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1742 炉鼎老妇(二)

1742 炉鼎老妇(二)

    更让林听雨头疼的是,周七梅虽然是一种特别适合修炼的纯阴之体,而且她手头上的修仙功法不少,必定能找到适合周七梅这副肉身修炼的功法,但若是她在颜汝昌和颜晨曦这两人的眼皮底下开始修炼,必定会被他们发现,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但以周七梅现在这种肉身强度想入修仙界,进去容易活着难。想要按周七梅所想的那样真正地看一看修仙界,林听雨多少得有一定的修为。

    别看颜汝昌和颜晨曦没有入修仙界,可想而知修为都不会太高,但周七梅这副凡人内躯若开始修炼的话,肯定瞒不过他们。

    除非林听雨有能够屏蔽掉他们灵识探查的方法,但是过去一向以屏蔽能力自傲的小眼在她步入神界之后,受三级时空的时空压力所限,屏蔽能力也变得微乎其微,难以发挥效力了。

    “夫人,您醒了。”贴身服侍她多年的丫环红绸如今已经二十有八,虽嫁为人妇,但主仆感情深厚,是以仍旧被周七梅留在身边。应该是一直守在门外,刚刚趴着门缝看到林听雨艰难地坐起,便即欢快地走了进来。

    “您已经睡了一整天了,相爷一早就让备下参汤,待您醒来服侍着您服下。”红绸说着就拿过了小丫环端过来的参汤,用勺子舀着喂给林听雨喝。

    熬制这种参汤的人参恐怕不是什么普通的人参,至少得有百年以上的药龄了。林听雨喝了两口,就感觉身上有了些力气。也难怪颜汝昌对这副肉身还抱着希望,靠着这种药物的外力,确实能令周七梅的身体有所恢复。

    但,外力终究是有限的,周七梅这副肉身被常年采补,生命力早就衰微。

    将一整碗参汤喝完,林听雨也没能再感觉这副肉身另有变化,参汤只令她稍微地恢复了一点力气而已。

    她试着下床走了一会儿,但是只刚走到房间外,就已经有些气喘嘘嘘,要虚脱了。红绸见罢赶紧拿了把椅子,让她坐在门口。

    此时阳光正好,林听雨坐在这里能够晒晒太阳。如今的她也只能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了,脑海里却在不停地分析着她眼下的形势。

    她倒是可以借青木的修复能力让这副肉身多少恢复一些生命力。可是,只怕她的生命力恢复后,不但摆脱不了眼前的困局,这仅有的生命力八成还会被那个颜汝昌盯上,再被他强行采补去。

    修炼不行,先恢复生命力也不行,那么,想办法逃走是否可行呢?

    依颜汝昌和颜晨曦借凡人的炉鼎就可提升修为,林听雨猜测他们两人的修为就算再高,也绝对不可能达到筑基,甚至可能连炼气后期都没达到。

    但是,只要步入炼气中期就可以御器了,虽然炼气期修士的寿元并不比凡人强过多少,可他们的能力却是比凡人强得多了。

    御器飞行,御器攻防,他们都可以做到。林听雨就算拼力用这副肉身暂时离开了颜府,恐怕不出片刻就会被他们捉回去。

    她就在这里晒着太阳,约莫半个时辰过后,她的无限妙音捕捉到有脚步声从院子外面传来,步履坚定且有力,行走如风。

    不一刻,一个高大英挺且面容俊美的男子已经进了院子。身旁服侍林听雨的女子红绸不由得眼睛一亮,她那青春还在的脸庞上更是跟着展颜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

    “相爷,您回来了?”红绸朝颜汝昌行了一礼。

    林听雨心中冷笑,这个红绸在周七梅的记忆里可是周七梅的亲信,可是嫁人都有十年了,居然还对颜汝昌充满花痴,林听雨实在不知道这个红绸怎么会成为周七梅的亲信的?

    她觉得这个红绸是颜汝昌的亲信才对。

    不过颜汝昌会娶周七梅,完全就是看中了她的炉鼎体质,想借她的身体令功力提升他对世俗界的其他女子,貌似从来都不感兴趣。

    他见识过修仙界的诸多仙女,哪里还会被世俗女子所迷?

    “我让你们熬的参汤夫人可喝了?她的情况可有所好转?”见林听雨神色困顿,颜汝昌沉声问。

    红绸赶紧甜甜地回道:“启禀相爷,参汤夫人已经喝了,只是看夫人还是没精神。”

    颜汝昌好不无奈地叹息了一声。虽然他的修为不高,但是毕竟肉身常年受灵力滋养,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是仍旧跟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一般。

    加之他平时表现得对周七梅情深义重,周七梅几次让让纳妾好为颜家开枝散叶,但是他都没有同意。这样的男子,落在哪个女人眼里不会心生欢喜?

    颜汝昌俯下身对林听雨温柔说道:“夫人,你可还是周身无力?”

    林听雨“嗯”了一声,遂又悲声说道:“老爷,妾身刚才梦到母亲了,想来妾身阳寿已尽,是以母亲来给我稍信啦。”

    “别胡说。”颜汝昌一副关怀安慰的口吻,“岳母可是活到古稀之年。她既然到了你梦里,肯定也是在提醒你,你能活到古稀呢。”

    林听雨睁开眼睛,冲颜汝昌笑了笑,道:“老爷,妾身今生能够遇到老爷,和老爷相伴几十年,今天已经了无遗憾。就算是现在死去,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颜汝昌故做嗔怒,道:“什么死不死的,你再这样,为夫可经生气啦!”

    林听雨呵呵笑了两声,道:“好好,我不说这个啦。”语气一转,道:“只是受我这身子骨拖累,已经连着两年没去周家祖陵拜见父母了,如今梦到母亲,不免心中戚戚,打算寻个合适的日子往周家陵园去一趟。”

    周家陵园在周家的祖籍,离京城约三百里的滦洲县。在这个世俗界,除非快马加鞭,否则从京城去那里一天肯定是赶不回来的。更何况周七梅这副身体孱弱,坐马车去为减少颠簸,肯定得放慢车速。

    颜汝昌温言哄道:“你如今身体这般虚弱,怎么去得?待你的身体好些,为夫告个假,陪你去好不好?”