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736 象烟花一样灿烂(十)

1736 象烟花一样灿烂(十)

    1736象烟花一样灿烂十

    段正贤这才了然,道:“反正你这次参加不了,下回还有机会。下回咱们两个一起,好不好?”

    “嗯。”柴思恩重重地点头答应,心中却在想:“可是正贤哥,你的技术照乔学长差得好多,下次乔学长又参加不了啦,唉!”

    “景榆,从今天开始,咱们两个就得一起训练了。”乔焕宇把林听雨拉到一边,很是郑重地说道。

    林听雨点了点头。

    乔焕宇道:“除了上课的时间外,每天要有三个小时待在这间冰室里训练,你有问题吗?”

    林听雨默了一下,道:“我只能保证一个小时在这里训练。”时间再长的话,她怕这颗心脏承受不住。

    乔焕宇脸色有些难看。

    林听雨道:“我和你的训练,只要训练咱们彼此间的配合和熟悉度就行了。”

    乔焕宇道:“你把双人花样滑看得太简单了吧,有些高难动作,比方说螺旋线,必须两个人一起训练。还有抛跳,托举捻转等等,这都是必须两个人一起训练的动作。而我们现在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了。”

    林听雨沉吟道:“那好,那我们就先从这几个难度较高的动作开始训练。”顿了一下,又道:“乔学长,我记得你定下柴思恩和你一起参加这项比赛时,这几个难度系数高的动作你全都给改掉了。”

    乔焕宇有些恼火地脱口道:“柴思恩能和你比吗?”

    谁想柴思恩此时正走过来,突兀地听到乔焕宇这句话,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更加难看。

    “思恩”段正贤跟在柴思恩身边,眼见柴思恩脸色大变,转身跑掉了,他大呼一声,愤恨地瞪了一眼乔焕宇,赶紧追了出去。

    乔焕宇转身就对上段正贤恶狠狠地瞪过来的眼神,又看到跑掉的柴思恩的背影,醒悟自己刚才的话被人家听到了,不免有些郁闷。

    他转过身来质问林听雨:“刚才怎么不告诉我思恩走过来了?”

    林听雨好不无辜地道:“谁知道你突然蹦出来那么一句?”

    “我”乔焕宇不禁语塞,忽地郁闷无比地一拳擂在林听雨身后的墙壁上。

    林听雨吓得想往后退,可是后背立刻就倚到墙上了。

    这下可好,两人这姿势

    “乔学长,你到底怎么回事?”林听雨无奈地道,“你能不能站了?”这姿势怎么看怎么让人感觉象是壁咚。

    乔焕宇却是抬眼瞪着她,眸中带着古怪的神色,问道:“陈景榆,你现在想好了再回答。”

    林听雨漆黑的眸转了转,奇道:“回答什么?”

    乔焕宇道:“你到底有没有时间和我吃饭、看电影、听音乐和一起复习功课?”

    林听雨的眸又再转了转,道:“听你说的这些,怎么感觉是你想和我约会?”

    乔焕宇瞪着她,眼睛都快充血了,有见过这么气人的女生没有?她是真不清楚自己和她说这些,就是要和她约会?

    面对这样的乔焕宇,这副肉身却是已经有些不受控制地湿了眼睛。林听雨感觉到鼻子发酸,想来是原主自己很有些伤心吧,但是她仍旧不愿意放弃她原本的那个愿望。

    其实,如果给林听雨一定时间将血魔功练起来,陈景榆这副肉身未必就不能活得和正常人一样,活到七八十岁也是很有可能的。

    可是陈景榆仍旧希望,能够在众人面前真正地展示一次她那惊人的花样滑冰实力。哪怕只有一次,一次之后她就此陨落,也在所不惜。

    也许,因为她在世时,乔焕宇所爱者是柴思恩而此时真正的她已经历经生死,成为一名死者,所以虽然乔焕宇现在发生转变喜欢上了她,但是已令她觉得这份爱失去了她想要的那种滋味,因此才没有过多的留恋吧。

    但是,伤心总是难免的。

    所以,林听雨已经控制不住地流下泪来,但她的情绪控制能力到底要比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生强得太多,是以很快就拭去眼泪,笑得有些凄凉意味,道:“乔学长,我曾经说过,这世界上总有许多事很难尽如人意。”

    “你到底在难过什么?你到底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交往?”乔焕宇皱眉质问。他终于感觉眼前这个女生可能有什么不能说,或者不想说的秘密。

    “我说过,我没有时间。”林听雨道。

    又是这句。乔焕宇感觉这话让他好不无奈也好不耐烦,心中越发地烦闷,突兀地就探过头去,用自己的唇狠狠地堵住了女生的嘴。

    林听雨吓了一跳,想要挣扎的,却发现原主却很希望这个突来的吻继续下去。她只得退出了这副肉身,让原主自己去享受。

    一番霸道的亲吻过后,乔焕宇道:“我不管你有没有时间,我刚才说的那些事,以后你都要陪着我。”说完他转身就走了,留下心脏狂跳不已的陈景榆靠在墙边,眼泪哗哗地流。

    林听雨回到这副肉身,运行血魔功将心脉护住。

    因为这些天来,不顾心脏的感受,一直都在强行做着那些高难度的训练,陈景榆的心脏已经较最初又再脆弱了一些。好在林听雨一直没有停止血魔功的修炼,靠逐渐变强的血魔功功力,才能保证这副肉身的正常运转。

    “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林听雨道,“我可以用血魔功保你这肉身存活到六十年以上。”

    “不。”陈景榆固执地道,“我一定要登上花样滑冰比赛的赛场,哪怕只有一次,哪怕那不是正规的赛事,我也一定要登上赛场。”

    如果没有在冰上那样优美地舞姿,乔焕宇还会象现在这样爱上她吗?陈景榆的固执,有她固执的道理。

    林听雨尊重她的选择,继续她原本的计划。这个计划其实很简单,但施行起来却并不容易,因为这副肉身的心脏真的是不给力呀。

    林听雨现在接二连三的翘课,为的就是能够多一些时间来修炼血魔功。还好,在她这样不顾一切地苦修之下,半个多月后,血魔功居然突破了第一层,让体内的内功有了质的飞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