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732 象烟花一样灿烂(六)

1732 象烟花一样灿烂(六)

    一个瘦削的男生道:“景榆,你这么厉害,那么难的动作,你都做得那么好,为什么不去参加专业滑冰比赛?以你的技术,说不定可以获奖的。”

    他叫,和乔焕宇一班,两人因为共同爱好滑冰,所以成了铁哥们。

    听他这么问,林听雨顿时感觉身体里涌起悲伤无奈的情绪,但她仍旧只清凉凉地笑道:“谁知道呢?这世上本来就有许多事不能尽如人意。”

    说罢,不想再提这事,她便将头转向了电脑屏蔽,道:“好啦,别说这些有的没的,看录像吧。这个录像我自己看过几遍,我觉得这些专业选手的动作,最主要的难度是在男女的搭配上。”

    说完她转头看向了乔焕宇。

    其实她想说的是,难度在乔焕宇是否能够跟得上陈景榆的速度和难度。

    如果男方的技术高度和速度都无法达到女方相当的水准,那配合起来将会非常别扭。

    所以说,配合是关键。

    林听雨希望乔焕宇能够听出她话里的意思。

    不知道乔焕宇是不是跟柴思恩配合的时候,总感觉柴思恩在拖后腿的缘故,此时听了林听雨的话,貌似是一点就通,不禁冷笑一声,道:“陈景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家伙估计除了他,没人能够明白林听雨话里的意思。

    林听雨直白地道:“坦白说吧,刚才我和正贤搭配表演双人滑的时候,完全没办法配合他。他根本就跟不上我的速度,且不说我后来做的动作,就算是刚开始的燕式旋转,他的动作也完成得非常慢。”

    段正贤被她说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反正林听雨这次来的任务,就是让陈景榆和乔焕宇一起参加双人滑比赛,然后在大家面前完成一系列相当难度的动作,让她能够在众人面前灿烂一回就行了。

    所以,林听雨才懒得去管这些人是什么想法。何况,这副肉身因为前阵子刚被他们排挤出滑冰社的缘故,对他们还存着膈应,也不希望她去讨好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乔焕宇哧笑道:“陈景榆,你是想说,你比我强,怕我在双人滑的时候无法跟上你的动作和难度?”

    林听雨道:“乔学长,在这个滑冰社里,男生里,的确是你的技术最好。可是,这不代表,别人就不能强过你。”

    乔焕宇冷笑道:“咱们可以一起双人滑试一试。看看是你跟不上我,还是我跟不上你。”

    林听雨哧声一笑,道:“好啊,不过今天不行了,我已经没力气了,只能等明天啦。”说完扔下被她的一番话惊得目瞪口呆的众人起身走了。

    道:“喂,你不是说要一起看录像吗?”

    林听雨道:“没兴趣和你们一起看,我回去自己看啦。”

    一句话得罪了在场所有的人。

    一个女生“切”了一声,嘀咕道:“得意什么?她今天来还不就是为了显摆一下那套优美的动作?”

    “话说回来,”兴奋且贼兮兮地道,“她那套动作我刚才录了下来,有没有人想再欣赏一遍?”

    几个男生立刻象打了鸡血似的围了过来。

    “咳咳!”乔焕宇轻咳了一声。

    众人向来惧他,哗的一下就散开了。大家继续看录像,或者在一边练习动作等等。

    段正贤嘴巴努了努,偷偷给发了条微信。

    好奇他明明都在一块儿呢,干嘛发微信?结果打开一看:“麻烦把你刚才录的视频发给我。”

    正要发,结果手机连续震动了好几下,敢情是有男生发现段正贤做的小动作,都受到了启发,都给他发了微信过来,让他把视频给他们发过去。

    身边的手机震动一下,乔焕宇没发觉;可是这接二连三地震动,他可能还发现不了吗?

    便见他的目光仍旧落在电脑屏幕,声音冷冷地道:“你们想要那段视频就公开的要,用得着这么偷偷摸摸的吗?,赶紧发完了视频,好接着看录像。其他人别耽误训练啊!”

    说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又喃喃嘀咕了一句:“难道陈景榆做的那些动作要比这段录像上的专业选手还要好看吗?竟然争相去看她。”

    话音未落,他就感觉自己揣在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打开来一看,竟然发现刚刚也给他发了一个林听雨那套动作的视频,顿时脸色发紫,怒目瞪向。

    他什么时候说过要看这段视频了?

    吓了一跳,赶紧解释道:“不好意思哦社长,人太多了,我想发快点儿,就在咱们的滑冰社群里按了群发,忘……忘记把你这个社长剔除出去了。”

    柴思恩道:“景榆真是厉害,居然能够做出那么完美的动作,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也能象她那样。”

    乔焕宇鼓励她道:“你在花样滑冰上很有天赋,只要你肯努力,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象她那样了。”

    柴思恩兴奋地道:“真的?”

    乔焕宇点了点头。

    柴思恩立刻象小鸟一样雀跃起来,只是当她看到段正贤正捧着手机专注地看,而听手机里发出的声音还传出同学们的欢呼声,猜想他正看刚才“陈景榆”那套动作的视频,不知为什么雀跃的她竟然有些黯然起来。

    乔焕宇还以为她在担心自己的技术不行,安慰道:“一起来看录像吧,别瞎想。到名额确定下来还有一段时间,只要这段时间你努力了,就不愁超越不了那个陈景榆。”

    说这话时,他的目光不自觉地看向冰场,眼前却是莫名地就闪过刚才“陈景榆”在场中的情景,想起了她的那个弓身动作。

    那时的她象是一只马上就要远远飞走的仙鹤,竟然带着几分莫名的神韵。

    乔焕宇有一瞬间的失神,还是柴思恩拉了拉他的手,大声唤了两声,才把他的神给唤了回来。

    “看录像。”乔焕宇简短地道,莫名地感觉心烦。

    第二天,还是这个时间段,林听雨又再出现在了滑冰场。乔焕宇已经在等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