起灿烂天真的笑容,唤了一句:“甄公子”

    林听雨抬眸,看向沐谨妍身后面的她,淡然道:“颜小姐,召唤在下,可是有什么事?”

    颜若曦见这厮故意做出一副清冷高远却又高深莫测的态势,不由得怒火中烧。  、

    那上沐谨妍本身就是个清冷高远的女子,对于与她同样性情的男子难免会多留意几眼。虽说沐谨妍也不大可能会喜欢上这个甄云生,但。只是多留意几眼,也令颜若曦很是不喜。

    不喜归不喜,颜若曦却不会去做沐谨妍不喜欢的事,争风吃醋可是沐谨妍最看不上的小女儿性格。

    她便笑得天真,道:“甄公子,以前见你,你好象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啊!”

    这句话,也正是沐谨妍心中最想说的。但是沐谨妍是绝对不会把这话公然说出来的,她只会在心里琢磨,更甚者会暗中派人盯上甄云生。看看他到底怎么事。

    不过此时,颜若曦将这话说了出来,却是非常合沐谨妍的心意省得她再麻烦了。

    沐谨妍脸上扬起极浅极淡的笑意,盯着林听雨。静等着她的答。

    林听雨扬唇一笑,道:“颜小姐,你上次见在下是在何时?在下最近几个月可是都被祖父禁足,连门都没出过呢。”

    颜若曦想了想,道:“上次在秋宴上见你,你感觉很很”她故意做出有话难说出口的样子。

    一般情况下。对方都会问上一声:“如何?”到时候颜若曦就可以顺势说出“你象个女人”之类有当众羞辱作用的话。

    可是,她一个女儿家,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又是被追问才说出这种话,“甄云生”想借这句话脾气就会显得很小气了。

    她想得挺好,可是林听雨才不会给她就坡下驴的机会,所以只是淡笑着看着她,静等着她的答。

    颜若曦见对方不按套路走,只得跳过这一节,道:“反正秋宴见你的时候,你与现在很不相同。”

    林听雨笑得一脸温和,道:“秋宴一别数月,你我皆与那时不同了。”

    颜若曦微怔,没想到对方竟然这样简单地将自己的问题搪塞了过去。

    沐谨妍对甄云生的变化比较关注和好奇。她说过,一门双侯,甄家绝对不简单。

    在她看来,甄云生以前表现出的那种畏缩窝囊样肯定是装出来的,如今或是时机成熟,又或者是甄家危机,若没有个年轻一代出来挑大梁,就要被京城中的其他贵族世家挤兑出去了,所以,逼得甄云生不得不站出来。

    她看着林听雨,脸上扬起有些清冷的笑容,道:“没想到昔日的甄公子,乃是一条‘潜龙’。”

    “潜龙?”林听雨说道,脸上笑容淡然依旧,“七公主可真会抬举在下。在下只不过是被祖父罚跪祠堂,在父亲灵前有所醒悟。

    说得简单点儿,就是我这个没爹的孩子,成了家中唯一的男丁,不得不站出来挑起家中大梁,而不得不逼着自己成长起来而已。”

    “是吗?”沐谨妍看着林听雨,明显对她的话很是狐疑。在沐谨妍看来,甄云生过去绝对是滔光养晦,有意隐藏自己的真实实力,所以,她做了一件令在场众人都惊骇不已的事。

    主位上的沐谨妍突地身化流光,右手成爪,朝林听雨天灵要害抓去。

    在座的诸多公子,虽有少小习武者,但是,却没有几个能有沐谨妍这样的身手。有些人还是以习文为主,于武道不甚精通,其眼力就连沐谨妍的动作都根本捕捉不到。

    众人其实只看到一道闪影突兀地在眼前闪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