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693 患女(五)

正文 693 患女(五)

    丫的要不是你们三个拉着姐的轮椅在这里磨叽,姐早就到了教室了。  、、、林听雨心中腹诽,却是稳坐如山,静观。

    颜一菲一边说一边去拉6芯圆那只拉着轮椅的手。可是6芯圆却象要拼命似的,说什么也不放手。

    萧子玉一向斯文尔雅,此时虽然心中大怒,却只会说:“6芯圆,你赶紧放手!放手!”

    6芯圆则道:“我不放,我为什么要放手?明明是颜一菲这个贱人非要缠着你。”

    三个人在那里争着轮椅,也不知道谁盛怒之下力道上出了叉子,那轮椅竟突然从三人手中脱了扣,整个翻倒开去。

    林听雨就知道这三个孩子手上力道没个谱,心里已经隐隐感觉这样下去说不定会出事,可是她现在是个地道的残疾人,真心没啥办法啊!

    直到轮椅真正翻倒,将她整个人都压在了轮椅下,她才大声惊呼出来。

    她感觉到左边大腿被砸到的地方居然有了些痛感,这在夏小晴这双因为神经系统的问题而完全失去知觉的腿上,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这应该是昨天一晚上,她用灵子冲击堵塞神经系统的效果。

    她穿越了许多个世界,早就练得反应不是一般的快,如果这次机会不好好利用的话,那可就不是她了。  、、、、

    当她整个人倒在地上,立时眼泪飙出,口中大呼:“啊,好疼,好疼啊!”

    此时晨风吹起,扬起她额前的几缕碎,并没有变形的双腿因着倒在地上,校服的裙角被微微扬起而分外显眼的裸露出来。

    那其实是一双很直很美的腿。

    而此时她因为轮椅翻倒,早就引来了许多人的注意,包括那三个从来没有注意过她的脸、却多少因为她而起争执的三个学生身上。

    萧子玉此时的目光先是顺着倒翻的轮椅落在她那双美丽的双腿上,接着又顺着她的声音落在她泪痕斑驳、楚楚可怜的脸上,一时有些怔忡。

    他好象还是第一次好好看这个残疾女生的脸。

    他没想到她竟是这么美丽。

    “好疼啊!”林听雨咬着银牙痛呼。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虽然努力忍着,还是有许多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萧子玉终于有了反应,冲了过来。

    颜一菲也觉自己此时可不好再在旁边立着。 、、、、、紧跟着萧子玉奔了过去。

    6芯圆却是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的林听雨,不耐烦地嘀咕:“一个残废,怎么这么麻烦?”

    这句嘀咕她虽然是小声说出的,可是却没能逃过萧子玉的耳朵。

    正在去查看林听雨的萧子玉登时抬起头来,目光冷凛地射在6芯圆身上。

    萧子玉一向温文尔雅。6芯圆从没看过萧子玉用这种让人恐怖的目光看人,身心顿时一震。

    萧子玉已经将林听雨扶了轮椅,蹲下身来,关切地问道:“你刚才喊疼,是摔倒哪儿了么?哪儿疼啊?要不要紧?要不要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这条腿疼。”林听雨扶着左腿道,“刚才轮椅砸到腿上的时候,很疼。”

    萧子玉道:“那,现在呢?”

    林听雨摇了摇头,道:“它象以前一样,又没了知觉了。”

    萧子玉愣了一下。

    6芯圆道:“子玉。她是个残废,那双腿不是一直都没有知觉,所以才不能动的嘛,怎么可能摔一下就疼了呢?”言外之意,“夏小晴”肯定是装出来的。

    颜一菲其实是和6芯圆一样的看法。她觉得这个“夏小晴”说不定是想趁机讹他们一下。

    萧子玉却是很快做出了决定,道:“一菲,你们去上课吧,我让我爸派车来接小晴,带她上医院检查一下。”

    林听雨忙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道:“不用。不用检查。现在它已经不疼了。”一副很怕的样子。

    萧子玉微一琢磨,就多少明白过来她在怕什么,忙道:“你不用担心,既然是我们不小心将你摔了。这检查的费用自然是我们出。”

    颜一菲脸上有不悦一闪而过,她家可不象萧家那么有钱。但很快她就现出一脸的笑容,道:“是啊,小晴,你还是去检查一下吧,以防万一嘛。再说。子玉说的没错,是我们不小心将你摔了,检查的费用自然不用你出。我们三人会分摊的。”

    6芯圆道:“要出你们出,我们6家的钱可不会浪费在一个残废身上。”

    夏小晴听了这话,顿时想起6飞那个父亲来。亲生父亲因为她是女儿,又是个残废,始终不肯认她,甚至那么有钱的一个人,让他出医药费,安排她去外国看病都不肯,真是让人心寒。

    林听雨并没刻意去控制这副身体,夏小晴因为伤心难过,已经控制不住地埋头哭了起来。

    萧子玉看她这样很是心酸,道:“小晴,你不用搭理6芯圆,她从小就被惯坏了,一点教养都没有。”

    6芯圆道:“子玉,你怎么可以跟一个外人这么说我?你看不出夏小晴根本就是想讹咱们的钱吗?”

    “闭嘴!”萧子玉忍无可忍的怒喝。

    夏小晴突然“哈哈”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声中没有半点喜意,反倒充满了一种看破世情的苍凉。

    萧子玉有些手足无措,喃喃地劝道:“小晴,你不要这样。”

    夏小晴突地扭头看向6芯圆,咬牙切齿地道:“6芯圆,你放心,我夏小晴就算再不济,也不会要你们6家的钱。”说完,她自己奋力推着轮椅就往教学楼快走去。

    “小晴!”萧子玉追了上来,拦下轮椅,“你不要任性。你的腿刚才有了知觉,这说明它有可能会好起来的。”

    “好不好的起来,是我的事,与你无关。”夏小晴倔强起来,也是非常要人命的,此时,她抬起头来冷冷地注视着萧子玉,以同样冰冷的口吻说道。

    萧子玉一点也没为她这样的态度动怒,反倒心底里某个柔软的部位在为这个与他同龄的女孩儿感到心疼。

    他蹲下身来,与夏小晴平视,目光直勾勾地落在夏小晴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